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艺批评要“坏处说坏,好处说好”

2019-1-25 13:02: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贾平凹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创作量大,影响面广,近年来仍不断推出新著,去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山本》,照例赢得评论界一片赞赏。评论家鲁太光细读其作品,认为质量不高,发表了题为《价值观的虚无与形式的缺憾》的批评文章,结合贾平凹近年的长篇小说创作,从价值观、情感表达、艺术形式等方面对《山本》进行了细致剖析,以期对当下文坛的写作有所启示。鲁太光认为,一部质量平平之作竟得到了评论界的普遍好评,值得评论界反思。

  此事引发了对当下文艺批评中存在的“抬轿子”式的风气的议论。有人说,对文艺作品的评价,本应当实事求是,见仁见智,有争论,有交锋。然而,现在的作品研讨会,充斥着“抬轿子”式的赞美,广告式的吹捧。对所研讨的作品,特别是一些知名作家的新作,都是

  千篇一律的“高帽子”,什么‘石破天惊’‘,什么十年来最好’‘、“当下舞台难得一见’‘,什么”文学创作新突破“、“艺术生涯新高峰”,真可谓好话说尽,只可惜多为假话、套话,连这样说的人自已也不大相信。

  文艺评论应如鲁迅所说:“必须坏处说坏,好处说好。”就是说,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既敢于肯定所肯定的,又勇于否定所应该否定的。“抬轿子”式的吹捧文章泛滥,固然与评论者的识见水平有关,主要则是评论者为庸俗的关系学所囿,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抹不开面子,不想得罪人,因而只讲好,不讲坏。实际上,文友间的友情,也是需要以原则精神作它的“脊梁”。翻开《别林斯基选集》,可以读到这样两篇文章,一是《论俄国中篇小说与果戈里君的中篇小说》,一是《给果戈里的信》,前篇发表于1835年,深刻地分析了果戈里作品的现实意义和美学价值,称果戈里是“站在普希金所遗下的位置上面。后篇发表于1855 年,却尖锐地批评了果戈里,称他“把谎言和不义当作真理的美德来宣扬”。由于始终按原则精神评述,别林斯基和果戈里一直保持着美好的友谊,在文学园地上灿灿生辉。

  就当今来说,庸俗吹捧、阿谀奉承的“抬轿子”式评论盛行,还由于受到金钱力量的影响,至使评论受着“红包”的制约。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评论家的调子的高低,不是基于作品本身的质量,而是受制于“红包”的厚度。清除文艺评论中的胡吹乱捧现象,也需要让文艺尊神脱离赵公元帅的羁绊。

  自然,尽管当下文艺批评的整体生态不尽如人意,但实事求是的认真的批评也还是有的。要求改变评论园地的虚假吹捧现象,建立文艺批评应有的权威和公信力,也是评论家自已首先提出来的。完全可以期待,经过努力,文艺批评一定会更好地张扬自身的力量,在褒优贬劣、激浊扬清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