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石广生感叹想到的

2018-12-10 16:50: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郁婷苈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媒体采访原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他回忆了我国外贸的巨变,尤其是在“入世”谈判中的难忘经历,最后石广生有一段“感叹”,值得回味。

  石广生说:在非洲,我曾经目睹了世界上最穷的地方。在撒哈拉,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人们用泥土和柴草筑起一个几平方米的草棚,上面盖上野草,这就是他们的家。里面就一个席子,没有桌椅板凳,没有被褥,门外面摆着陶罐、陶锅,用来熬木薯、玉米糊,用手抓着吃。这,是世界的一极。

  我到过欧洲、美国,在富豪家里做过客,这些富豪的家是这样的:室内游泳池、室外游泳池;室内网球场还有休息室,可以喝咖啡、换衣服。豪宅中分东方客厅、西方客厅、音乐厅、放映室、图书馆,依山傍水,还有豪华游艇……我的一个美国朋友,他家买了某个南美小国三分之一的国土。我问:“你买这个干嘛?”他说:“保护热带雨林。”这,就是世界的另一极。

  他们都是人类,但是他们过的日子犹如云泥之别。有时我会思绪万千,人类摆脱贫困是多么重要,多么迫切!

  由此,笔者有两个联想。

  其一,这个世界的贫富不仅依然存在,而且在拉大,因此又引出新的社会矛盾。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后,人们的收入差距拉开,重视社会福利以后,人群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俄裔美籍经济学家库茨涅茨有“倒U字”曲线的经典分析。

  然而,因为资本一端在金融领域的膨胀,股票市场的虚拟资本和金融衍生品的“未来预测性购买”不断增加,跳过实体经济,形成马克思所说的“G---G'”(从资本到增值的资本),也就是表现出“资本流量的汹涌”。有数据,2010年国际货币M2流通总量约69万亿美元,股票流通总量约21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产品流通总量约600万亿美元(交割约25万亿美元)。资本膨胀影响着经济的运行,各国执政的人员在忙着“驾驭资本的野马”。

  更为使人揪心的是,“资本与劳动”收入的天平进一步倾斜。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作了大数据研究(样本来自80个国家),撰写出《21世纪资本论》,得出一个公式:r>g(资本收益率大于经济增长率),也就是金融资本强于产业资本,这,一定程度颠覆库茨涅茨的“倒U字”公式。法国《世界报》有报道,上世纪80年代来,国际上收入处顶端的1%的人群收入增长27%,收入处下端的50%人群增长12%,而中产阶级增长0%。美国1980-2014年,1%顶端收入人群财富占比从22%-37%。

  学者解析,华尔街金融高管的收入达千万美元,是一般工薪职工的200倍以上,由此引起中下端白领中产阶级和产业工人阶级的愤怒情绪,占领华尔街的行动产生的成因也与此有关。笔者以为,英国的脱欧、法国的“黄背心行动”,都与收入差距拉大、引起民粹主义思潮盛行有关。

  其二,脱贫成为社会和谐的重要一环。欣慰的是中国抓住这一点,赢得民心,也取得国际社会的赞扬。改革开放前,我国按照联合国贫困线的标准(每人每天消费1美元),有90%的贫困人口,经过40年努力,如今的贫困人口只有百分之几、3000多万,将在2020年完全脱贫。中国有7亿多人摆脱贫困,占全球脱贫人数的70%,被世界银行称之为“迄今人类历史上最快速度的大规模减贫”--这样的“中国奇迹”何以发生,成为全球减贫事业的历史之问?答案也很简单,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下团结,不折腾,一心一意搞建设。简言之,这40年改革开放之路成就了我们的成功!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