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是该给“高烧”不退的艺考热降温了

2019-1-12 09:15: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天放 选稿:郁婷苈

  近日,本报持续关注美术专业艺考报名难的事件。1月10日,“艺术升”所属公司——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开信表达歉意,并表示将永久下架VIP服务并退款。在网络上,不少文章曾在事件发生时打出愤怒的标语——“70万艺考生丧失报名资格”。这几年,随着艺考热,考生数量几乎每年都在增加。目前各省美术联考已结束,从公布的考生人数来看,依旧维持增长态势。(1月11日《钱江晚报》)

  以浙江和广西为例,2019年浙江美术生2.16万人,比去年增加约2300人,增幅为11.9%;而广西增长幅度最大,达到1.7万余人。再以山东为例,从2002年到2005年,山东省艺术类报考人数连跳4级,从3.2万人一跃至14.6万人,是1998年的12.2倍,几乎每5个高考学生中就有一个艺术生。而从全国范围来看,艺考生也是屡创新高。如中央美院,报考人数从2016年时的25000人次窜到40000余人次,录取率仅2%。

  艺考“井喷”,考生流量太大,以至于“考生太多,连考场安排都成了难题。”每年艺考,不少院校都要临时占用体育馆或操场。艺考热“高烧”不退,是背后持续多年的“捷径论”,是不少考生要抓住这颗“救命稻草”的缘故。竞争激烈的艺考,接近50:1的考录比例,意味着平均一个考场才有一人能够脱颖而出。而竞争最白热的景观与环艺类,录取率不到1.2%。可为了“走捷径”能上大学,仍有大量艺考生把艺考视为“稻草”。

  为了给艺考降温,早在2014年10月,教育部就曾下发《关于做好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出逐步减少艺考校考数量、提高文化课分数线、规范艺考培训等内容。从这年开始的艺考改革,使接下来3年的艺考人数持续减少。遗憾的是,最近两年,美术生人数又开始大幅增长,尤其是山东、江苏、湖北、湖南等艺考大省。河南、浙江、辽宁等省美术生人数增幅均超过10%,其中,河南增幅达到20%,山东增幅17%。

  再以播音与主持专业为例,近年来,随着我国广播电视事业的快速发展和社会对播音、节目主持人才的迫切需要,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日渐成为广大应届高中毕业生踊跃报考的热门专业之一,开设播音主持艺术专业或专业方向的院校也不断增加。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举办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高等院校约有160余所,全国从事这一行业的在编人数约20000人,再加上不在编或从事着“另类”播音与主持行业的人,也不至于涌现出像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本科专业,每年招生数量仅100名,但报名人数却超过一万人的反常情况。

  而其他艺术类专业也大体如此。可见,艺考热不降温,并非像有人言称的那样是“市场和学生决定的”,因为市场需求本就没有那么大。也不是“考试规范就行”那么简单,而是要根据市场需求,适当压缩艺术类招生人数。众所周知,艺考与高等院校其他专业考试相比,分数相对较低,是上大学的一个“捷径”。对此,2018年年底,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做好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不再组织校考。同时要求,高校艺术类专业逐步提高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控制分数线。

  而减少校考,提高文化课要求,仅是给艺考降温的一个方面,在艺考招生人数不减少的情况下,很难遏制艺考继续“井喷”。其实,艺考高烧不退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招生的院校偏多,给艺考生留下一个很大的幻想空间。因此,若真想给艺考降温,必须提高艺术院校或举办艺术专业类院校的办学门槛,适当减少招生人数。否则,仅靠提高分数或取消校考之类,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策。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