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让“失信人”付出沉重代价

2018-9-26 12:40: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前不久,网上披露的两则“失信人”被严肃惩戒的事例,引发舆论热议。一是“严重失信主体/行为”:江西8人拒服兵役,作为严重失信行为纳入个人信用记录,不得被录用为公务员,两年内不得出国或出境,两年内不得升学;一是“失信被执行人”:河北省衡水市桃城法院向辖区内第一中学、衡水中学等7所私立学校发出司法建议书,对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进行限制,同时附送了《致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家长的一封信》,督促其尽快履行义务。

  让那些不讲诚信、没有信用者付出沉重代价,理所当然受到舆论认可和赞同。作为一个自然人,最明智的为人处世之道就是安分守己,珍视自己的信用、恪守自己的人品,绝不碰那些严重失信的高压线而成为“严重失信主体/行为”或“失信被执行人”。在一个文明国度里,“诚信是金”已不是修辞,而是实实在在的严格的道德伦理。

  作为齐家之道、立国之本,诚信/信用,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备受儒家推崇的基本道德规范。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随着道德滑坡,诚信/信用也受到极大冲击。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大力倡导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党的十八大又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塑诚信、重拾信用,继而重建社会信用体系,它乃是包括诚信/信用在内的人类文明道德的回归。

  发达国家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经历了100多年的发展史。虽说我国在这方面起步较晚,但进展的速度还是很快的。2011年3月,“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了“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总体要求,这是“社会信用体系”首次正式在国家政策层面登台亮相;2014年6月,国务院又制定并印发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将“全面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分解为医疗卫生、教育科研、社会保障、知识产权、自然人与互联网应用等10个领域。梳理发达国家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基本上形成三种模式:以美国为典型代表的市场主导模式、以德国为典型代表的政府主导模式、以日本为典型代表的行业协会主导模式。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则是围绕“信息归集、共享和应用服务”这条主线,力求完善的信用法制体系、健全的信用行业监管机制和高质量的信用服务产业。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正在建设的社会信用体系,充分体现出“共建共治”的内涵。因为我国是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同“创新社会治理”的大目标联系在一起,前者为手段,后者为目的。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虽仅一字之差,但它却是我党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重大创新。前者更多的是体现政府的行政功能,而后者最大的变化便是增加了“社会各方面参与”或“社会协调、公众参与”的意涵,即“共建共治”。

  根据我国的具体国情,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强化了市场、行业与社会对失信行为进行干预,对失信及严重失信行为的约束与惩戒诸如行政性惩戒、市场性惩戒、行业性惩戒、社会性惩戒,每每彰显出“社会治理”的内涵。2016年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了“完善个人信用记录,推动联合惩戒措施落实到人”的要求,并在操作性方面又丰富了内容,例如在市场性惩戒中增加了限制高消费行为,在行业性惩戒中增加了不予接纳与劝退,在社会性惩戒中增加了公益诉讼等等。

  让守信者一路畅通,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这是文明国度的一个鲜明徽识,随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不断推进,它也将是文明国度的一种常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