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抄袭是偷采别人家树上的苹果

2018-10-14 09:03: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剽窃,是学术腐败的一个重要表现。近些年来,学界文坛不断有抄袭案发生,不仅是单篇论文的剽窃,也有图书的抄袭。有过一个套由10本书组成的系列丛书,出版后被查有4 本为抄袭之作。海外一份医学方面的权威杂志,曾宣布撤下107篇已发表的论文。这些论文作者差不多全是中国学者专家。其原因就在于经过调查,这些论文涉嫌剽窃抄袭,“盲审程序有买通行为”。

  日前,解放日报记者专访美国克瑞顿大学终身教授、作家袁劲梅,就抄袭剽窃问题作了对话。袁教授对抄袭行为坚决地摇了头。他说,抄袭和采人家树上的苹果不付钱一样,拿偷来的苹果去换成绩,换项目基金,换学术职称,那就践踏了道德底线,沦落成骗子了。

  这种“骗子说”,本也是社会的共认。但也有人以“天下文章一大抄”的老话为抄袭辨护。应当说,文章是不能完全没有“抄”的。人间许多事情与道理,过去的文章说到了,现在的文章就绝对不能重复,一切从零开始,那是不可能的。然而,这种重复,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在重复中吸取过去的营养,用以滋补与摧生新的见识。也就是说,要推陈出新。出新,是文章的生命与价值所在。清代袁枚论诗:“不学古人,法无一可。竟似古人,何处著我?”“学古人”,是为了超越古人,不“似古人”,孕育出一个“我”来。所以,著文的立足点,不可放在重复别人讲过的话上,或者说“抄”上,而应努力于“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就这个意义上看,“天下文章一大抄”这句老话,主导倾向则是对文坛学界那种陈陈相因、拾人牙慧现象的挪揄与讽刺。

  然而,抄袭的骗子却为“一大抄”编造理由,像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语言大典》抄袭案,抄袭者就以“共享”“共识”论为自已作辨。应当说,人类的文化学术成果,确有“共享”“共识”的情况,因而我们常说,后人的业绩,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取得的,不过,后人只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而不可把前人的肩膀当成自已的肩膀。正当的学术研究,是把前人的成果作为自已发现和创造的基础,而绝非当“文抄公”,自已一无所见,只是把别人的成果“抄”成自已的成果。

  抄袭剽窃别人的学术成果,是一种谋财骗名的盗窃行为,破坏学术诚信、科研诚信,与知识分子所要求的品性修养水火不容。荀子说过:“君子行不贵苟难,说不贵苟察,名不贵苟传,惟其当中为贵。”“苟”,虚假的意思。就是说,作为君子的知识分子,不搞虚假的学说与明察,而贵真实、真诚。那些偷采别人树上苹果的学术骗子,应当像袁劲梅教授所说的,认识到在任何一个正常的时代,不抄袭,不撒谎,不编造数据,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做学问的基础,尽快与抄袭作假决裂,与学术腐败决裂,不偷别人家树上的苹果,走回求真务实的学术科研之道。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只能换来身败名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