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阿桑奇伦敦被捕 美国要求引渡

2019-4-12 09:41: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郁婷苈

  躲藏在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7年多的“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4月11日在英国伦敦被当地警察逮捕。由于“维基解密”网站的国际影响,以及有报道称阿桑奇被视为“美国的眼中钉”,加上他所掌握的大量机密和拥有的神秘网络,阿桑奇的被捕,立即成了国际舆论的关注焦点。

  抓捕现场

  从英国广播公司播放的视频画面看,须发已经花白的阿桑奇,在被数名警察拖入警车时不断喊话,试图挣扎,要求“英国必须拒绝(美国的引渡要求)”,手中还捏着一本据说包含对美国安全机构批评的书。但他的挣扎和反抗都是徒劳的,估计这一次阿桑奇再也不可能像过去多次被逮捕后又获释那样幸运,等待他的将是美国、英国、瑞典等多国的审讯、审判和严厉惩罚。

  朱利安·阿桑奇是谁?

  一两句话很难说清楚。对于阿桑奇,无论是美国、英国、瑞典等通缉他、抓捕他的美欧国家,还是他的出生地澳大利亚和曾为他提供政治庇护的厄瓜多尔;无论是美国政界、军界、司法界、商界、科技界,还是国际网络界,对他都有太多的说法,甚至至今还不无争议。

  “维基解密”虽一直在“解密”,但主要是针对排除自身的人与事,而对其自身却始终守口如瓶,一贯保持着神秘。除了阿桑奇因不断犯事被通缉、抓捕而有所公开和暴露之外,“维基解密”的其他人、其他情况外界知之甚少,人们大多是通过各种媒体报道网络传言在传说。

  据报道,阿桑奇1971年7月3日出生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东北部港口城市汤斯维尔。他的出身、他的童年、他的青年时代,与大多数同龄人、同龄人的家庭和教育有所不同,也许正因为这样,形成了他后来的冷僻怪异个性与反叛政治、社会的特性。

  

  阿桑奇

  阿桑奇的母亲在他满周岁时和一位导演结婚,但阿桑奇8岁时父母就离异了,其母不久嫁给了一位“暴虐的音乐家”,后又分居。阿桑奇14岁时,就已搬家37次,频繁的迁居使阿桑奇小就过着吉普赛人般的流浪生活,他一方面没有机会接受完整的学龄教育,另一方面形成了对社会的仇视敌对心理,并渴望一举成名。

  上世纪80年代后期,美国发明的互联网开始在西方国家兴起,基本依靠自学成才而又孤独无助的阿桑奇,一下迷上了互联网,并逐渐成为当地一名网络黑客。他利用一家电子产品商店的老板送给他的一台电脑,学会了如何破解电脑程序,并进而开始“闯进最安全的网络”。随后,他和另外两名黑客组成了一个名为“跨国颠覆”的小组,开始向欧洲和北美的保密计算机系统进攻。

  因为事情闹大,阿桑奇被控31项与黑客有关的犯罪行为,被警方带走,并差点被判10年徒刑,但最后因为澳大利亚的社会和司法制度,大事化小,仅交了一小笔罚款就被释放了。

  阿桑奇结过婚,但他妻子根本管不了他,不久便分道扬镳了。成为自由人之后的阿桑奇,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投入到了对互联网的钻研和网络攻击,并与欧洲国家的网友和黑友勾连。2006年,阿桑奇开始创建“维基解密”,行动越来越大胆,黑客技术越来越高深,美国当局发现了阿桑奇的行动和身份后,决定追捕这位“维基解密”的创始人。

  但阿桑奇并没有收手,而是把事情越搞越大。阿桑奇领导的“维基解密”,把攻击的矛头对准了美国白宫、主要政党、政要、五角大楼、外交机构、金融机构、安全机构和重要企业等,他们串联了一大批网络攻击者,既自己想方设法挖掘各种机密,也与诸多涉密人员接触,将通过各种手段获取的“秘密”“机密”在网上公布。

  从美国媒体的报道看,阿桑奇及其“维基解密”网站,还以网络黑客和解密等方式参与、干扰了美国大选,据说手段高明,无所不用其极。因此,有的政党、有的政客恨死了他。


  阿桑奇在美国发表演讲

  “维基解密”网曾因公布数万份美国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各种秘密文件而一时名声大噪,导致美国政府、美国军方等被大量曝光,处境狼狈,有报道称美国五角大楼一度对阿桑奇创建和控制的“维基解密”如坐针毡。

  外媒报道称,美国和美国政要早就视阿桑奇为“眼中钉”,但因为美国政治、社会和互联网的种种复杂性,加上“维基解密”在美国和世界多国拥有大批铁杆粉丝和秘密网络,阿桑奇有恃无恐,把探秘和解密的目标、范围、对象扩大到了世界各地。

  除了“维基解密”的事、网络黑客攻击的事,泄露美国大量秘密的事,阿桑奇还被两名瑞典女性指控强奸和性骚扰,遭到瑞典警方审讯,但阿桑奇拒不承认。其律师也不断为其辩护。“维基解密”的拥趸者大肆宣传说这些都是有人对他们进行诬陷迫害。

  2010年12月1日,国际刑警组织几次对阿桑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后来,阿桑奇在英国被警方逮捕,并在法庭受审,但最终又被保释。

  2012年,阿桑奇逃到伦敦的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开始阶段,阿桑奇非常活跃,他曾站在厄瓜多尔使馆的阳台上宣扬“维基解密”,对美国、英国和瑞典当局表示谴责和抗议。三国一直想抓捕阿桑奇,但由于厄瓜多尔驻英使馆属于外交领地,无法动手。

  当时的厄政府不仅授予阿桑奇厄瓜多尔公民身份,一度还传出准备任命他去俄罗斯担任外交职务。但英国政府明确表示,只要阿桑奇离开大使馆,将不享有外交豁免权,会立即逮捕他。

  此次阿桑奇为什么被抓?

