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国家层面志愿服务立法刻不容缓

2018-12-18 13:27: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相较西方文明国家,我国的志愿服务虽说起步较晚,但发展却是很迅速,且呈现良性运作的态势。

  回眸之:1983年,北京市大栅栏地区率先发起“综合包户”志愿服务;1987年,广州市诞生了全国第一条“志愿者服务热线电话”;1989年,天津市和平区朝阳里居委会成立起第一个“社区志愿者协会”;1990年,第一个“义务工作者联合会”在深圳市正式注册。这数个“第一”标志着现代志愿服务在我国全面启航。2008年,志愿者在汶川大地震中的无私无畏和在北京奥运会中的真诚奉献,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拓的志愿服务丰富内容,标志着我国志愿服务事业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据中国志愿服务网显示:我国目前实名志愿者总数已逾亿。现如今,我国的志愿服务理念不断深入,服务领域不断拓展,服务方式不断丰富,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应当看到,我国志愿服务业的良好开端和迅速发展有赖于地方立法和行政法规。自2003年河南省人大颁布《关于深入开展青年志愿服务活动的决定》和杭州市政府出台《志愿服务条例》,15年来,除港澳台地区以外的31个省级行政区域中,已制定志愿服务地方立法或行政法规的有20个,同时,在全部49个较大的市,近半数已制定志愿服务地方立法或行政法规。这些地方立法和行政法规,初步界定了志愿者、志愿服务组织权利义务,建立了志愿服务组织的注册、登记程序,志愿服务的协议签订、经费来源、保险购买基本有了法律保障。然而,多年的实践也暴露出这一志愿服务以地方立法或行政法规为主的模式所存在的弊端,诸如效力层级不高、共识程度不足、隶属关系模糊、立法质量参差、执法水平悬殊。概而言之,鉴于志愿服务活动主体多元、行为多样、内容繁复,仅靠行政立法来调整显得力有不逮,包括已经施行了一周年的《志愿服务条例》在内的行政法规不是志愿服务立法的终点,一些地方立法也不足以拉动全国志愿服务的“大车”,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导立法才是志愿服务健康发展的根本出路。

  早在1995年全国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袁纯清委员就提交了《关于制定社会志愿服务法》的提案;2011年,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贾伟平等92名代表和海南代表团提出了4件议案,建议制定志愿服务法;2015年,民革中央、汤维建委员、郑功成委员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期间相继提出议案,促请尽快立项制定志愿服务法;2018年,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沈开举委员又提交了“关于尽快立项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志愿服务法》的提案”,民政部于8月对此作出答复:会同有关部门积极推动志愿服务法尽早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研究会副会长莫于川日前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其实,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在8年前安排启动过此项立法调研工作,且已有起草工作基础,由专门委员会负责组成专门班子完成了该法试拟稿,着眼于志愿服务精神、志愿服务活动、志愿者、志愿服务组织、志愿服务对象、志愿服务事业等各项要素。恰如莫于川所说:“国家层面志愿服务法应当既是促进法,又是规范法。其立法首先要考虑激励机制,同时要考虑规范机制,当下的重点是考虑如何发挥其引导促进保障功用。”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多次给成绩突出的志愿服务团队回信,予以充分肯定并提出殷切要求,反映了党中央对志愿服务的高度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志愿服务制度化,强化社会责任意识、规则意识、奉献意识。”近年来,志愿服务事业正朝着国际化的目标迈进,随着志愿服务全球化发展,国际间志愿服务的合作交流将日益频繁,倘若缺失国家层面志愿服务法,将难以打造志愿服务这一最美的中国“名片”。——志愿服务呼唤强有力的法律保障,制定国家层面志愿服务法条件已经成熟,似刻不容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