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天价”幼儿园,不缺禁令缺监管

2019-4-20 09:56: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汪昌莲 选稿:桑怡

  打着“特长教育”“贵族教育”“国际教育”的旗帜,辅之以“从娃娃抓起”“不能输在了起跑线上”等宣传语,一个个“天价”幼儿园在广东各地涌现。“天价”到底是学费几何?为什么这些幼儿园会频现?市场的驱动力在哪里?即日起,南方日报、南方+新闻客户端将聚焦高价幼儿园,关注幼儿教育背后的问题。(4月19日《南方日报》)

  近年来,学前教育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除了“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也成为了民怨。而各地“天价”幼儿园频现,乱收费现象突出,则是“入园难”“入园贵”的症结所在。可以说,幼儿园收费不合理,已经成为各地一种通病;特别是民办幼儿园,其收费项目之多、价格之高,令人咋舌。比如,广东一些地方的民办幼儿园,年收费高达二三十万元,比很多大学的学费也高出二三十倍,远远超出了普通家庭教育投入,能够承受的底线。

  勿庸讳言,有的民办幼儿园具有优质的教育资源,收费价格偏高是“物有所值”;但是,教育资源再怎么优质,也不可能比公立示范幼儿园优质几倍、甚至几十倍吧?可见,少数民办幼儿园,利用幼教资源紧缺的现实,趁机哄抬收费标准,漫天要价。问题是,面对幼儿园的收费乱象,地方监管部门为何放任不管呢?

  众所周知,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公立幼儿园还是民办幼儿园,均未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由于政府投入明显偏低,导致相关部门在对其监管上也比较松懈,尤其是在收费管理上,往往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无疑纵容了幼儿园在收费上的随意性,也给其乱收费打开了方便之门。以至于,某些幼儿园,特别是民办幼儿园,受利益驱动,在收费上或巧立名目,或重复收取,或擅自提高标准,加重了家庭的教育负担。特别是,一些打着“国际”“贵族”旗号的民办幼儿园,既在富豪身上大开“杀戒”,又将“歧贫媚富”的病态心理演绎到了极致,严重伤害了社会公平。

  然而,早在2012年1月,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便联合出台了《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禁止幼儿园向家长收取赞助费、捐资助学费、建校费、教育成本补偿费等与入园挂钩的费用;严禁以开办实验班、特色班、兴趣班、亲子班等特色教育为名向家长另行收取费用。以此规范和约束幼儿园收费行为,甚至使出了“乱收费将关闭”的杀手锏。但禁令之下,幼儿园乱收费现象毫无遏制,甚至愈演愈烈。比如,广东一些民办幼儿园,以办“双语班”、“国际班”等名义,向家长收取天价学费,就涉嫌违反了此规定。

  可见,对于“天价”幼儿园,不缺禁令缺监管。即便是幼儿园尚未纳入义务教育范畴,有关部门在对其监管的“义务”也不能丢,在监督、制止和查处学校乱收费现象时,不能让幼儿园成为“被遗忘的角落”,任其成为乱收费的“特区”;应对幼儿园的收费项目进行清理,去伪存真,挤出“天价”水分,并将合理的收费项目及标准对外公示,让家长交明白费,同时,接受社会和群众的监督。更重要的是,要提高惩戒力度,对幼儿园乱收费零容忍,即“乱收费将关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