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环境治理的逻辑前提

2018-10-6 09:37:1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报刊文摘》头版头条以《环保风暴引发人事震荡》为题,报道了今年以来江苏省在下大力气治理环保的过程中,开始对政府相关直接责任人进行处理或问责,灌南、灌云、大丰等多个环境“敏感地区”的环保局一把手落马或被调整。环境治理如此“督政”,委实在江苏省引发震荡,其威慑力前所未有。

  国务院自2013年6月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即《大气十条》)以来,从全国抽调了5600人,对28个城市进行了轮换式督察。有媒体认为:这是“有史以来国家层面直接组织的最大规模的环境治理督察行动”。据统计,五年来,由于中央环保督察而被问责或处理的责任人(包括地方官员)数以万计。

  毋庸置疑,在过去10多年的环境治理中,我国针对企业破坏环境主体责任追究乏力的弊端,从政策和立法两个层面不断强化企业主体责任,极大地提高了企业的环保违法成本,大体上改变了企业环保违法责任疲软无力的状态。企业破坏环境保护违法行为主体责任追究规则日臻完善,加上实践中的严格执法,有力且有效推进了环境治理的良性循环,其卓然成绩有目共睹。

  客观而言,我国环境污染的形成和蔓延,一批不良企业的排气、放毒、泄污有着不可推卸的“罪责”,理当严加追究和严厉惩处,甚至关闭。但是,在充分肯定严肃追究违法企业主体责任对促进环境治理积极作用的同时,更应当足够地意识到:单纯追究违法企业的主体责任,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违法企业破坏环境的不法行为。环境治理既要“督企”,更要“督政”——亟需对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失职渎职予以问责和处理,使政府的环保责任落到实处。

  在相当一部分地区,环保问题积重难返,几成顽症沉疴。问题出于某些不良企业,根子则在地方政府。可以说,那些环境污染严重的地区,“督政”乃是环境治理的逻辑前提。就我观察,某些地方政府怠于履行环保责任,大致有以下5种表现形式:一、唯GDP为大,只要是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的,那怕是被他省“踢”出去的“下三烂”企业都照单全收;二、打着“招商引资”的招幌,不问投资企业生产什么、有没有环境污染,“来的都是客”,赚钱赢利就是最大的“政绩”;三、为了减轻考核压力,行政管理部门指使监测站编造、篡改监测数据的情况时有发生;四、环保部门依法处置某些污染严重的企业,地方政府竟然出面干涉、调停,不使地方经济效益受损;五、甚至有些地方政府充当不良企业的“保护伞”,为的是实现地方政府和不良企业的“双赢”。恰如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所言:“过去的环保执法过松过软,不守法成了环保领域的常态。现在,要把这个常态反转过来,让守法成为常态,守法必须是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底线”。环保督察首先就要督察地方政府环保守法和执法这一“底线”。

  自“生态文明建设”列入我国“五位一体”的治国理政框架以来,环境治理的“督政”已提上议事日程,且力度日渐加大。国务院《大气十条》发布后,随即中央政府就与全国31个省(区/直辖市)政府签署了《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2015年,原环保部出台了《全国环境监察工作要点》,要求省级环保部门对行政区30%以上的地市级政府开展环保综合督察。随之,《约谈暂行办法》施行,其规定:为督促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切实履行环保责任,解决突出环保问题,环保部可以约见履职不到位的地方政府负责人。2015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14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同期又通过了《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这两个重要文件都提出:强化环境保护“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无论党政领导干部在位与否,只要损害生态环境,就要终身追究;环保督察结果也要向中组部移交,作为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

  ——由“督企”转向“督政”,这是近年来我党和政府在环境治理方面顶层设计的新理念、新思路。唯有如此,才能以“督政”来实现“铁腕治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