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小维修遭遇大收费 呼唤社区大服务

2019-5-24 08:58: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慎毅 选稿:郁婷苈

  装一扇纱窗动辄近200元,修电器还需交50元的上门费,修改裤脚要花费50元……近来,有许多人发现,城市中的小维修往往会遭遇高收费,东西坏了到底修不修,找谁来修也成为日益凸显的问题。(5月23日工人日报)

  生活成本高、中介抽成多、成熟工人少、社会发展快等是小维修遭遇大收费背后的原因。而要解决这一问题,社区服务要发挥大作用。

  市场的问题,固然要用市场的办法来解决,即优化资源配置,取得最大效益。你可以抱怨“三下五除二,师傅用锤子敲了两下,把锁砸坏,门也开了,前后不到10秒,收费100元。”试想如果自己来干,如果没有锤子,还要去买一把锤子,自己砸,可能连门也砸坏了,真正算算成本,可能不止于100元。也就说,当维修材料不能实现集约化化,当维修技术达不到要求,自己干付出的成本会更高。所以根本上来说还是降低成本的问题。而通过互联网找来的师傅,从南五环跑到东五环,只安装一两扇纱窗,价格自然会高。

  而另一方面,在小区中,既有各家庭闲置的维修工具,也有会维修的退休工人,关键是社区没有把这些资源充分利用起来。现在的物业管理,主要还是以小区安全和保洁为主,居民的家居服务并没有完全包括进来。居民家庭维修、处理废旧家庭物件,都要从社会上找人,一方面成本过高,一方面也为小区安全埋下隐患。如果物业有这方面的服务,成本就会降下来,也更便于物业管理。比如,一家居民为贴一块瓷砖,要去购买水泥沙子,少了人家还不卖,多买了又浪费,还要支付师傅的上门费。而物业一袋水泥和沙子,可能就满足几十家所用,维修工人也不用穿过半个城市来贴一片瓷砖。

  可喜的是,有些社区已经行动起来。比如在上海,浦东陆家嘴街道市新居民区的服务站里有个“公益小屋”,提供了不少家电、房屋维修的公益小卡片,居民通过拨打电话,可联系到与公益组织长期合作的维修师傅,开价较合理。而社区也适时组织居民学习如何疏通水管、更换各种灯管灯泡、维修电器小毛病等;在北京,亦庄荣华街道各社区居委会办公室,箱子的右上角贴着“荣华街道便民工具箱”。打开小工具箱,盒尺、改锥、锯条、扳子、钳子、手电钻等应有尽有。大箱子还存放了其他大件修理工具,可谓是十八般“修理兵器”齐备。居民只需在出借本上写下住址、所借工具以及联系方式,3天内归还即可。如果上海和北京的办法结合起来,小维修就不再难。

  进一步说,当社区组织起维修队,当各家的闲置工具都可共享的时候,社区的邻里关系也得到了较好的改善。一些老人的退休生活,因为他们感到自已还对社区还有贡献价值,也会觉得充实。同时,当邻里关系更加融洽时,可能张家的大妈告诉李家的小王:“这个东西你不用修了,我家还有闲着不用的,你拿去用吧。”于是,共享促进共建,共建促进共融。

  所以说,民生的事,不能因为有了市场就可撒手不管,该“市长”出面的还要“市长”出面,因为与市场一对一相比,“市长”的推动可以做到一对多的多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