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推广“1元医生”需医疗机制破土创新

2019-1-12 09:22: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吕好玫 选稿:郁婷苈

  报载,1元能做什么?在大城市里,可能连买1瓶矿泉水都有点勉强。但在浙江省建德市乾潭镇梅塘村卫生室,一枚小小的1元硬币既是诊疗费,还是药费、输液费、针灸费、包扎费……73岁的村医吴光潮在乡村卫生室坚守了50多年,“1元看病”的老规矩,从1983年起延续至今,他也因此赢得了“1元医生”的雅号。(见1月11日的《中国青年报》)

  “1元医生”之所以引人注目,受人尊敬,关键是在时下“看病贵”的情况下,显得十分另类,让人不敢想像,好像在童话里一般。而真实的“1元医生”已经存在了25年,已经造福村民25年,虽然是吴医生的职业本能,却凸显了悬壶济世的高贵情操,让人刮目相看。

  按理说,医生给人看病,不该开的药,一分钱也多,该开的药,1000元也不多,适合患者的药才是最好的药。而今,“1元医生”的出现,就证明了这个道理。

  问题是,一些医生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明白了这个道理却不像吴医生这么做,非要开“大处方药”,行“过度医疗”。如有位家长的孩子一岁半时得了病毒性疱疹,山东胶州市某医院的一位看似仁慈的女医生给开了190块钱的药,后来家长才得知病毒性疱疹是自愈性的口腔疾病,不用服药,几天后就会好。试想,如果这位女医生能够像吴医生这样,处处为病人着想,这位家长就不必花190块的冤枉钱了。

  当然,看一次病只花190块钱,只是“小巫”,还有张先生在广州某二甲后勤医院治疗慢性前列腺炎,11天花了4万多,其中光物理治疗一项就花费了2万多。至于深圳患者褚少侠住院119天,花费92.27万元;哈尔滨患者翁文辉住院82天,花费138.9万元等,就不必罗列了。对于这种“大处方药”、“过度医疗”等行为造成的“看病贵”,人们习惯于把责任推给医生,说是医生的医德败坏。诚然,其中不乏医德败坏者,但更多的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试想,在时下一些医院下达“创收任务”的背景下,又缺乏外部刚性制度监管的保障,导致推行良好的医德医风者不仅无法生存,还会被打入“另类”,成为“走廊医生”,谁还能开“小处方药”?

  “1元医生”受人尊敬与称道,不仅源于医生的医德医风的匡正,而且源于医疗机制的创新。试想,如果给乡村卫生院也下达“创收任务”,医生完不成任务扣工资,谁敢看一次病只收1元钱?可见,推广““1元医生”,让群众受益,必须改革现行的医院考核制度,禁止把医生处方权与医院的经济利益挂钩,禁止给医生下达“创收任务”,真正摆正医院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不要过分强调经济效益而忽视了社会效益,从而树立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服务理念,使医生的高尚医德的弘扬有制度支撑;否则,想要让类似的“1元医生”遍地开花,可能是白日做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