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欣闻崇明岛成为候鸟的“乐园”

2018-12-27 16:20: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冬季,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日前,《新民晚报》记者随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的专业鸟类监测调查队赴崇明东滩拍摄野外记录。候鸟翩翩,频频来沪过冬,整整一天时间,就观察记录到了48种候鸟,共计15109只。

  崇明岛滩涂逶迤、湿地广袤、芦苇成带,被誉为“环岛绿色长城”。尤其是面积3万公顷的东滩,堪为候鸟迁徙途中的集散地、水禽的越冬地。1983年,在北京签署的《中日保护候鸟协议》,载明列入保护范围的我国227种候鸟中,崇明东滩就有132种;1992年,国务院10部委制定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将崇明东滩列入优先保护序列;1998年,这个保护区经上海市政府批准建立;1999年7月,崇明东滩被湿地国际亚太组织接纳为“东亚—澳大利亚迁徙涉禽保护区网络”成员单位;2005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崇明东滩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经申报成为世界重要湿地之一。

  自然知识告诉人们:以聚居方式论,鸟类大致可分为两种——留鸟和候鸟。与终年生活在它们出生区域里,不因季节变化而迁徙的留鸟不同,候鸟则是常在一地产卵、育雏,随着季节变化有规律地在繁殖地区与越冬地区集群定向迁徙。记得法国著名纪录片制作人雅克?贝汉曾经说过:“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一种对于回归自然的承诺”。坦诚地说:这种“回归自然的承诺”,每一种候鸟都是矢志不渝地恪守着,影响或干扰候鸟兑现这一承诺的责任全然在于人类的破坏行为。诸如人类的活动把孵化鸟蛋的芦苇湿地变成了农田,飞禽被驱逐得无家可归;林立的烟囱、腥臭的河沟、堆积如山的垃圾破坏了诸多候鸟的“导航”意识;森林的大面积砍伐,使鸟类失去了一个个天然的栖息地。据澳大利亚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失去23%至40%的栖息地,将导致高达七成的候鸟死亡。2015年6月,湿地公约第11次缔约方大会《水鸟种群估计》报告显示:全球38%水鸟种群的数量在下降,而亚洲的种群下降超过50%。

  近些年来,崇明区极为重视自然环境保护,尤其是2016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生态立岛”规划后,更是采取多元措施,旨在形成岛上一种自然和谐的生态链。崇明鸟类资源调查资料显示:从2011年至2018年,共记录到国家一级保护物种5种2037只次、极危物种2种14只次、濒危物种5种27152只次、涉禽鸟类(水鸟)139种1880439只次(其中全球种群数量1%以上的水鸟物种23种)。

  英国经济学家B?沃德在《只有一个地球》一书中揭示了人类所继承的“生物圈”和人类所创造的“技术圈”业已失去了平衡,在这一矛盾中,我们应承担保护自然环境的责任,“学会明智地管理地球”。显而易见,人们在开发和利用自然资源时,必须自觉地控制自己的行为,在发展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要注意环境建设,以保持地球上一切生物的基本生态过程和生命维持系统,保护生物遗传资源的多样性,说到底,也是保证人类对生态系统和生命物种的持续利用。简言之,多保留一个生命物种,多保存一份生物遗传资源,多保护一员地球家园中的人类“伙伴”,这是人类责无旁贷的天职。可以毫不夸饰地说:崇明“生态立岛”的规划,就是在履行这一天职,它要尽多尽善地给各种陆地野生物种及鸟类提供一个更好的栖息环境和迁徙路线上的驿站,从而成为野生物种及鸟类的一个“乐园”。

  鸟类迁徙是其遵循大自然环境的一种生存本能反应。研究鸟类迁徙行为,了解其迁徙时间、数量、路线、种群关系以及与繁殖地、越冬地环境的关系等生态规律,对于保护珍稀濒危鸟种、利用候鸟保护农林生产和维护生态平衡、防止流行病的传播以至制定相关法律都可以提供一定的科学依据,它将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以及生态效益。——我们正是在这个层面上充分肯定崇明岛善待候鸟、营造天人合一的自然意境的现代文明理念和实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