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美俄唱“对台戏” 阿富汗和谈路在何方

2019-2-2 12:51: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 远 选稿:王永娟

  文/周远

  阿富汗苦难深重,战乱不止,而“和谈”也是一波三折,充满荆棘。

  美国和俄罗斯,似乎都表现出对阿富汗和谈的特别热情,热情之下则是两国的战略考量和地缘政治博弈。

  最近,美俄围绕阿富汗和谈,又开始了新一轮争夺。这轮争夺既是现实的较量,也是历史的延续。

  据报道,俄罗斯官员和阿富汗塔利班人员1月31日称,俄罗斯将牵头在莫斯科举行阿富汗和解对话,会期定在2月5日,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两天,塔利班高层人士和阿富汗重量级政治人物,包括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等现任总统阿什拉夫·加尼的许多反对者都将参加,但阿富汗政府没有被邀,据说是因为塔利班反对。

  美国对此不悦,认为这是俄罗斯在阿富汗和解问题上同美国唱“对台戏”。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官员说:“俄罗斯又在搅乱阿富汗政局和美方支持的阿富汗和平进程”,俄方向阿富汗反对派和塔利班示好,旨在令阿富汗政府难堪。

  目前,俄罗斯官方对此报道既没肯定,也没否认。但看来不是空穴来风。

  俄罗斯的这一行动,发生在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要从阿富汗撤军,美国正同塔利班深度接触,力图主导阿富汗“政治解决进程”的敏感时刻、关键阶段。

  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明显调整美国对阿富汗的“反恐战略”,总体上是减少驻军,尽快撤军。从去年7月开始,美国与塔利班悄悄接触,继而公开谈判。去年12月,由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扎尔梅·哈利勒扎德率领的美国代表团,与塔利班的代表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举行谈判,旨在结束持续多年的阿富汗战事。

  

  今年1月下旬,双方改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进行谈判。经过6天艰苦谈判,双方在1月26日“最后时刻”,签署了旨在结束阿富汗战争的框架协议。据透露,双方在谈判中讨论了许多“关键问题”,包括美军撤出阿富汗以及在阿富汗实现全民和解等。

  多哈谈判后,美方代表哈利勒扎德转赴喀布尔,向阿富汗总统加尼通报与塔利班的会谈结果,并敦促阿政府与塔利班进行谈判,以确定美军撤军时间表和实现阿富汗停火。

  美国决心已下,主意已定。据宣布,美国和和塔利班的下一轮谈判,已定于2月在多哈再次举行。美国原计划,在其斡旋和主导下,由塔利班方面与阿富汗政府就全面停火、战后安排等一系列问题展开直接对话,推进阿富汗政治解决进程。虽然不会顺利,麻烦也会不断,因为目前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和解立场相差较大,但美国相信双方最终会走到谈判桌上并达成和解。

  现在俄罗斯再次插进来,牵头俄版阿富汗和谈进程,等于双轨进行。而美俄对阿富汗各有各的算盘,在阿富汗各有各的代理人和势力影响,阿富汗的和解问题又复杂化了。

  阿富汗是亚洲中南部的内陆国家,坐落在亚洲的心脏地区和亚洲大陆的咽喉地区,东部与中国以及部分巴基斯坦控制的查谟-克什米尔地区接壤,南部与巴基斯坦接壤,西部与伊朗接壤。

  阿富汗山峦起伏,土地贫瘠。由于战乱频仍,经济早已崩溃,虽说有石油资源,但距离开发和产出还很遥远。阿富汗最大的资源,恐怕是其独特的战略地位。而这成为了域外国家和外部势力长期以来觊觎的目标,也使阿富汗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战乱。

  二战之前,阿富汗一直是英国与俄国反复争夺的英国殖民地区。二战后,英国衰落,阿富汗又成了美苏两霸争夺的战略要地。阿富汗的王朝和各路军阀试图游走于列强之间,导致阿富汗发生内乱、政变、篡位,武装冲突和暴乱恐怖活动的悲剧在这里不断上演。据报道,至少已有数百万人被迫逃离家乡。毒品的泛滥和极端宗教势力,又使得这个国家跌入了更大的深渊,也吸引了各种邪恶势力。

  从1973年至1979年,苏联在阿富汗先后发动了3次政变。1979年9月底,苏联干脆以“支援阶级兄弟”的名义,出兵阿富汗,引起国际舆论大哗。苏联的目的是要把阿富汗拉入自己的联盟,牢牢掌握这把通向南亚大陆的“锁钥”,增强与美西方对抗的实力和势力范围。

  但苏军如同美军侵略越南一样,陷入泥潭,代价惨重。1989年,随着苏联走向解体,最后一批苏军也撤出了阿富汗。

  苏联撤军后的10年间,阿富汗出现了长达10年的权利真空。其间各路军阀武装互相残杀,各据一方,国家混乱,经济崩溃,民众生活艰难,国民信仰缺失,极端宗教势力抬头。

  上世纪90年代初,阿富汗第二大城坎大哈难民营一所伊斯兰学校在乱世中冒出。塔利班在阿富汗官方语言普什图语和波斯语中意为“伊斯兰教的学生”。这所塔利班学校在创建人之一的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带领下,异军突起。

  当时的阿富汗,还有另几支民族武装,势力也不小,但因有很深的苏联和伊朗背景,加上塔利班当时的原教旨主义色彩还不浓,奥马尔在抗苏战争期间敢打敢冲,美国最终选择了支持塔利班。

  塔利班与美国都有过一段时间“蜜月”,塔利班的官员曾被允许到美国加州大学宣讲。据透露,塔利班还曾经与美国讨论过允许美国公司在阿富汗建设油气管道。作为回报,美国支持塔利班执政。

