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纳扎尔巴耶夫的“辞”与“不辞”

2019-3-21 09:19:17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何金科 选稿:桑怡

  2019年3月19日晚19:00整,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同时宣布由卡瑟姆若马尔特.克梅列维奇·托卡耶夫代其完成剩余的总统任期,直至2020年重新选出新的国家领导人。整个电视讲话用时26分50秒(哈俄双语),对于“辞职”一事,纳扎尔巴耶夫没有多说,只是表明了他继续担任安全会议主席、“祖国之光”党主席、宪法委员会成员,大部分讲话都是围绕哈萨克斯坦如何取得了今天的伟大成就、哈萨克斯坦人民对国家发展的伟大贡献。讲话中,纳扎尔巴耶夫对代总统卡瑟姆若马尔特.克梅列维奇·托卡耶夫充满期许,他说:“自国家独立之日起,托卡耶夫就和我一起工作,他曾担任过副总理、总理、外交部长等职位,通晓中、英、俄三国语言,对国家政治经济方面的工作都很熟知,我相信托卡耶夫是一个可以担此重任的人”。由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毫无征兆的“辞职”,国际社会颇感意外,但一切似乎又在合理的范围之中。原因如下:

  第一,2015年9月纳扎尔巴耶夫任命其长女达里加·纳扎尔巴耶娃为国家副总理;2018年7月,提升了安全会议在国家政权中的作用;2019年2月21日以经济增长乏力为由解散政府。种种迹象都表明纳扎尔巴耶夫在不断让渡自身的权利,进行权力下放,或许从2015年之前开始,纳扎尔巴耶夫就已经开始为哈萨克斯坦“物色”合适的“继承人”以保证自己顺利“退居幕后”。

  第二,目前,纳扎尔巴耶夫集执政党-祖国之光主席、安全会议主席、宪法委员会成员等职权于一身,充分掌握了国家权利,此时进行总统权力交接不会引起军事政变或者社会冲突。

  第三,纳扎尔巴耶夫从1991年当选总统已成功连任五届,执政28年,现已79岁高龄,距离第五任期结束还有两年,其身体素质和总统的高强度工作已无法成正比。

  第四,纳扎尔巴耶夫用了28年的时间将一个积贫积弱的哈萨克斯坦带入了世界发达国家50强之列,其超强的国家治理能力令世界惊叹,同时,其沉稳、大气的行事作风深受世界大国领导人的尊敬,纳扎尔巴耶夫在哈阿克斯坦享有“开国之夫”、“民族英雄”的美誉,个人成就无人望其项背,基于个人声誉的考虑,此时此刻的功成身退或许是最佳的选择。

  第五,自2015年纳扎尔巴耶夫任命其长女担任国家副总理以后,外界普遍认为其将“接棒”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职位。哈政权进入“家族化”模式的论调此起彼伏,更有俄罗斯专家表示:“纳扎尔巴耶夫在有生之年是不会交出国家大权的”。以及西方媒体对哈威权体制的批评在一定程度对哈吸引外资和经济转型产生了负面影响,而哈萨克斯坦自2016年开始经济增幅由6.8%降至4.0%,且多年来一直依然靠能源出口维持经济指标,哈经济发展已出现疲软状态,纳扎尔巴耶夫借此时机选择合适的“接班人”刺激国内经济转型,同时回击“家族化威权体制”也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第六,纳扎尔巴耶夫曾表示很欣赏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主动辞去国家职务,“退居幕后”的行为,哈萨克斯坦和新加坡都是短期内使国家经济发展到较高水平的国家,纳扎尔巴耶夫这次“辞职”或许也是在时机成熟之时效仿李光耀。

  截止目前,媒体界大多都在猜测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后哈萨克斯坦的“外交风向”和国家政策是否会发生变化,以及纳扎尔巴耶夫主动请辞是否会对中亚五国的权力交接形式产生示范效应,按照目前的观察,哈萨克斯坦的国内政策将仍然延续纳扎尔巴耶夫路线进行,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对中哈、哈俄关系也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对中亚地区格局也不会起到实质性的影响。原因如下:

  第一,纳扎尔巴耶夫虽然不再担任总统职务,但他仍然担任安全会议主席,而2018年通过的《安全会议法》提升了安全会议的政治权力,并且赋予了安全会议主席终身主席的权力。所以,即使纳扎尔巴耶夫“退居幕后”,他依然对国家的发展方向和外交方针起决定性作用。托卡耶夫只是执行纳扎尔巴耶夫方针的总代表。

  第二,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培养”托卡耶夫和当初叶利钦“培养”普京的模式相似,初衷都是为了国家政权进行平稳交接,避免社会动荡和国家权力错位,这种权力交接方式虽然被西方批评。但确是目前最适合哈国家平稳过渡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有利于纳扎尔巴耶夫制定的外交方针顺利完成,保证其连续性。

  第三,代总统托卡耶夫曾就读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和北京语言大学,他曾在苏联驻新加坡大使馆和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工作过,曾担任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是一位职业外交官,并且托卡耶夫一直忠于纳扎尔巴耶夫。因此,由其行使代总统一职是比较合适的人选,也更有利于“辞职”后的纳扎尔巴耶夫参与国家治理以及为国家发展出谋划策。

  第四,中哈、哈俄之间的关系有其固定基调,双边关系的变更和调整不大会因为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而出现波动。至于哈萨克斯坦权力交接模式是否会对中亚五国产生示范效应,土、乌、吉三国早已在主动/被动的情况完成二次权力/多次权力交接。目前仅有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连续执政时间超过20年且仍然在位,拉赫蒙是否会效仿纳扎尔巴耶夫主动请辞,目前还不好判断,但主动请辞的可能性极大,只是接班人的选择是倾向于其子还是另择他贤而已。

  综上,纳扎尔巴耶夫此次突然“辞职”,虽然出乎意料,但却在情理之中,其主动请辞不仅使哈逐渐摆脱个人威权体制的困境,而且有助于塑造其功成身退的良好声誉,同时避免了不必要的社会冲突,防止了“颜色革命”的发生。虽然短期内代总统托卡耶夫必须面对重组政府、人事变动,树立威信等任务,但和西方“轰轰烈烈”且结果未知的总统选举比起来,哈萨克斯坦的权利交接形式无疑是成功的。在权力交接完成后,短期内,哈萨克斯坦的国家运行模式将仍然按照纳扎尔巴耶夫路线稳步推进,而代总统在过渡期内的只要保持哈经济不倒退,就已经为其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赢得了一半的票数。(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