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美朝互释期待,第三次“金特会”会举行吗?

2019-4-15 09:53: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今年2月底,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了第二次“金特会”,引发举世关注和普遍期待。美朝双方在会晤前积极表态,让很多人乐观地认为此次会晤会比去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首次“金特会”更上层楼,因为据透露当时双方准备宣布的协议文本都准备好了,只待两国元首签字,但最后时刻风云突变,河内会晤提前结束,无果而终。

  河内会晤期间的朝美领导人

  出乎预料吗?是的,太出乎人们的预料了,甚至可以说出乎美朝领导人事先的期待。朝鲜领导人接连坐了60多个小时的火车赶赴河内,体现了足够的重视和诚意,结果没有谈成,无疑是一大遗憾。远道赶赴河内采访“金特会”的世界各国记者,恐怕无不感到扫兴。

  但如果对美朝关系特别是美朝谈判的复杂情况和过往经历比较熟悉,就会对河内会晤的突变并不感到奇怪。不是自作聪明,在会晤的前一天,笔者曾在东方网刊发的《第二次“金特会”序幕拉开,悬念何在?》的专稿中,对此次会晤的相关情况进行了分析,预测“此次‘金特会’仍有悬念,而且有不少悬念,变数随时可能发生”。之所以作这样的预测,是因为笔者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朝轻水反应堆谈判开始,就跟踪报道美朝关系和美朝谈判,对谈判的复杂性和艰难性有较多的实际感受。只要认真分析一下双方的谈判底牌,就不能抱有太多的盲目乐观。

  河内“金特会”后,国际舆论从希望变成了失望,主要的关注点是朝美关系的演变走向,以及朝美领导人是否还会举行会晤、近期有无可能。

  

  河内“金特会”的失败,对双方的冲击和震动都是不小的。一个多月来,双方不无失望的流露、责任的归咎,时而微词相向,甚至某一方还有习惯性的冒犯,但这些也许都是正常的反应。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从会谈破裂的当天起,美朝领导人和美朝双方官员,甚至惯常于找茬儿挑毛病的美西方媒体,对河内会晤及美朝关系都表现出了低调审慎。据朝方讲,朝方在3月1日凌晨召开记者会,为的是澄清河内会晤失败的真正原因,但语气和措辞都是拿捏得当的。

  观察人士认为,河内会晤以来的美朝关系,有四点值得关注。

  首先,从这段时间看,双方在言行上总体都是克制的,没有明显的盲动。不管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但国际舆论普遍注意到,特朗普总统特朗普3月22日对外称,他当天下令撤回了美国财政部针对朝鲜的新制裁,他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有分析认为,白宫此举是在向朝鲜领导人示好,意图继续维持与朝鲜的对话。而朝方也继续维护了河内会晤前的对美基本姿态。对已经敌对了70年的美朝两国来说,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伤和气不难,要修好可不简单,尤其对美朝关系而言,因为它具有太多的敏感性、复杂性和重要性,搞不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河内“金特会”会谈间

  其次,最近,美朝互动的信息和迹象有所增多,双方都在释放信息和期待。4月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广播谈话中表示,希望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后几个月”能再度会谈,并“能够在无核化之路上迈出重大的第一步,或是重大的一大步”。

  4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会晤时表示,他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第三次会晤,对阶段性无核化持开放态度,并再次称不会增加对朝制裁。当天,特朗普还在椭圆形办公室对媒体记者表示,他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保持着良好的个人关系”,美朝将进一步开展对话,他对此表示期待。

  据朝中社4月13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今年4月12日在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时表示,如果美国采取正确态度、找到朝鲜可以认同的方法后,要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晤,朝鲜也愿意再尝试一次。

  关于朝美首脑的个人关系,金正恩回应说,正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提到的那样,他和特朗普的个人关系不像两国关系那样是敌对关系,“我们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只要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互致问候的书信往来”。

  朝美领导人的上述表示,既表明了双方都愿意举行第三次“金特会”,也透露出朝美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目前至少是良好的,不是敌对的,是可以直接互动联系的,这就为双方再次举行首脑会晤提供了可能,为再次会晤之门开了一条缝。

  特朗普会见文在寅

  再次,在美朝双方互释的信号和期待中,依然有保留和各设前提条件,有原则立场的表达与重申。从美方看,尽管态度和考量较前有些务实,但在对朝基本立场上并没有改变。当记者问及是否考虑举行第三次美朝领导人会晤时,特朗普说,“这有可能实现”,不过这“不是一个快速的过程,要一步一步来”。特朗普同时称,随着谈判的进行,美方将会继续对朝鲜实施制裁。他认为目前的对朝制裁规模是公平的,只是觉得“大规模增加对朝制裁没有必要”。

  而蓬佩奥在广播谈话中则称,美国与朝鲜举行第三次峰会的时机还很难知道,他反复强调的是朝鲜的“无核化问题”,并要求迈出一大步,而对朝方反复强调的无核化立场和态度,以及美方应该做出的让步和回报则只字未提。

  针对美方的最新表态,金正恩在4月12日的讲话中将朝方的原则立场、态度和要求阐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金正恩表示,未来如有符合朝美双方共同利益、双方都能接受的内容公正的协议,“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签署”,但这完全取决于美国采取怎样的姿态。

