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重现顾维钧的面影

2018-12-9 12:31: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在我国近代史上,顾维钧是一位不可轻忽、更无法回避的角儿。长期以来,鉴于阶级分析的“身份定位”,他被列入另册。

  日前《新民晚报》的一则新闻报道传递出不同凡响的讯息:正值顾维钧130周年诞辰,他的家乡上海嘉定举办了一系列活动纪念之:历时一年半重新修建并布展的顾维钧纪念馆正式开幕,讲述他跌宕起伏的外交生涯;当晚在嘉定保利大剧院举行纪念音乐会,用音乐歌咏爱国者。

  回眸我国近代史,无论是袁世凯政府还是北洋军阀政府,抑或国民政府,无论近代中国的政局如何变幻,无论哪一股势力占据权力顶峰,顾维钧始终是中国外交第一人,始终能在权力核心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近代史上,有两件大事——1917年的参战和1919年的巴黎和会——标志着中国作为一个比较负责任的大国正式步入国际大家庭,中国人的价值理念已高度认同国际正义,中国已从一个封闭的天朝上国转变为国际大家庭中的一员。而顾维钧恰恰躬逢其盛:1917年,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协约国阵营,并策动中国亦加入协约国一方。时任美国公使的顾维钧认为这将有利于提高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便在华盛顿积极活动,并密电北京中央政府敦促参战;1919年,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顾维钧出席巴黎和会,就山东的主权问题据理力争,以出色的辩论才华阐述了中国对山东有着不容争辩的主权,为维护中华民族的权益作出了贡献。如果说,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发出的是一声响亮的“不”,那么,他在旧金山联合国制宪大会上发出的是一声坚定的“是”——他参与起草《联合国宪章》,并代表中国签字,其后任国民政府驻联合国代表。

  历史容易被遮蔽,因刻意的遮蔽而被遗忘。但历史如同甩不掉的尾巴,它从不缺席,永远在场,经过千山万壑,不管有多少峰回路转,蓦然回首,它总是静静地在世人面前流淌。

  多年来,我们习惯于从政治或道德的视角来简单地臧否人物,往往轻忽了人性的复杂与多面,尤其是“反面人物”的评价更是“脸谱化”,或因对某人的崇拜而饰其短,或因对某人的异见而掩其长。以往的近代史研究,人们常用的套路大致是通过阶级的分析去判断历史人物及其活动的价值与意义。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先是“去阶级斗争化”,继则多元化、多样化,“去政治化”,倾向于人物的个性人格,具体剖析其个人生活、探讨其个人生活所形成的特点以及对历史进程的潜在影响,使其由扁平的、单一的变成了立体的、多维的了。对近代史人物研究的反拨,从顾维钧身上得到了印证。

  据悉,由中国社科院和哥伦比亚大学珍本手稿图书馆合作,将哥大珍藏的250个档案盒日前捐赠给了复旦大学和上海图书馆,其中包含174783个文件、2284个文件夹、74000余条文献目录条目,大量近代中国外交的电文、函件以及顾维钧与同时代人的来往书信、日记、手稿、照片、备忘录等,涵盖其整个职业生涯。可以预期:这对顾维钧研究乃至近代史研究的突破将会带来扎实的史料基础。

  我认为,重现顾维钧的面影,在一定意义上说,就是拂去蒙在其身上的尘埃,客观评价其历史地位和历史贡献,还以历史真相。这绝非顾维钧一个人的特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