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40年巨变】社会治理:为城市美好生活夯实基础

2018-12-17 09:21: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陶希东 选稿:桑怡

  【编者按】1978-2018,在改革开放中,中国走过了轰轰烈烈的40年。40年间,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上海发生了飞速的变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这些变化和成就不论是对整个中国而言,还是对城市发展史来说,都非常值得研究。东方网特邀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相关学者,就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在经济发展、城市建设、社会治理、人才建设等方面所取得的经验成果做综述分析。

  上海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除了经济体制创新、城市功能提升、经济持续增长外,更是人们衣食住行、生活水平、思想观念、生活方式、社会秩序等领域的社会变迁历史。

  现如今的上海是一座安全稳定、干净整洁、文明有序、和谐包容,市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和获得感较好的全球城市、时尚魔都。毫无无疑,这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在全面谋求经济发展的同时,紧密结合城市社会需求的变化,不断探索社会建设、社会管理、社会治理的新体制、新举措、新方法,不断满足超大城市多元化社会服务需求,保持城市社会的活力和秩序,为城市的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纵观上海40年发展历程,有4个方面的社会治理经验值得总结和推广:

  适时推动基层社区改革创新

  顺应经济改革和单位制的解体,上海适时推动基层社区的改革创新,努力夯实社会治理体系的根基,并形成符合超大城市发展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

  改革开放带给城市社会最显著的变化,就是社会流动性大大增强,单位制逐渐衰落或解体,社区制开始产生,社区逐渐成为社会管理的一个基础空间单元。

  在这一变革中,上海高度重视社区建设工作。1996年,上海在国内率先确立了“两级政府、三级管理”的社区治理新体制,初步解决了条块矛盾突出的问题;2014年,按照市委一号课题的形式,确立推行了“1+6”的社会基层治理改革新举措,开创了诸如浦东新区“家门口”服务体系等诸多治理新模式,解决了基层街镇职能定位(全市取消了103个街道的招商引资职能)、人财物权等资源的合理化配置、共建共治自治等诸多制度性问题,致使基层能力、组织活力、群众获得感等明显增加,初步形成了符合超大城市发展规律的基层社会治理之路。

  真可谓“基本不牢、地动山摇”,健全有效的基层治理体系,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根基。

  构筑现代新型政社合作关系

  以满足和改善民生服务为出发点,注重社会赋权,积极培育社会成长空间,构筑现代新型政社合作关系。

  处理好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不断满足和改善民生服务水平,是社会治理创新的核心内容,也是社会治理成败的关键。完全依靠政府,社会问题是解决不完的,社会也是治理不好的。对此,上海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结合经济改革不断强化行业协会、中介社会服务等社会力量的规范建设,以浦东罗山市民会馆的政府委托管理模式为起点,转变政府社会职能,探索和完善社会治理和社会服务的社会化路径,赋予社会组织更大的发展空间和社会治理事务的参与权。

  出台社会组织扶持政策,推行政府购买服务,开设公益创投,设立社会组织孵化园、社区基金会、培育志愿者等,在教育、就业、医疗、社保、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形成了新型的政社合作关系和多元治理格局,扩大民生服务供给渠道,满足多元化、多层次的社会服务需求,不断改善民生水平。

  截至2017年底,上海拥有1.7余万个社会组织,位居全国第一名,已经成为社会治理不可或缺的主体力量。目前从国内看,上海也是普通百姓生活水平、生活品质最高的城市之一。

  充分发挥党组织核心领导作用

  在社区治理中,上海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的党政制度优势,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党组织的坚强核心领导作用。

  自改革开放以来,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始终是一项与经济建设、社会建设紧密相关的大事。上海在社会治理领域,高度重视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坚持系统谋划、上下贯通,构建城市基层党建四级联动体系;在多个层面深化拓展区域化党建,推动单位党建、行业党建、区域党建互联互补互动,实现辖区内各类党组织的共建共驻共享;面对商务楼宇、各类园区、商圈市场、网络媒体等新兴领域,坚持人在哪里、党员在哪里、党的建设就推进到哪里,全方位发挥党组织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领导引领、统筹协调、资源整合等作用。

  可以说,成功有效的党建工作,为上海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条件。

  以需求为导向着力解决短板问题

  以需求、问题、效果为导向,开展集中化、综合式、项目化治理,着力解决城市社会发展中的短板问题,为社会文明进步不断注入活力。

  树立社会治理的系统化、科学化、智能化、法治化理念,使城市更有序、更安全、更干净,是上海社会治理创新的一条主线。为此,在改革开放进程中,上海始终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效果导向,围绕城市社会运行和普通百姓遇到的重大问题,集中多方力量,实行综合化、项目化、精细化的治理,典型事例包括城市旧区改造、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五违四必”区域环境综合整治、烟花爆竹“禁燃令”、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黑臭河道大整治、滨江区域大贯通等。

  从这些成功的治理实践可以看出,找准制约城市社会有序发展、高品质发展的瓶颈问题,集中政府多部门资源和力量,实施跨区域、跨部门、跨所有制、跨行业的系统治理,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干,一年接着一年干,不断解决问题、取得实效,让普通百姓增加获得感和满意度,这是超大城市社会治理不断取得新进展的重要保障。(作者系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