  厄瓜多尔总统访英,与英国协商撤销对阿桑奇的庇护

  原因很多,错综复杂,但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是厄瓜多尔在2017年4月总统选举后,领导人变了。对南美国家厄瓜多尔来说,庇护阿桑奇无疑是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着干,阿桑奇成了厄瓜多尔领导人手中的“烫手山芋”。

  莫雷诺担任总统后,一直在寻找一种既保全面子、顶住国际网络舆论压力,又能够解脱、不加深与美西方矛盾的方式。加上莫雷诺与前总统因手机监控问题产生分歧,莫雷诺对阿桑奇的态度发生了转变。据报道,厄瓜多尔总统去年以别的名义访问了英国,但实际上是去同英方协商如何处置阿桑奇的事。


  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

  另外,对厄瓜多尔来说,长期庇护阿桑奇在经济上也不堪重负。据厄瓜多尔外交部长瓦伦西亚当天对厄瓜多尔国民议会说,厄瓜多尔花费了600多万美元在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接待“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瓦伦西亚说,厄瓜多尔在2012年6月至2018年9月期间,为阿桑奇支付了580多万美元的安保费用,约40万美元的阿桑奇的医疗、食品、洗衣和法律费用。巴伦西亚表示,2018年,大使馆将安保费用从每年100万美元降至每年60万美元。

  据报道,从去年3月起,厄瓜多尔对躲藏在驻英使馆内的阿桑奇实施断网。厄方称,是因为阿桑奇违背了此前与厄方达成的不干涉其他国家事务的协议。

  2018年7月22日,厄瓜多尔与英国达成协议,停止对阿桑奇的政治庇护并决定将其移交给英方。随后,厄瓜多尔新总统表示,“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最终必须离开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随着美国特别检察官对特朗普总统的“通俄门”事件调查终结,加之厄瓜多尔与美英等西方国家的关系有所缓和改善,对阿桑奇的抓捕终于进入了倒计时。


  英国警察守候在厄瓜多尔驻英使馆门口,准备抓捕阿桑奇

  抓捕当天,厄瓜多尔总统莫雷诺在推特上表示,由于阿桑奇“多次违反国际公约”,厄瓜多尔撤回了对他的庇护。这位总统在视频中称,阿桑奇已经耗尽了东道主的耐心。他列举了厄方对阿桑奇的诸多不满,包括坚持安装电子干扰设备,封锁安全摄像头,甚至袭击警卫,半夜高声喊叫等。

  莫雷诺还表示,“在两天前,阿桑奇的组织“维基解密”威胁厄瓜多尔政府。我的政府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也不会在威胁下采取行动”。厄瓜多尔对阿桑奇态度的改变,为英国警方的抓捕行动扫清了障碍。

  英国外交大臣亨特当天在推特上感谢厄瓜多尔及该国总统莫雷诺与英国的合作,他称“阿桑奇不是英雄,没有人高于法律”。阿桑奇在瑞典涉嫌的性侵案当事人之一的律师,也对阿桑奇被捕表示了欢迎。

  但厄瓜多尔前总统科雷亚,对莫雷诺总统“允许”英国警方在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逮捕阿桑奇大加抨击,称此举是“人类永远不会忘记的罪行”。阿桑奇被抓后,“维基解密”官方推特接连发出推文,为阿桑奇进行辩护,并对美国、英国和厄瓜多尔等国政府进行攻击。

  阿桑奇的命运将会如何?

  毋庸置疑,他将受到审讯、全面调查甚至严厉惩罚。现在,美国要求引渡他,瑞典要求引渡他,但最终会引渡到哪里,恐怕主要看美国的态度和需要。英国内政部已证实,是因为美国的引渡要求逮捕了阿桑奇,美国引渡要求的理由是阿桑奇有“与计算机有关的犯罪”。


  美国司法部标识

  美国司法部在当天发布文件,指控阿桑奇“密谋侵入计算机”,协助他人窃取美国官方的秘密文件,并称他最多会面临五年的监禁。美国的情报部门,也会通过审讯阿桑奇,了解“维基解密”的真实情况及其掌握的大量情报和关系网络。从某种程度上讲,美国对阿桑奇的审讯和审判都很微妙敏感,牵涉到太多利害关系。

  有评论认为,阿桑奇会受到何种调查,遭到何种处罚,被判多少年,这取决于多种因素。阿桑奇本人在被捕时反复喊叫不要被引渡到美国,说明其知道被引渡到美国受审后的严重后果。另外,瑞典当局也一直在对阿桑奇紧追不放。

  美国民主党人对阿桑奇被抓异常兴奋。同一天,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称,这位“维基解密”的创始人被捕“对美国人民来说太棒了”“我们要引渡他。能让他回到美国的土地上真是太好了。所以现在他是我们的财产,我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事实和真相。我们基本上可以交叉盘问;我们可以找出只有他知道的事实和他的关系,以及他基本上是如何传播他的信息的”。

  当年的阿桑奇年轻精干,目光深邃,有“黑客罗宾汉”之称,外人也很难了解他的内心。但从此次被捕现场的照片看,在厄瓜多尔驻英使馆深藏了7年之久的阿桑奇,不仅满头银发,而且脸色惨白,身体虚弱,与当年判若二人。这位澳大利亚作家安德鲁·富勒笔下的“世界上最危险的人”,恐怕现在的处境确实很危险。(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欢迎转载并请联系bq_eastday@em.eastday.com (授权专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