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要把“延期博士生”当责任而不是包袱

2019-6-13 09:12: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戴先任 选稿:郁婷苈

  6月5日,南京大学仙林校区各宿舍楼贴出一份《2019年暑期学生宿舍安排及调整通知》(下称《通知》),延期超过一年的博士研究生,将被学校集中调整安排住宿,住宿标准从之前的2人/间,调整为4人/间。消息一出,引起南大部分延期博士生的质疑和不满。南大现行博士研究生基本学制为3年。该政策调整,受影响的主要为2011-2015级博士生。(6月12日澎湃新闻)

  将延期博士生“赶”往本科生宿舍,对于南大来说,显得也有些无奈。据了解,今年南大延期博士生可能超过1000人。而宿舍短缺,与南大招生规模连年扩张有很大关系。最近三年,南大一共扩招硕士(不含非全日制)1800人,博士(不含非全日制)680人,而博士以每年10%的比例扩招。延期博士生比例增加加大连年扩招,导致出现较大的宿舍缺口。

  学校将延期博士生的住宿标准从之前的2人/间,调整为4人/间,对于这些延期博士生来说,确实会有较大影响。这些延期博士生很多正在忙着写论文,时间宝贵,而重新搬家就对他们会造成较大影响;最为重要的是,对于理工科博士而言,科研任务较为繁重,有时还要熬夜实验,同学之间的作息时间都会有较大差别,现在由2人间变成4人间,就可能增加室友之间的矛盾,对延期博士生的学习与生活会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有人会认为延期博士生是“留级生”,他们自己不够努力能怪谁,通过降低他们的“住宿待遇”,是一种“降维攻击”,或会收到倒逼他们尽快毕业的作用。这样的理解有失偏颇,确实有部分学生因为自身不够努力导致延期毕业,但也有很多客观原因影响了博士生延毕率,如有业内人士总结的:比如三年制学制设置不合理、学校和学院的毕业成果要求不合理、导师给的研究课题难度太大、导师主观上不愿意学生按时毕业等多种因素。

  问题的关键在于,学校应该做好前期调研规划,不征求学生意见,临时就对延期博士生的宿舍进行调整,这会影响了这些延期博士生全身心投入科研。延期博士生不能成了学校扩招大计之下的牺牲品,延期博士生的权益要得到有力保障。

  学校更需要从自身入手,比如加快建设宿舍楼,满足所有在校生的住宿需求,学校还要设置合理的学制,要构建合理的分流机制,对于有条件如期毕业的,要能督促其尽量按时毕业,对于不具备毕业条件的学生,则要采用分流技术。学校还要提高教学质量,要加大对导师的考核,对于学生延毕率较高的导师,要能予以相应惩治。

  学校如果把延期博士生当成累赘,想通过降低其待遇进行排挤,既有损延期博士生的正当权益,又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做法,是“下下策”,这不过暴露了学校欠缺人性化管理,也欠缺管理能力与智慧。从教育责任的角度来说,学校有责任对延期博士生“善始善终”,帮助他们完成学业;从学校利益与管理策略来讲,学校也应善待这些更能帮助学校出科技成果、学术成果的延期博士生,更不能将他们当成累赘、当成包袱。否则不仅让学校管理方显得太愚蠢,影响学校教育质量,还落人“寡恩薄义”的口实,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