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别开贪腐的“豁口”

2018-11-12 15:24: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在我国灿烂悠久的历史文化中,“为官之道”占有一席之地。“慎独”“慎微”彰显出的是为官者一种自觉以廉御贪的必备的基本官德。这里,不妨列举唐代的陆贽和汉代的孙奋两位廉吏的事迹。

  陆贽是唐德宗时的翰林学士、监察御史,参与机务,被称为“内相”,以“为官清廉”著称。这一年,陆贽的母亲因病去世,他按规定回乡“丁忧”守孝。经过洛阳,陆贽将母亲的灵柩停放在嵩山的丰乐寺。当地官员、商绅闻讯纷纷带着奠礼登门拜祭。陆贽毫不领情:“家母过世,乃我私事,诸位与我非亲非故,所厚馈的奠礼绝不能收受!”陆贽的这一做法引起官员、商绅的不解甚或不满。唐德宗听到议论后,对陆贽说:“你的清廉和谨慎也有点过分了。当地官员、商绅给你送一些奠礼,那也是人之常情。倘一概拒绝,恐于事无益。如果送的是一根马鞭、一双皮靴之类的小东西,不妨收下,无伤大雅呵!”第二天,唐德宗收到了陆贽的一份奏章,称:“为官受贿,大者,忘忧国之诚;小者,速焚身之祸。贿道一开,展转滋甚。鞭靴不已,必及车舆;车舆不已,必及金璧”。

  再说说孙奋。《资治通鉴汉纪》和《后汉书孙奋传》都有这位姑臧(现为甘肃省武威)长官的记载。当时王莽作乱,天下未定,唯独姑臧偏安一隅,生产和经济活动比较安定,是一个颇为富饶的区域。孙奋之前的几任长官都是借工程项目收受贿赂,“居县者不盈数月辄致丰积”。而孙奋在姑臧任职四年,也搞了不少工程项目,但他“力行廉洁”,“身处脂膏不自润”,对承建商送上门的贿金一概拒收,按章办事,不留一项“豆腐渣工程”,造福于民。光武帝建武十二年12月,孙奋随从定丰侯窦融入朝,“单车就路”,当地民众商议:“孙君清廉仁贤,举县蒙恩,如何今去,不共报德?”于是乎,大家凑了很多钱,买了牛马和当地特产,追赶数百里相送,均被孙奋谢绝。孙奋十分重视自己的气节操守和道德修养,以“贪取一钱,即与千百金无异”的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防微杜渐,远离“近羊则膻,近鱼则腥,近林则柴,近肉则肥”。

  霍布斯将人性理论归结为“两条最为确凿无疑的人性公理”,即:一条是“自然理性公理”,另一条是“自然欲望公理”。与启蒙同时代人不同,康德对于人的丑恶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人与动物之不同的确在于他有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始终服从理性。相反,在理性与欲望之间始终存在着矛盾。个人基本上是为自己的自然欲望所驱使,所以他往往不能满足和符合道德律令的要求,这使得人类历史至今是一个罪恶的故事”。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说得更为直截了当:“欲望具有兽性,纵然最优秀者,一旦大权在握,总倾向于被欲望的激情所腐蚀。”贪腐分子几无“一步到位”,他的堕落总是有一个渐变——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即使某些贪官刚涉腐时,有贪念,但贪念不大;有贪欲,但贪欲不猛,且有“见好就收”的心理预设。但问题的症结在于:一旦钱迷心窍,就难以自我控制。这一推论的逻辑支点有两端:一是自身的防线已溃,二是外界的浊流冲击,犹如被蝼蚁所蚀之堤,它再也无法抗洪一般,唯有一败涂地的结局。西谚云:“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试想:没有了“慎微”,人生打开了贪腐的“豁口”;没有了“慎独”,理性完全让位于欲望,何来拒腐定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