  金正恩指出,美国多次提及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晤,但是朝方对于重现河内会晤这样的首脑会谈“不欢迎也不感兴趣”。他提醒说,“到今年底为止,我会怀着耐心等待美方的决断,但再想得到上次(河内会晤)那样好的机会肯定很难了”;“如果美国仍执着于现在的政治计算方法,解决问题的前景就会变得黯淡而危险”。

  关于河内会晤,金正恩表示,在朝鲜已经采取了一系列举措、真诚展现履行朝美《新加坡会谈联合声明》意志的情况下,美国在河内会晤上的表现,却让朝方对自己做出的战略决断的正确性心存疑虑,对美方是否真正有意改善朝美关系产生戒心。在会谈上,美方没有做好坐下来解决问题的准备,也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法。

  

  金正恩认为,在朝美间存在根深蒂固的敌对情绪的条件下,要履行朝美《新加坡会谈联合声明》,双方就要放下单方面的要求和条件,寻找符合各自利害关系的建设性解决方案。“在今天这样的关键时期,我期待美方做出明智判断,希望好不容易停下的朝美对抗的秒针永远不要重启”。

  第四,对再次举行“金特会”不必过于悲观。目前,美朝双方立场仍相距甚远,在此气氛和背景下举行第三次“金特会”的可能性,至少近期不大。即便举行,也只会是河内会晤的重演,这显然是朝方决不会考虑和答应的。但要注意到,美朝关系不是静止不变的。去年6月的新加坡“金特会”和今年2月的“金特会”之前,也曾“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最终还是“历史性地实现了”。

  一些评论认为,能否再次举行“金特会”的球,目前看来在美方。而特朗普至少对再次举行“金特会”的态度是积极的,因为他有国际、国内重要因素的权衡考量,有迫切的现实政治需要,也有全面长远的战略谋划。  

  特朗普入主白宫已经两年多,如果美朝关系再次陷入僵局,而且是在破解希望在即的情境下倒退,那么他上任以来有关美朝关系能得以破解、和解的种种渲染将成为历史的笑话,他的种种努力也将付之东流,这显然不符合特朗普的个性和追求。特朗普虽然变数很多,但从其执政以来的基本走势看,他认准了的事情还是会不遗余力去办的。

  而最近这几个月,是个难得的时机和条件当口。特朗普遭受“通俄门”调查折磨的时间已经过去,美国即将进入竞选期,而今年6月将是美朝首脑“历史性会晤”一周年,如果此时不谈,再往后就由不得自己了,他必须把全部精力放在竞选连任上。再次举行“金特会”并取得期望的成功,对他而言无疑是加分,而倘若失败,则必然是减分,这个利害关系他太明白了。

  “不打不相识”。河内“金特会”虽然失败了,但双方都把底牌彻底亮明了,华盛顿应该已经非常清楚朝方的立场、诉求,尤其是最主要的安全关切。如果特朗普真正领悟了、想通了,他惯常所说的“交易(deal)”是可以做的,而且有很大的成功可能。

  从朝方看,立场已经反复重申,对再次举行“金特会”同样抱有期待,也有国内改善经济与民生的迫切需要,如果美方能合理照顾朝方的主要关切和诉求,显然朝方也会同意再次会晤。朝鲜立足于自力更生,但如能在坚持原则立场的前提下打破长达70年的朝美关系坚冰,既是现任领导人的一大功绩,同样也是地区各国的共同期待。

  韩国总统文在寅作为美朝首脑会晤的积极推动者之一,从多方面讲,也希望看到“金特会”的再次举行和取得成功。应该说,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文在寅在促进美朝首脑会晤方面还是积极努力的。

  中国的立场和态度更是明确的。中方已多次表示,中方乐见美朝双方能够克服障碍,再次聚首,面对面地坦诚交换意见,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的和平稳定。

  

  美朝各种形式的磋商谈判,这么多年来不知经过了多少回、多少轮,但总是无果而终,虽然原因复杂,各说各的理,但华盛顿必须意识到在美朝谈判中存在的毛病。

  一些评论认为,美方最大的问题是对朝鲜的误判,一直没有找准脉络,不是从双方关切和利益的交汇点入手,而总是试图以所谓的经济利益来引诱和拉住朝方,没有照顾到朝鲜对于自身安全利益的重大关切。如果不能让朝鲜感到安全,所谓的经济恢复与振兴又有何用。

  同时,美方没有考虑谈判双方的互动,坚持彻底无核化一步到位,甚至还要所谓的“可核查、不可逆”,之后再考虑取消对朝制裁。这种一厢情愿的强硬做法不可能解决问题。

  朝鲜半岛核问题延宕了几十年,各种矛盾问题错综复杂,解决起来不可能一蹴而就,各方对此都应有一个理性的预期,不应该从一开始就设置过高的门槛,也不应该单方面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解决问题的路径应当是共同制定出实现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总体路线图,在此基础上,按照分阶段、同步走的思路,在各方同意的监督机制下,由易到难,循序地推进,并注重阶段性推进与回报的合理互动。如果不给对方任何希望和回报,一味把对方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这哪里是谈判,又怎能谈成。

  俗话说“事不过三”,“金特会”已经举行过两次,对美朝双方来说,第三次会晤的机会至关重要。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欢迎转载并请联系bq_eastday@em.eastday.com (授权专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