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把我卖了吧”救妈妈 医疗救助当提速

2019-1-5 09:49: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玫昆仑 选稿:桑怡

  报载,叶子林离异后带着女儿和年迈的母亲一起生活。2018年4月28日,她伸手去够一瓶矿泉水,当场倒下,随后被CT诊断为:L5-S1椎间盘突出伴脱出、椎管狭窄、神经根受压,腰椎骨质增生。医生建议手术。“我医保脱节了,没积蓄,工作也丢了,看不起病。”叶子林只能在家躺着,病情越来越严重。当7岁的女儿囡囡发现妈妈生了“大病”,无数次哀求:“妈妈,要不把我卖了吧,卖给有钱人,钱给你治病!”(见2019年1月4日的《新晚报》)

  女童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这也许是女儿能够帮助妈妈的唯一办法,但是且不说法律不允许,面对这么乖巧、这么可爱的女儿,哪个妈妈会舍得?

  妈妈病了,只能躺在床上,病得让女儿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的时候,当地地方不应该当“看客”,相应的医疗救助当提速。社会各界也不能当“看客”,伸出援助之手,献出一份爱,温暖你我他。毕竟,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平常我们常说,钱不是万能的,但对于生重病需治疗的人来说,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无论是“张艳天亮前死去”,还是“陈立主动放弃”等,还不是因为缺乏救命钱。同理,这位单亲妈妈如果有钱治病,也不至于让女儿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把我卖了吧”,这种声音虽是童声,却感觉凄惨得让人心寒又心跳。试想,如果地方社会医疗救助完善一点,保障多一点,这个单亲家庭也不会沦落到女童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的地步。

  按照木桶原理,一个水桶装水量是由最短的一块木板决定的,只有让每块木板都一样平齐,这桶水才算装满。地方医疗救助,也如此,只有补齐了这个短板,群众生病了,才不会无奈地躺着等死。而今,女童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足见当地医疗救助机制不完善,显得苍白无力,难以满足群众的医疗需求,亟待“补课”。

  事实上,治疗重症病人,如果要医院为他们“埋单”,不太现实。因为医院不是福利和慈善机构,更不是救助站,它是独立核算的经济实体,不可能减免所有重症病人的医疗费用,地方政府也没有权力要求它这么做。相反,救助重症病人,是社会保障范畴的事宜,是地方政府的社会责任,地方政府理应根据各地情况建立自己的社会医疗救助机制,设立医疗救助基金,实行专款专用,真正让公民不因病等死、不因病致贫等。唯此,人的生命权才会得到尊重,生活才过得更有尊严。

  由女童请求“把我卖了吧”救妈妈想到“无钱做手术自锯病腿”、“为救儿父亲放弃治疗离世”等,乍一看,是几个个案,其实,类似这样的事件很普遍。无论是“患癌老人跳江轻生”、“父亲卖房救儿”,还是“三兄妹卖肾救父”、“茶杯碎片割断双脚”等,都折射出地方医疗救助机制缺失的悲哀,该反思正是地方政府医疗保障机制的本身。毕竟,制度不兜底,我们都是弱者,特别是对于像这位单亲妈妈等弱势群体而言尤甚。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