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莫让“婚礼红包”成为沉重包袱

2018-10-31 12:56: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重庆的姑娘小徐结婚,在重庆宴请同事朋友。婚宴当天只有部门领导和一个同事代表出席,18个同事合起来给小徐发了1314元的红包,谐音“一生一世”进行祝福。面对平均一人不到100元的“合伙红包”,又只有部门领导和一个同事代表出席婚宴,小徐感到被冷落了,她说,之前同事结婚,她都尽可能地到场参加,哪怕不是很熟的人,礼金至少也给了300元,少于300元她都觉得拿不出手。随后遂把经过发到网上,以此抒发心中的不快。

  此事引来网友的关注。舆论并不一律。有的认为,18个人一共才给了1314元的礼金,这确是“塑料同事情”了。婚礼红包,作为由来已久的民俗,事实上已有一整套健全的“规则”,比如说礼金数目应该是偶数,并且通常要“额度对等”甚至“只加不减”。在大众认知中,红包要的就是实惠实在,切忌玩花样、耍噱头。玩谐音梗、说吉祥话当然可以,但若十几个人才凑出1314元这么个“大包”,就显得有些寒碜、有些悭吝乃至透着一股投机取巧的鸡贼意味了。

  我同情小徐的感受。她确实遇到了不愉快,同事们并未都来赴宴,精神上遇“冷”;她接到的“红包”又比她过去送出的小,经济上又遭“亏”;这样出现一些心理上不平衡也就十分自然了。

  不过,我并不以为婚礼红包一定要“额度相等”甚至“只加不减”。近些年,包括婚礼红包在内的各种人情消费,名目越来越多,行情越来越高,以至很多人都感到吃不消,成为一种沉重的负担。且看成都一位倪女士的诉苦,国庆、中秋的小长假,她没有出门旅游玩耍,而是奔波在各大婚礼宴席之间。短短8天,她随了四份份子钱,花掉3000元,而自己一个月工资也才3200元。跟倪女士有类似遭遇的还有王先生。国庆期间,他也赶了4场婚礼,一共随了1800元的份子钱。“其中有三场都是不熟悉的人,仅仅是认识。”王先生说,迫于情面,还是分别随了400元的份子钱表示祝贺。“婚礼红包”对许多人来说,,已变成了沉重的包袱与沉重的负担。有人称:”送礼成了灾难“。

  我国是一个贵人伦、重情谊的国家,每逢亲友婚丧嫁娶或其他红白喜事时,都会表示祝贺关怀之情,但这种关怀之情,多是一种祝颂,一种嘘寒问暖,一种衷心关怀,其间,有些人也互送礼品,也只是人情物化的一种表现,强调的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如今送“婚礼红包”以及其它的各种“红包”,大多并不是出于真挚的感情,而是迫于社会的风气,迫于有了“规则”,无奈跟进;或是碍于面子,“打肿脸充胖子”;或者拉关系,作为交易的一种手段;从而把“礼轻情意重”变成“礼重情意轻”,把“鹅毛”易为“鹅”,把“礼尚往来”换成“礼上往来”,这是对人情交往传统的一种异化,使许多人为”礼“所困。认为婚礼红包一定要“额度相等”甚至“只加不减”,会使礼金行情不断向上攀升,让越来越多的人为“礼”所困“,从而不是增强而是削弱了人们之间的情意。

  从减轻民间”人情债“,改变”礼重情意轻“,发扬”礼轻情意重“的要求来说,我以为,”合伙红包“的出现,也有其积极意义,每个人的金额不大,合在一起也有一定的数字,既能表示大家的共同情意,也有助于减轻越来越重的人情负担。

  就小徐来说,她过去送的礼金重,现在收的礼金少,确实有点”亏”,但如果送礼能够真正做到各人随意,不被看成寒碜、悭吝,不成为人们的负担与“灾难”,那一定也是她所求的。至于送礼的18位同事只有二位代表出席婚宴,在我想来,不一定是同事的“冷”,可能是他们感到送的礼金少,不便一起再来叨扰,以减少主人的支出。如果是这样,我想小徐也可以放下这个心中的不快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