  在1996年至2001年间,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国性政权,并将阿富汗改名为“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掌权后的塔利班,声称要建立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显现出原教旨主义色彩,实施独裁专制和政教合一政策,并逐渐与基地组织发生了关系。美国与塔利班的关系,从淡化走向恶化。

  2001 年10 月7 日,美国发生举世震惊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不到1个月,美国便组织西方联军,以彻底消灭制造“9·11”事件的幕后黑手——基地组织及其同盟者塔利班武装为名,开始在阿富汗发动反恐战争。美国指责塔利班藏匿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

  美国依仗绝对的军事优势,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塔利班武装躲进了丛山与沙漠,与美军、联军作战。美国原以为能速战速决,不料越陷越深,代价巨大。据报道,目前至少已花费1万亿美元。美军和联军,已有3500多人丧生。

  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进入了第18个年头,经历了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特朗普三任总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国内反对声音日益增多。于是,美国也不得不同当年苏联一样,决定尽快撤军,减少麻烦。

  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美国主导成立了阿富汗临时过渡政府。2014年4月5日,阿富汗举行总统选举,由阿富汗前财长阿什拉夫·加尼出任总统。但加尼的反对派也很多,执政艰难。目前阿富汗的经济,主要靠国际援助在维持。

  塔利班政权虽被摧毁,但始终不甘寂寞,并日趋活跃。塔利班一方面组织扩大武装力量,不断发动进攻,收复失地,另一方面也逐渐与美国恢复了接触。美国的策略是集中打击基地组织,把主要目标对准阿富汗的邻国伊朗。

  美国认为,虽然塔利班与基地组织脱不了干系,但基地组织是以美国利益为袭击目标,而塔利班主要以重新夺取阿富汗全国政权为目标。在美国逐步调整阿富汗战略的大背景下,美国遂与塔利班进行和谈。

  而苏联虽然早已撤军,但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对阿富汗仍念念不忘。在俄罗斯看来,阿富汗这个地缘政治的战略要地不能丢。另外,阿富汗的政治势力,与俄罗斯也有着传统关系。美国和俄罗斯围绕阿富汗,在公开与私下,内部与外部,一直在进行争夺和较量。

  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一直在积极推动阿富汗问题的解决。去年11月底,由联合国和阿富汗政府共同主办了阿富汗问题日内瓦会议,共有61个国家和35个国际组织派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呼吁阿富汗有关各方珍惜目前的机会,尽快启动广泛参与的和谈。

  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公报强调,和平是实现阿富汗未来各项发展目标的首要条件,而政治解决方案是结束暴力冲突实现和平的必由之路。阿富汗和谈,应在尊重阿主权和维护其领土完整的基础上,由阿富汗人自己主导并尽可能拥有最大的包容性和参与度。

  瑞士外长卡西斯在发言中主动表示,如果有需要,瑞士愿意发挥“居中调停”的作用,邀请有关各方到瑞士进行阿富汗和谈。阿富汗政府也明确表示,愿意和塔利班等进行无条件的和谈,这一立场为在阿富汗境内结束冲突实现和平提供了机遇。

  但有的大国,有自己的路线图和战略目标,打着推动阿富汗和解的旗号,抛开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从自身利益出发,力图主导阿富汗的和谈,掌控阿富汗。

  

  2017年4月,俄罗斯在莫斯科发起了阿富汗和解国际会议,美国方面抵制。去年8月,俄罗斯再次宣布,为磋商阿富汗和平进程,俄方邀请阿富汗、美国、巴基斯坦、伊朗、印度等12个国家,出席定于9月4日(后推迟到11月9日)举行的“阿富汗国际大会”,塔利班也在受邀之列。

  阿富汗政府起先愿意参会,但后来又表示不参会。阿富汗外交部一名官员称,阿政府希望在没有任何大国直接参与的情况下,与塔利班“直接对话”。

  对俄罗斯发起和主导的莫斯科“阿富汗国际大会”,美国宣布不参会,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称,美方不出席莫斯科大会,缘由是会议“不太可能对(阿富汗和平)这一目标产生推动作用”。俄罗斯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称,美方决定“令人遗憾”,但“不意外”。“美国总是宣称推动阿富汗和平,但不参加莫斯科大会的决定证明了它的虚伪”。

  美联社报道说,美方一直质疑俄罗斯与塔利班的接触“另有所图”,但俄方坚称所作努力是为敦促塔利班放弃敌对行动、与阿富汗政府对话。

  在俄方筹办阿富汗问题国际大会后,美国任命美国前驻阿大使、资深外交官扎勒迈·哈利勒扎德出任阿富汗问题特使。显然,美国不会把18年来既花钱又丢命的阿富汗反恐战的成果,拱手让给俄罗斯,更不愿意俄罗斯趁虚而入。

  阿富汗的“政治解决进程”才刚刚开始,美俄博弈,必定会给阿富汗局势带来新的变数。本来,美国的西方盟国,对特朗普总统坚持要从阿富汗撤军,就不无担心。

  目前,塔利班左右逢源,两面受宠。最尴尬的是阿富汗政府。塔利班不愿接受它,美国和俄罗斯顾及塔利班,没有让它参与和谈。

  阿富汗的局势不容乐观,目前在阿富汗全国407个地区中,政府完全控制和影响的地区占国土面积的受政府控制或施加影响的占53.8%,塔利班控制和影响的区域在扩大,但塔利班也承认无法靠军事取胜,应该寻求政治解决办法来结束该国的危机。(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021-60850068。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