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建议“安乐死”写入民法本身是一种进步

2019-4-23 08:42: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永华 选稿:王永娟

  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时,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李杰、马一德建议,“安乐死”写入民法典人格权编(据4月22日《新京报》)。

  无论现代医疗科技和诊疗水平如何先进,面对某些危及生命的重症患者依然无能为力,当一个人身患“绝症”已经被宣布无药可治,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还饱受病痛折磨,通过某种药物帮助其没有痛苦的提前谢幕人生,无疑也是对生命权利的一项尊重和善待。应当说,对于很多重度癌症特别是已被医生宣告不治又难忍“癌痛”的患者,不仅生命的延续已对其毫无意义,也能接受甚至更渴望医院能够提供“安乐死”。而普遍不能接受和为安乐死设置重重障碍的则是我们这些健康活着的人以及由其形成的伦理观念乃至法规制度。

  在我们国人的传统观中,人们不仅信奉“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便明知自己的父母亲人回天乏力,也会倾尽全力央求医院进行无谓的治疗,直至患者最终在痛苦的治疗中死亡,有的甚至全身插满“管子”。非但没有任何“死亡的尊严”,有的绝症患者本身就是被“治死”的。但如果任何一位做子女的不这样徒劳坚持,几乎都会遭来洪水般的道德谴责,更谈不上愿意让父母亲人选择“安乐死”。

  其实,不只是我国法律将“安乐死”视为非法,即便是在国际上,将“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也是寥寥无几,人们之所以难以接受“安乐死”合法化,除了尊重生命权这一普遍共识以外,更多的则是出于心理上的难以承受和制度观念上的难以突破,同时也担心由“安乐死”合法化会引发诸多潜在的社会问题。

  应当说,将“安乐死”写入民法并不难,问题是如何保证这项“人格权利”实施程序的严谨,既能够保证晚期癌症患者按真正意愿选择、放弃,子女亲属又不会生出其他事端,尤其是如何避免带来伦理道德乃至法规制度上的冲突和防止“被安乐”。相关报道显示,即便在世界上第一个将“安乐死”合法化的荷兰,在付诸实践的过程中也是矛盾纠纷不断,紧随其后的瑞士更因为能帮助外国人实施“安乐死”而备受争议。

  我们都知道,尽管这些年我们在推进法治社会过程中,各项法规制度也相对健全完善,但在具体操作实践中所呈现出的问题也不少,与制度设立的初衷乃至人们的心理预期还存在不少差距,并没有真正做到“良法善用”。另一方面,我们是一个传统“孝道”根深蒂固的国度,人们从心理上还无法接受尤其是对自己父母亲人的“安乐死”选择,而“安乐死”的后果又是不可逆转的,一旦程序出现瑕疵或过程引发矛盾,将会触发一系列问题。如果仓促将“安乐死”写入民法,除了“徒具观赏性”之外,可能还会成为引发诸多社会矛盾的“导火索”。

  然不可否认,随着社会的文明进步和对生命价值观的重新认识,将“安乐死”合法化恐怕也是“大势所趋”,两位全国人大代表能够建议将“安乐死”写入民法典人格权编,本身就是观念上的一大进步,相信无论建议是否被采纳,都足以让整个社会去思考,毕竟以人为本的法制建设,不光是用健康人的观念和视角去衡量一切,还应当充分尊重绝症患者最后的人格尊严,既然病魔决意要让一个人在极度痛苦中终结生命,穷尽诊疗手段又无法抗衡,尊重患者意愿,让其自主选择有尊严无痛苦的永别,又何尝不是一种“以人为本”。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