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毒狗获刑”的法治警示

2018-9-19 09:20: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甄言 选稿:桑怡

  自制毒鸡肝并投放在小区草坪,致使6只宠物狗死亡,因“投放危险物质”一审获刑3年……日前,发生在辽宁男子邹某身上的遭遇,再次让网友吵作一团。很多人认为,男子此举不仅造成宠物狗死亡、侵害了养犬人的财产权,更因投毒地点是公共场所,可能对小孩等造成危害,判决3年一点都不冤。也有人说,男子本意只针对狗,判决有过重之嫌。(据9月18日中国新闻网)

  事实上,邹某获刑,并非毒死6只宠物狗,而是因为“投放危险物质”,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前者是侵害公民“财产权”,后者是“投毒”,属于危害公共安全行为。在法院的判决中,由于公诉机关未提供毒死6只宠物狗的证据,无法认定邹某毒死宠物狗,所以,未对邹某侵害“财产权”作出惩罚。但网民仍然把邹某判刑误读作“毒死狗”获刑。

  有的网友不关注邹某“投毒”(投放危险物质),格外关注人与狗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只关注自己的立场,只看到判决结果对保护养狗权益有利,自觉增添了讨伐“毒狗、打狗”的底气,却不关注法制细节,不知道法律并没惩罚“毒狗”行为,忽视了“漏罪”,没有真正依法保护“财产权”,还沾沾自喜,这也是法治意识淡薄和缺失的外在表征。

  所以,该案至少有三个警示,一则,邹某毒狗没有被惩罚,不代表邹某的行为合法,因此,居民一旦受到流浪狗、宠物狗的威胁、伤害,不能“投毒、捕杀”,否则,法律追究起来,吃不了兜着走;二则,宠物狗属于公民财产,一旦被人毒死、打死,可以依法起诉涉嫌违法的当事人,依法保护“财产权”;三则,司法部门在办理刑事案件过程中,取证要严格依法才有效,否则,明知邹某毒死6只宠物狗,却因证据灭失,无法认定当事人的违法行为,属于“司法事故”,愧对法律尊重和受害当事人。

  也许有人说,如果锁定了邹某毒死6只宠物狗的证据,又可以起诉其侵害他人财产权的罪行。理论上是对的,但是,还要看6只宠物狗的价值几何,是否构成犯罪,同时,证据的法律效力是否可靠,否则,仍然不能给邹某定罪。由此可见,法制是很严肃和严谨的,不能想当然,否则,只能接受现实。这也是“毒狗获刑”带来的法治警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