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孩字不补课就输了?

2018-12-26 13:55: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补课热”的温度一直居高不下。原因之一是有不少家长认为,人家的孩子都在补课,我不补就输了。

  滑稽戏《放伊一马》写了一对夫妻,男的叫王成龙,开出租车,妻子徐为红,是超市的收银员。她希望儿子王成要成真正的一条龙,不要像他爸爸王成龙徒有虚名。可惜读初一的儿子期中考试成绩是“一片绿”:60、61、62。六六不大顺,妈妈要求儿子去补课:理由是“恶补底下出才子”。于是,王成每天放学后补两节课,三个月补课费付掉14000元,换来期终考试成绩“一片红”。爸爸想打退堂鼓。妈妈却说:“你要补,他要补,我还要补。人家在补,我不补,我就吃亏。”

  有这种心理不止徐为红一个。成绩差的学生要补课,成绩好的学生要锦上添花;成绩上去了,补课不可放松;成绩不见效的,也要坚持补课。补课是正常的,不补课是反常的。放学赶场子听课是正常的,放学回家是反常的。从众心理左右了大多数家长。于是,起跑线上的学生越来越多,补习班的生意越来越兴隆。

  恶补,只有一个恶劣的结果:学生负担不断加重,学生的睡眠时间越来越少。王成每天到12点钟才能上床睡觉,白天上课常常打瞌充。请听王成的一段自述:“妈妈啊,我六点钟不到就起床。7点半前进学堂。进校不久要自修,昨天作业没做好,看见老师吓佬佬。一日要上九节课,老师前讲我后忘。吃过夜饭昏头昏脑。现在只想去睡觉,你又逼我去进第二课堂,到12点钟才能睡觉。”爸爸问他:“你最欢喜哪一门课?”儿子回答:“最喜欢的是一门课是下课。”爸爸又问:“生活中最开心的是啥事体?”儿子回答道:“最开心的事体是不上课。”恶补的恶果成为一种公害,教育已被异化。

  上课、做作业不应该是学习生活的全部。时间是一个常数。对一个中学生来说,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都要化时间。如果孩子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听课,赶场子补课,做题目做到12点钟,那是一种残酷的生活。孩子的成绩以剥夺睡眠时间来换取。高分的背后是一张张疲惫不堪的面孔和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他们无缘和大自然亲密接触,他们过的是不见阳光的生活,他们的兴趣爱好全被剥夺,低头看手机成为唯一的生活调剂。

  这个道理,有些家长口头上都懂,但是他们还是舍不得放弃补课,原因是担心别人的成绩上来,自己的孩子要输在起跑线上。家长把课堂当作一个赛场,把分数作为评定成绩优劣的唯一指标。人人想赢而不愿输,结果就把无辜的孩子绑上了一辆无奈的战车,推进了一场可怕的竞争之中。同学成为对手,学习为了分数。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绝大多数的补习是没有必要的。初中学高中课程、小学读初中课程、学龄前认字过百——这样的超前教学,在短期内快速提高成绩的同时,既违背了教育规律,也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那么,这场恶性竞争中的输家是谁呢?滑稽戏《放伊一马》告诉我们:就是那个声称“白补也要补,不补白不补”的王成妈妈。儿子最后不堪学校的重压、家长的逼迫、补课班的“留学”,最后他选择了出走,选择了拿家里一千元钱到朱家角去“放松”。这引起全校轰动,师生寻找,骗子出笼,王成妈妈冠心病发作。经过各方的努力,王成回来了,妈妈后悔莫及,最后决定退出起跑线公司的补课。大家达成共识:放伊一马!玩吧,睡吧,让我们的孩子在阳光下快乐地成长!还孩子们一个“金色的童年”!

  希望更多的父母亲都能想到这一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