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恼怒狗吠的凶手为何不报警?

2018-10-12 13:41: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锡钰 选稿:郁婷苈

  据宁波高新区公安分局的警情通报,10月10日18时55分,宁波高新区梅墟街道蓝庭花园居民王某某因邻居陈某家养的狗常吠影响其睡眠,多次交涉未果,心存怨恨。10月10曰下午18时40分左右,王某某因狗吠再次上门与陈某家交涉,未果后返回自己家中取刀进入陈某家中(门未关),捅向陈某及其丈夫、女儿、母亲四人。目前,陈某及其丈夫、女儿经抢救无效死亡,陈某母亲尚在医院接受治疗(无生命危险)。

  警情通报中还有两个重要细节,一是王陈双方均未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和报警;二是王某某18点55分行凶,警察19点05分即将其抓获。

  从这两个细节中,可以进一步引申出结论,王某某宁肯上门行凶后坐以待毙,也不愿报警。

  陈家养狗,因狗吠影响他人,即便被影响的邻居上门交涉,也不愿报警,尚可理解,毕竟是背理的一方。但王某某受干扰,休息权利受到侵害,是有理的一方,为何也不报警呢?而且警方已经查明,王某某人在中年(46岁),是不易冲动的年龄了,也无吸毒史,行凶时也未饮酒,又何以如此冲动呢?

  也许我们可以假设,王某某有潜在的心理或精神疾病,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不能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王某某并不相信警方能处理好狗吠扰其清梦的纠纷。进一步设问,王某某又为何不相信警方呢?这恐怕也与他看多了小区内乱窜的犬只无人管的现象有关吧。

  如今,很多城市,包括笔者所在的安徽多数城市都已经为治狗患立了法,宁波这样副省级城市当然也不例外。但是,立了法并非就天下太平了。且不说,各地的地方法规一般都过于“温柔”,对违法饲养烈性犬、大型犬,散放犬只,狗吠扰民,惊吓儿童等等处罚只是“罚酒三杯”式的规定,执法主体也各地不同,有城管为主,有公安为主,而且,执法成本过高,执法主体也就难以到位。

  狗患扰民,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社会安定和谐,几乎三天两头媒体就有这方面的报道。狂犬病发病率逐年升高,因狗患导致的各种纠纷连绵不绝,乃至到了今天这样因狗吠夺三条人命的极端地步。再不严格治理狗患,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惨剧,也是很难逆料的。

  事实上,文革前,很多城市以平房居住的社区都是禁止养狗的,如今居住社区已经高楼林立,人口密度较之平房社区增加了N倍,可以说更不适合大规模养狗。即便为了安抚某些爱狗人士,一家也只能饲养一只小型犬;凡饲养大型犬烈性犬的,一旦发现,立即捕杀;对居民举报或巡逻民警发现的散放犬只,一律视为无主狗予以捕杀;对扰民的狗吠,养狗人必须带其做禁声手术。只有严格立法,严格执法,才能根治狗患,维护城市的文明和谐,减少乃至杜绝更多因狗扰民引起的恶性纠纷和惨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