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徐世平:我读武侠,因围棋缘,自金庸始

2018-10-31 12:41: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世平 选稿:郁婷苈

  “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这是金庸的人生名言。人生“大闹一场”是真,“悄然离去”,显然不可能。以他的身份名望,昨日今晨,媒体圈和朋友圈,“金庸”两字刷屏了。从“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都是与金庸和武侠小说有关的文字。

  我读过的武侠小说不太多,但是金庸的14部小说,全部读过。我认为金庸最好的武侠小说,是《鹿鼎记》。读金庸武侠小说的原因,起因是围棋,以及围棋界的一些著名人物。

  1984年11月,我以《新民晚报》体育记者的身份,跑到广西桂林采访“新体育杯”围棋赛。采访间隙,经常看到新体育杂志的总编辑郝克强先生同一位香港友人下棋。该杂志的青年记者刘思明(后任中国棋牌管理中心负责人)告诉我,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庸。我记得,郝克强先生与金庸两人下棋是分先的,按棋力,金庸似乎比郝先生略强。有人评价说,金庸的围棋水平大约是业余三四段水平,中国围棋协会,还授予他名誉业余六段称号。当然,这不是他的真实水平,而是他同中国围棋的亲密关系。至少在桂林采访期间,我知道金庸大名,但是还没有读过他的小说。

  金庸围棋水平不高,但是痴迷围棋则是事实。金庸,本名查良镛,1924年出生于浙江海宁书香世家。父亲查枢清,母亲是著名诗人徐志摩的堂姑妈。金庸年轻时爱好体育,曾是学校排球队队员,后来又迷上了围棋,从此围棋便和书籍成为金庸两个爱好。金庸是香港棋界公认的“棋痴”。初到香港,金庸常常用笔名发表一些卓有见地的棋评。有段时间,他在香港《新晚报》旧馆的五楼上,与香港《文汇报》主笔聂绀弩杀得天昏地暗、废寝忘食。两人还订下“君子协定”,谁输了谁就请客吃腊板鸭。有时,他们沉迷棋局,下到兴起,会将第二天报纸上的评论文章也搁到一旁。

  金庸不仅喜欢对弈,还是一位围棋的“收藏迷”,迄今已收藏各种棋子、棋具数十种。一生不喜欢铺张的金庸曾花数百万港币买下一个棋盘;还有一次,他花了一万美金购买了一件棋具,那是用千年老树的原块木头制成的。一有空暇,他就潜入自己的收藏天地,一边欣赏,一边研究。金庸对围棋十分执着,为了提高棋艺,常常向职业棋手请教。金庸与国内和日本的许多围棋高手,如武宫正树、林海峰、大竹英雄等都有往来。同时,也曾拜陈祖德、罗建文、聂卫平等人为师。

  整个八十年代,我因为职业的原因,同中国围棋队相当的熟悉。我读金庸小说,同中国围棋协会主席陈祖德有关系。有一次,我同陈祖德同船去安庆。我们在一个客舱,长江客轮,而且是头等舱。按我的记者待遇,不可能坐头等舱的,但是为了就近采访陈祖德,我千方百计通过上海市体委订票的同志,订到了与陈祖德同舱的船票。整个行程,两天两夜,我与陈祖德有广泛而愉快的交流,从酒到书到人生。其中,有大段的时间,谈及金庸。陈祖德说得最多的,就是在金庸家里养病的经历。金庸的家,位于香港太平山顶花园,他在家接待的客人,基本都与围棋有关,比如,曾任台湾清华校长沈君山先生,以及中国著名的棋手陈祖德、聂卫平、罗建文等等。陈祖德患胃癌手术后,金庸邀其到家休养,长达半年之久。其间,陈祖德与金庸有空便摆开棋局,其乐融融。据说,金庸在授让二子的棋局中,曾战胜陈祖德。当然,这里有主客朋友的情谊,并不代表金庸真实的围棋水平。这一次同行,陈祖德大谈金庸的武侠小说,他说,养病期间,他看完了金庸14部武侠小说。他还与金庸研究过《天龙八部》中的“珍珑棋局”。陈祖德说,他曾试着摆过“珍珑棋局”,但发现在下棋中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金庸说,那是他想象的。正是这一次的交谈,才促使我一周之后,借读了《书剑恩仇录》。再后来,我因此花钱,去购置了全套的金庸武侠的精装全集。

  金庸曾拜聂卫平为师

  我第二次见到金庸,大约是近二十年之后了。东方网请金庸做客嘉宾访谈节目。金庸还特地用武打小说的笔下人物为东方网题词“东方不败,一网打尽”。

  我至今记得印象最深的两个问题,一是网友问,有人讲金庸和琼瑶害了一代人?金庸说:如果真得害了一代人,那这二、三十年真得很糟了,那我们两个人不是比文化大革命还厉害了吗?二是网友问,都说“老婆是人家的好,文章是自己地好”,您对此有何感想?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了解金庸的人都知道,金庸有三段婚姻,也曾被人诟病,他的作品虽然风靡天下,却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对此,金庸非常智慧,他说,老婆人家的好,我自己的也好;文章人家的好,我自己的也好。真妙。

  金庸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特别说一句,他的武侠小说,应该是中国男人的“童话”。金庸已去,世道如何?为国者,为民者,再难再险,即使独步而行,也应该行侠天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