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不断拓宽文物传播的渠道

2018-10-22 12:42: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其核心是聚焦文物工作的重点难点和改革发展问题,加强顶层设计、制度创新和精准管理。“不断拓宽文物传播的渠道”,便是当前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

  据统计:我国现有不可移动文物76.7万处、国有可移动文物1.08亿件/套,如此规模名列世界前茅。在文物传播方面,近年来,各方也作出了不少有益的尝试和积极的探索,除了各地博物馆推陈出新的展览模式、形式多样的文物价值解读赛事之外,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使用“萌萌哒”“平视”的语言,深入到寻常人家,为平民百姓所喜闻乐见;《国家宝藏》的开播,更是让通过“博物馆”这个关键词搜索国内旅游产品的数据上升了50%;242件养心殿内文物趁着故宫修缮的空档儿,开启“巡游”,在首都博物馆、山东博物馆等地展出,每到一处都引发参观热潮。

  文物自是一种历史遗存。其价值不止在于器物的贵重,更在于它所蕴藏的历史文化信息。文物一俟得以传播,加以传承,它依然能够“活”在当下。这里,不妨列举南通沈寿的刺绣——

  前不久,我旅游南通,参观了沈寿艺术馆。有句话至今还流传于当地:“没有南通的张謇,就没有中国的沈寿”。沈寿率先把西方绘画融入东方绣艺,人称“针神”。是那位“南通近代化之父”张謇力邀沈寿落户南通,主持女红传习所,培养了大批沈绣人才,使得南通成为了“刺绣之乡”。她的绣品,至今仍为北京、上海、南京、苏州等地的博物馆所收藏。倘若没有张謇当年的大力传播,沈绣这一文物也许会“深藏闺中”,鲜为人知,遑论流传于世,发扬光大!

  我极为赞同厦门大学彭兆荣教授的观点。他认为:“我国文物保护事业迄今最重要的问题是‘有遗产,无体系’。我国现行的传承是在现代遗产事业语境下的传承,强调功利性和操作性,看起来分得很细致,却可能对遗产形成伤害。‘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传承,只能是求其‘象’而非循其‘脉’的‘利用-利益-利己’传承。”文物遗产本身是一种认知价值下的知识、经验、技能的整体,凸显的是自古延续的整体传承。这一传承亟需不断拓宽传播的渠道,亟需形成一个行之有效的传播推广体系。两办上述的《意见》提出的16项主要任务中,其一便是“创新文物价值传播推广体系”,由此看来,它对文物保护利用改革乃是适逢其时的一项举措。唯有创新传播推广的表现形式和表达方式,进而形成体系,并且充分利用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助力下的文物展示,才能使文物的文化价值真正融入现代社会,“活”在当代人的心目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