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来了》的背后是陪伴的日子“赖”了
东方网 丁慎毅
2019年02月06日 10:23

  今年春晚的小品《“儿子”来了》被称为这台晚会小品中的“战斗机”,据报道,这个小品带动电视端收视率高点突破34%,是今年春晚舞台上最受关注的节目。短短十分钟左右的小品,几位演员台下整整排练了一个月。如果非要说“亮点”,笔者觉得有三个:葛优属于自带亮点;“快递小哥”乔杉和“刑警真儿子”翟天临是一个对比性的亮点;结尾并没有按照套路留下一个光明的尾巴,二位老人和骗子并没有醒悟过来,是含蓄的亮点。从葛优的“闷骚”的风格来说,小品注定了含蓄的风格,有些事尽在不言中,它们共同指向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有多少陪伴老人的日子?我们陪伴的质量如何?

  葛优的那声“妈妈”,喊得比儿子还要儿子,骗子比儿子更了解老人的需求,甚至给了老人更多的陪伴。那么,算一算我们有多少时间陪伴老人呢?

  有这样一道数学题:爸妈现在60岁,假如能活到100岁,不在身边的我们,每年春节回家陪伴父母7天,一天按照面对面相处10个小时计算(前提是不睡到下午才起床,不参加同学聚会,不被手机电视绑架),40年中,我们有4个月的陪伴时间。这真的不多。是的,我们很忙,我们总以为先忙完手头的事情,再去陪伴,但手头的事情总是忙不完。事实上,一方面,我们也有休闲的时间,比如带孩子去旅游,但往往这时候,我们“忘了”同时也带上老人。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提高陪伴的质量。如果截取每一个家庭春节团聚的画面,或许你会看到,儿子儿媳在忙着和朋友通电话或微信聊天,孙子孙女在忙着玩游戏,而老头老太太在忙着做饭。据央视报道,今年除夕,美食菜谱APP下厨房崩了,全国年轻人崩溃在厨房......因为年轻人不会做饭,必须靠APP的指导,结果,@下厨房在微博发布声明,服务器出现了故障。于是几百万人的开卷考试,瞬间改成了闭卷裸考,最后还是由老人救场。所以,不多的陪伴日子里,我们还要提高陪伴的能力。

  “快递小哥”乔杉好像很清醒,但他同样被8000元的鞋子骗了。我们不是说保健品忽悠老年人吗?但“精神保健品”同样能忽悠青年人。这说明了什么?老人被虚假保健品蒙蔽了眼睛,是因为我们在老人健康长寿方面的供给仍然不足,特别是高质量供给的不足。青年人被“限量版”忽悠,是因为能满足青年人展示自我的供给不足。也就是说,市场需要给高质量陪伴更多的日子,通过提供更精准性的实实在在的产品,让良币驱逐劣币。

  “刑警真儿子”翟天临更是清醒,但是,工作岗位特殊,陪伴老人的时间难以保证。所以,即使家里有在派出所工作的儿子又如何?缺少了陪伴,亲儿子还是不如“干儿子”。其实,除了特殊岗位以外,公共服务的一些短板也压缩了儿女们陪伴老人的时间。由于公共服务不能得到更好更有效的满足,人们不得不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公共服务的补偿上。所以,政府一再强调“最多跑一次”“一次就办好”等“放管服”的深化改革,也正是着眼于公共服务供给端的保障。

  小品的结尾没有光明的尾巴,不仅意在提醒我们,保健品乱象治理还任重道远,更意在提醒市场,该如何为人们提供更好的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

选稿:桑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