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按“上面规定”办事,其实是懒政

2019-2-20 09:48: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王永娟

  往年春节前后,各镇村都会给老人和困难家庭发放一笔慰问金。但自去年年底起,江苏一些县市区要求不得发放现金,必须将慰问金打到卡上。一位村党总支书记无奈地说:“这种规定,对村干部来说,肯定省事了,把钱打到卡上就可以了事,但群众就麻烦了。”

  一个电话,一个口头通知,方便了自己,却麻烦了群众。此言一点不错。因为农村老人取慰问金有诸多不便。慰问金打到银行卡上,百姓取钱要到镇上去取。这段路程对许多老人来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老人大多不熟悉银行流程,遇到银行中午休息,一整天就耗在取钱上了。如果委托子女取钱,碰上不孝顺的子女,有可能将慰问金私吞。而对于那些残疾人,则更麻烦。老人对此有意见,村干部说,这是“上面规定”。

  “上面”作出这样的规定,其实是一种懒政。原先,镇村干部拿着现金上门慰问,可以借机嘘寒问暖,谈谈家常,拉近干群关系。接收者通常签字确认,不会写字的则按手印。既送去了温暖,又了解了民情。现在,钱冷冰冰地朝银行卡里一打,“上面规定”四个字下达,省事是省事了,但好事引来了百姓的不满。

  这是“拿着钥匙不开锁”的一个典型。苦干不如“巧干”、“巧干”不如少干、少干不如不干。他们把“不干事”作为“不出事”的应对之策。这些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甘当无所作为的“撞钟和尚”,喜欢做既懒又庸的“太平官”。

  还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有的干部还患了“微信依赖症”。“上面”借助于微信群,办事更加可以少费力气。“工作全走网上”为“懒政”创造了新的条件。 QQ群、微信群的兴起,导致了各种材料通知习惯走网上传递,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任务要求就被传达到了基层,不用层层签发文件、也不用一个一个地拨打电话。但是,这种简单的操作方式会让布置工作变得更加随意任性,把基层干部牢牢束缚在了手机、电脑端。有的干部不想下基层,迈不开双腿,只在办公室里用QQ群、微信群发号施令,导致工作安排脱离实际。有的干部只通过手机APP、官方微博与群众交流,党群干群距离渐行渐远。看来,“键对键”虽然方便,却难以取代“面对面”的效果。网上沟通再及时,也不如面对面与基层干部、人民群众沟通来得有效,有亲切感。图文直播、手机定位等功能再完善,也不及实打实地观察和走访来得真实。QQ群、微信群只能是工作交流、干群互动的一种辅助手段,绝不能成为唯一方式。广大党员干部还是应该多到基层走一走,面对面、心贴心地与基层干部群众拉家常、讲政策、谋发展,在深入实际的过程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懒政和庸官是联系在一起的。懒政必然出庸官。懒政并非简单的不作为,或者是官员对自身职责的轻浮执行。有研究者曾经研究所谓的“庸官懒政”,在现实行政生态中,除了缺乏责任心外,更多的是缺乏创新力,缺乏真本事,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愿干。换言之,有的官员缺乏治理的能力,不依责而行,缺乏创新精神和持续工作的激情,都可归于“庸官懒政”一类。中唐有个著名庸官,名叫苏味道,曾几度拜相。史书上说他擅长陈奏,多说空话,但他出任宰相期间,没有任何建树。他曾经对人说,自己处事不想明快决断,因为决断错了,会引来指责,所以最好是“模棱以持两端可矣”。我的决定,你可以作这样理解,也可以作那样的理解,让别人抓不到任何把柄。“模棱两可”的成语出于此。因此,时人又称苏味道为“苏模棱”。今天,在我们的身边,并不少见这样的“苏模棱”式的人物,他们以不作为作为做官的最佳状态。

  有人说,不作为的懒政,总要比“乱作为”好一些。其实不然。不作为是“乱作为”的另一端,不作为是“乱作为”的异化。不作为和“乱作为”,乃是同根生,都是唯一己的利益为先。如果把“乱作为”看作是一种滥用权力的话,那么,“不作为”则是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了一种摆设,为民作主成为一句空话。既冷了百姓的心,又贻误了发展时机,影响到事业发展的大局。

  那种“一分钱现金也不得发放”的决定,决不是现代政府治理之道,而是现代懒政的最新版本,可以收起来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