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方言文化亟待保护传承

2019-5-7 12:56: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提出:“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保护传承方言文化。”这一规定传递了一个重要讯息,即:在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普通话的同时,亟待保护传承方言文化。

  华夏大地,五方杂处,方言缤纷,“翻过一座山,声调就转弯;走过一田垄,语言大不同”。中华儿女在历史的长河中,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地方方言。这些方言承载着当地民众独特的认识世界的方式,蕴含着厚重瑰奇的文化积淀。

  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观念,族群平等,是以语言平等为前提的。这一点,在少数民族政策中是很明晰的,但在方言问题上却显得模糊不清。如何尊重地方方言?周恩来总理堪称楷模。1958年7月,他考察广东新会时,问陪同的新会县委书记党向民:“会不会讲广东话?”党向民答:“会听不会讲。”周总理严肃地说:“在广东工作不懂、不会讲广东话怎么行?一定要讲,多学学。”从语言平等到观念平等,这一姿态和理念干部理应具备,作为一个现代公民,它也是不可或缺的现代文明意识的标志。

  应该指出,自上世纪50年代初进行推广普通话运动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规范使用长足发展,不仅所有领导干部在几年内学会了使用普通话,而且所有学校都把“推普”作为一项主课,普通话风靡神州。从正面成果看,各地基本上都成为了“双语地区”——人们大体上都能同时熟练地掌握运用普通话与当地方言两种语言交流。但也无可讳言地出现了某些令人堪忧的现象,诸如一些中小学生基于交流全然使用普通话,而对于本土语言的运用能力正在萎缩,这不能不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显然,经过六十多年大力“推普”,无论在官方还是在教育界似都没有牢固地树立起“双语”观念,使得某些地方的本土方言式微。

  人类语言学的常识告诉我们:语言大致有两大功能,一是交流工具,二是文化载体。从交流工具而言,语言是尚同的;从文化载体而言,语言是尚异的。如何认识和处理这一对异同矛盾?正确的道路唯有尽可能地实行平等的“双语制”(甚至“多语制”),“求同存异”的语言理念不止是扩大了交流的场域,更是拓宽文化空间的必由之路。——从这个意义上说,上述《意见》提出“保护传承方言文化”乃是现代文明社会的重要元素和鲜明标识。

  这里,不妨说说咱上海话(吴语)的生态现状。大多“90后”以降的上海年轻人,普通话一口流利,但对上海话却说得支支吾吾,甚或听不懂,无怪乎,某些中小学要开设“上海话培训班”。近年来,上海对吴语有所重视,在讲、听、看等方面不断推进,如《新民晚报》每周推出“上海闲话”专版,全部使用吴语正字,辞书出版社还出版过精编本《浓浓沪语海上情》;金宇澄的《繁花》叙述上运用普通话,而在人物对话时却用吴语,文本的方言色彩颇具魅力;上海独角戏常上电视屏幕,《石库门的笑声》《新版七十二家房客》广受青睐;等等。

  作为交流工具、文化载体,方言还是一方土地一方人的情感纽带、灵魂归宿。珍视方言,留下乡音,记住乡愁,这与时代前行并不相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