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八斤情书”说书信文化

2018-11-26 13:04: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正在举行的改革开放40周年上海家庭文化展,内中一些见证家庭文化变迁的展品,如各种票证,承载了一代人的回忆,引来众多参观者。展会上有一叠情书,计971封,97万字,重达八斤。这一“八斤情书”是年逾古稀的陈才宣、陆彩英夫妇保存半个世纪的无价至宝,代表着他俩整整15年的坚守和近半个世纪的包容,这些信的纸张虽已泛黄发旧,但朴实真挚的文字感动着许多年轻人。市民熊小姐表示,此次展览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八斤情书”。她说,“我们80后在大学毕业后就很少有手写的机会了,电子邮件、微信虽然迅速,但只是简单地信息传达,今天看了这情书我很震撼,原来感情可以这样留存。”

  是的,书信是人类表达情的通信方式,也是传承民族文化的特殊载体。因为手写书信不是模式化,而是个性化,在传递信息的同时,更传递着一种浓浓的情愫。朋友间、亲人间的书信,直抒衷肠,无所掩饰,不说套话、假话,不玩名词概念,流露着真情实感。古人写信有一个惯用语,就是“见字如面”,也叫“见字如晤”、“见字如握”等。捧着你的信,读到你的字,就如同见到你的人,就像与你在面对面地说话,十分亲切。手写书信是带着体温的文字,为古人所深深眷恋。唐李白有句:“行数虽不多,字字有委曲。天末如见之,开缄泪相续”。宋石斗文的《答朱元晦》:“病枕经年卧沃洲,满庭枫叶又吟秋。书来如见旧人面,读了还添尘世愁。”明冒愈昌《得林茂之书并诗》有云:“不谓三年别,能来一纸书。开缄如见汝,读罢转愁予”。这表明,书信是有情物,撩人情绪,耐人寻味,而且便于像“八斤情书”的夫妇一样,将其长期保存,成为珍藏。。

  正因为如此,古来优秀的书信往往成了流传的经典。《古文观止》中就收有司马迁《报任安书》、李白《与韩荆州书》等书信。一些现代文学名家的书信成了优秀的文学之作,像鲁迅的《两地书》、徐志摩的《爱眉小札》等,为读者所喜爱,读者连绵不断。郭沫若、茅盾、巴金等大家的全集,都专门收有书信。手写书信集文学、美学、书法等文化于一体,是种“最温柔的艺术”,在表达和传递人类情感方面有着独特的作用,对这一传统文化需要保护继承,以免泯灭。

  自然,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手机电脑速登场”,在传递信息的便捷与快速上,较之手写书信不知要优越多少倍,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然而,需要看清的是,现代通讯技术的长处在于它的工具性,能使信息交流简便而快速,但往往是“一勺烩”和“群发”,而非“一对一”的交流,因而削弱甚至扼杀了手写书信中流淌的美好情感。从这一角度看,如一位诗人所写的:“纵然通讯今趋速,犹恐难抛翰墨香。”

  据此,社会各方面特别是教育文化部门要加强对书信文化的关注和宣扬,结合书法教育的推进,鼓励一些人敲起键盘不要忘记用笔,在人际交往中也乐于手写书信,使接信人“见字如面”,,如熊小姐所说的,让书信传递留存感情。同时,邮政部门也应根据书信减少的情况,采取积极的应变措施,而不是消极的让信件跑得更慢,让投信的邮筒越来越少(我家附近的二个邮筒近年就先后撤销),从而使人更不愿手写书信,这里也是要“风物长宜放眼量”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