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时评丨现在如何看“中国劳动力红利”?

2019-6-1 10:58: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桑怡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重要之点是享用了“劳动力红利”。改革启动时,中国劳动力价格与国外尤其发达国家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当时“三来一补”的生产方式很多,国际著名品牌的“贴牌产品”不少,由此形成中国出口的产品价廉物美。随着中国融入全球化越来越深入,国内的劳动力价格也逐步上涨,而东南亚一些国家开放以后,中国劳动力价格优势开始消退,形成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挑战。

  现在,如何看“中国劳动力红利”?笔者认为有两方面认识。

  首先,我们承认,中国职工工资确实有很大的提升,这是经济进步的体现,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国GDP的增速虽然较高,但宏观调控和劳动收入增长,把握着“人民收入增长不低于GDP的增速”的要求,职工工资增长也相当可观。同时,我们注意到,我国职工工资水平与欧美发达国家仍然有一定的距离。据估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2018年职工平均年工资82461元(其中东部94253元、信息传输、软件、信息服务业147678元、教育98118元、农林牧渔低点36466元)。以此数计算:我国职工月工资6871.75元,日工资337元,小时工资42元(折合美元6.289、欧元5),约为美国职工工资的三分之一(与欧洲发达国家和让日本也有明显差距)。须知,我国改革开放初期职工只是欧美日职工工资的约十分之一,现已缩小不少,但还是有差距。说明这个优势依然存在。

  那么,对比东南亚,据2010年数据,东南亚职工小时工资:新加坡9.6美元,马来西亚4.9美元,泰国1.8美元,印尼0.7美元。据观察,确有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的情况,但我们有机构成较高的企业比例增多,加上投资环境的因素,较之东南亚泰国、马来西亚、越南及菲律宾、印尼等国,我们仍有比较优势。

  另一方面,“劳动力红利”不仅体现于产品成本结构中,还体现新技术、新业态扩张之中。比如快递业的迅速发展,就是有赖于智能技术、网购业态的发展。网购起始于马云对支付宝的运用。事实上,支付宝发明权不是马云,而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伊贝(E-bay电子支付)”,但那里的网购,因“快递哥”价格较贵,发育得没有中国那么火热。有数据显示,美国以消费者从一个城市向另一城市以网购方式购物,第二天到货35美元,第三天到货20美元,第四天到货10美元。我想,网购即使10美元也蛮贵的。中国则有丰富的农村劳动力,快递队伍会得到源源不断的支持。目前世界快递总量的45%来自中国。

  由此,我以为,一是劳动力红利随着发展正在不断失去,更高质量的发展的首要出路是技术的创新、新技术的更广泛的运用,二是中国劳动力目前还存在不少“红利”,要尽力发挥这方面的“还能挖掘的优势”。总之,现在应实事求是看待和估计中国发展中的这个红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