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平:埃及金字塔竟然是伪造的?揭秘和质疑,应该要有分寸……
2018-12-6 09:17: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世平 选稿:桑怡

  (埃及朋友阿默尔。狮身人面像的头,据说是整块石雕刻而成。蔡黄浩摄)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篇奇文。

  为什么是奇文?因为奇到你完全不可思议,可能会神经错乱。用上海话说,眼乌子落出来。

  文章说,著名的埃及金字塔是假的,是后人伪造的。金字塔,可能“伪造”于1901年。我的天,5000年前的文明,原来只有100多年啊。真是石破天惊,三观俱废,世界文明史恐怕都要改写了。

  这篇文章的所有依据,来自一个电视片,叫《历史发明家》。

  看看它是怎么说的:

  石块不是天然的,而是用混凝土方式制成,可能是聚苯乙烯材料;

  狮身人面像是混凝纸制作的,不排除是近代建筑。

  为了证明这两个基本判断,这个电视片说,科学家用模板还原制作了金字塔的“石料”,他们发现,石块的纹理,就是用草垫子铺在模板内晒干凝固而形成的。这些石块上还有明显的气泡,有典型的“人造岩石”特征。他们还用显微镜观察,发现石料的成份是石灰石粉末、以及沙子,甚至还发现在石料中有人为的“纤维材料”,甚至人的毛发。

  电视片甚至还引用了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的话:“1901年,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埃及,政府的旅游委员会感到非常沮丧,于是决定创造一些东西,并声称其很古老,因为旅客们喜欢看旧的东西……”于是的于是,一个特别的政府部门成立了,并有一个代号:“因图卡蒙”。他们的任务是伪造金字塔,并努力保守机密。金字塔由此诞生了。

  我查了一下,这一篇奇文有很大的影响,各个平台都有转发,有图有真相,从留言可以看出,它确实让不少人蒙圈了。我没有查到这个电视片,自然也没有看过。不过,我依然对这个推断的“大胆”,深感佩服,佩服得五体投地。有大胆的,但没见过这么大胆的。有位先哲说过,无知者无畏。

  大概十几天前,我刚从埃及回来,也抽空去了胡夫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埃及对金字塔的保护措施,似乎并不严格的。游客可以直接爬上金字塔的岩石台阶,可以随便踩踏。建筑石料是不是岩石,一眼便知,一摸即明。

  最为可笑的,还是所谓的造假年份:1901年。

  1901年的埃及,是什么情况?我们可以看看埃及简史。百科全书的说法:埃及是世界四大文明发祥地之一。公元前3100年,出现统一的奴隶制国家。公元前11世纪至前7世纪,断断续续被亚述、波斯、马其顿和罗马帝国征服。公元4至7世纪并入东罗马帝国,古埃及文明灭亡。公元7世纪中期,阿拉伯人入侵,建立阿拉伯帝国。1249年开始由马木鲁克军团指挥官统治。1517年被土耳其人征服。成为奥斯曼帝国的行省。1798年~1801年,一度被拿破仑占领。1882年被英国军队占领。1914年埃及成为英国的保护国。

  也就是说,1901年,埃及“伪造金字塔”的年代,正是大英帝国统治埃及时期。造假者,应该是英国人吧。可是,无论是大英帝国的博物馆,还是其档案材料,都未见有任何造假的历史痕迹。相反,在大英帝国的博物馆里,倒是有狮身人面像的胡须。有意思的是,这个掉下来的胡须,据说是拿破伦占领埃及期间,被大炮轰下来的。拿破伦征服埃及是什么时候?1798到1801年。当时,拿破伦为了建立环绕地中海的庞大帝国,发动了对埃及的远征侵略。在法国人的史料中,亦有大量的有关开罗以及周边金字塔的记录。拿破仑亲率的40000人远征大军,还有一支由175位科学家、工程师、医生、画家等组成的专家团队,他们有天文、数学、化学、矿物、植物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带着当时最为先进的测量仪器,系统地考察了尼罗河流域的自然条件,以及所有的古迹,金字塔便赫然在列,这些专家后来还有大量的笔记资料存世。依据“造假说”,金字塔的造假时间是不是至少应该提前100年啊?呵呵。

  再说远一点,古希腊有个著名的作家和历史学家,名叫希罗多德,他的生卒年,应该是公元前5世纪(前480年-425年),他在30岁的时候开始周游地中海周边的地区,并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著成《历史》一书,成为西方文学史上第一部完整流传下来的作品,希罗多德因此被尊称为“历史之父”。据说,他的这次旅行,范围广泛,向北走到黑海北岸,向南到达埃及的最南端。在希罗多德的书中,就有埃及金字塔的详细记载。这样看来,造假的时间,又要提前2300多年了。对不对呢?

  再多说几句,埃及金字塔,不仅仅是胡夫和狮身人面像,在尼罗河下游三角洲地区,大约散布着约80余座金字塔遗迹,规制相同,大小不一,分布广泛。如果要造假的话,这么多的数量,造假忙得过来吗?这真是吃饱了撑的,实在太无聊了。

  在理性的人看来,埃及金字塔造假之说,应该不攻自破。我想说的命题是:如今的互联网,信息庞杂,各类所谓的揭秘类、质疑类文章大行其道,很有市场,从人文历史,到自然景观,再到科技领域,总有人喜欢传播耸人听闻的东西,误导众生而乐此不疲。我们应该推崇质疑和创新的精神,但不可以由着性子乱来。对公众来说,也应该有基本的判断力,不人云亦云,不以讹传讹,也是一种基本态度。

  互联网不是一个可以胡说八道的地方。今天可以“伪造金字塔”,明天就可以伪造任何东西。对此,我们应该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