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宜春

2019-2-4 10:35: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王永娟

  春节,农历新年,已延续了两千多年,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也是个弥漫着人间真情的节日。敦亲祀祖,阖家团聚,走亲探友,尊老爱幼,访贫问苦,这些飘荡着浓郁人情味的“过年”习俗,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具体内容和表现有着许多嬗变,但基本形态一直延续不断。我国是一个贵人伦、重亲情的国度,在春节里,不论是至爱亲朋,还是素昧平生,见面都会友好地相互祝福,相互“送温暖”。可以说,春节的基本主题,就是张扬美好的人情。这种节日民俗,成了加强社会成员团结和睦的一条重要精神纽带。

  人们的美好的期望与祝福,既表现在口头上,也诉诸于文字上。前者多呈现于走亲访友的拜年活动中,后者的重要戴体就是贴春联春帖。记得小时候,家家户户都贴春联,红色的纸头把节日的气氛染得火红,“天增岁月人增寿”、“财源茂盛达三江”一类文字,表达着“人盼幸福树望春”的想头。那时过年,我的一个重要乐趣,是逐街一家一户看春联,从中不仅可以强烈感受节日气氛,而且能够领略那种“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的民俗心理。人们对春联十分重视,要请字写得好的人来写,贴在门上或楹上时火烛小心,力求端端正正,不容丝毫歪斜,不容一点污迹。如同春节口头祝语有一种语言崇拜一样,人们对春联春帖也有一种文字崇拜,铺天盖地的春联春贴,在增添了春节喜庆氛围的同时,更增强了春节民俗的文化韵味。

  有段时间,春联被当作“四旧”扫除了。然而,以人民愿望为“根”的富有生命力的民俗,是“扫”而难“除”的。改革开放以来,春联、春帖又多了起来。自然,由于现代生活条件的变化,建筑样式的变化,在大城市里不会像过去那样家家户户都贴春联,但在许多中小城镇与乡村,贴春联与扫尘、打年糕、办年货等一起,又成为节前不可少的活动了。前年我在一个村镇过年,家家户户的大门都贴有大红春联,虽然为节日添了喜庆色彩,但却少有传统春联中的文化意味。原因是这些春联都是从市场上买来的印刷品,千幅一律,内容少个性,又无书法美,失去了品赏价值。传统的春联内容,是要量体裁衣,看菜吃饭的。大街上住户虽然多是做生意的,但家家大门上如果都贴着“财源茂盛达三江”相同的春联,那就乏味了,而是要依据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店铺写出不同的特色。比如酒店的“此处有家乡风月,举杯是故土人情”,茶楼的“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凉”,饭庄的“五味烹调香千里,三餐饭菜乐万家”,钟表店的“计时毫不失,思君肠欲回”,眼睛店的“明察秋毫,日月重光”,书店的“书林含馥郁,艺海贮英华”,理发店的“虽然毫末技艺,却是顶上功夫”,等等。即使是同一行业的店家,门上的春联也各自不同,正可谓百花齐放,美不胜收。加上书写水平高,行草隶篆各体具备,我小时徜徉在贴满这样春联的街道中,在享受浓郁的春节气氛中,深深受到一种艺术的薰陶。我想,当今春联的“复燃”,宜与普及提高诗词书法艺术结合起来,使喜闻乐见的节日民俗具有更多的文化内涵。

  在大城市,就我所见,如今贴春联的虽然也在增多,但较多的还是贴春帖。春帖是春联中字数较少的一种,在门心、窗棂、器物上都可以张贴,比较适宜于大城市居住条件。年前的一次联欢活动上,人们请在场的一位书法家写得最多的,就是“福”字,好多人家也贴着这个“福”字,有的还把“福”字倒过来贴,用“福倒”表示“福到”。这也是一种传统的沿袭,自然不错。不过,多用这种方式表达心愿,略嫌单一,且有些过实、过直,略逊文化意蕴。实际上,前人还常用“宜春”两字作春帖,就较文雅、含蓄。唐崔道融《春闺》诗:“欲剪‘宜春’字,春寒入剪刀。”郁达夫《立春日》诗:“闲来剪个‘宜春’字,贴上兰花小瓦盆。”讲的都是用“宜春”两字作春帖的。

  “宜春”,自然也是美好的祝福。一方面,是渴望春天,迎接春天。一年一度的美好春天,正是通过春节跨过寒冬来临人间,我们要做好除旧布新工作。过去人们从腊月二十三日小年开始就“忙年”:打扫房屋,置办年货,添置新衣,洗头沐浴……为的就是辞旧迎新。如今时代发展加速,大家重任在肩,在年头岁尾,需要从更广泛的层面去“宜春”,更好的把“新桃换旧符”。二是适应春天,创造春天。有句古诗说:“憔悴不知缘底事,遇人推道不宜春。”人“憔悴”了,就不一定能适应美好春天。以往春联中常见一句话:“向阳门第春常在”,这表明只有自已自觉地“向阳”,而不是“背阴”,才能“宜春”,才能紧跟新时代,长久地赢得万紫千红的美好春色。

  时值已亥猪年春节来临,我愿借用”宜春“两字作为春帖,化为一股深情,祝福自已,也祝福他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