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建校舍投用须过隔离期与检测关

2018-9-11 09:27: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桑怡

  最近,杭州余杭临平一小的学生搬进新校区后,陆续有145名学生出现身体不适、流鼻血、荨麻疹和头晕的症状。家长怀疑这跟开学搬进新校区有关。(9月10日杭州网)

  稍加关注,无论在媒体上,还是在我们身边,开学季频频成为孩子们的“受难季”。也就在几天前,西安新建交大阳光海蓝城小学投入使用,多位一年级孩子家长反映,9月1日放学回来后,孩子出现头晕、眼睛红肿、咳嗽、流鼻血等不良反应, 9月3日至少有33名学生请假没去上课。

  类似例子去年有不少,今年已不少,明年还将不会少,其中根本原因在哪儿?不外乎两个:其一,暑期还在突击装修,甚至开学了还未完工,这样的教室或宿舍投入使用,必然让学生们集体“中毒”,看似是甲醛危害,根子却是学校简单粗暴力保所谓的正常开学,却忽视、甚至就是无视学生的生命健康安全;其二,对于新投入使用的校舍,不经检测合格就草草让学生入住,要不就是学校单方面做出一个检测合格的报告,结果成为“小白鼠”的孩子们用身体“检测”出“毒性太大”,而教育主管部门似乎对由谁来作检测报告,又由谁来监督和复核检测报告,根本没有明确,以致任由学校说可以开学就可以开学。

  赶工期力保开学,这早就成为学校“开学季”的一道“风景”,有的地方甚至将这样的作为当成了重视教育、关心学生的“杰作”,而对于背后潜伏着的装修污染即将给学生带来的巨大伤害,似乎毫无察觉。当暑期突击装修或力保完工,这样的校舍即使能够在开学时立即投入使用,在成为政绩工程的同时,也必然成为学生的“受难场所”。工期不是依据科学规划,交付使用不设安全防线,投入使用后出现污染事件又往往采取“鸵鸟政策”,又怎么能够不频频上演“开学季”成为学生“受难季”的闹剧?

  对于新建或以旧翻新的校舍,不管暑期工期长短,装修任务轻重,一个基本原则应该是不以开学时间为限,如果确实无法保证开学的,可以超前借用旧校舍,或者租房应对,决不能一心只想到保证开学,而硬生生将学生当成“小白鼠”而往污染严重的校舍里赶,这样的赶必然会出事,即使现在不出事,也不意味着不给学生们的身体带来潜在伤害,装修所带来的甲醛为主的污染,其危害是每一个学生家长所不能接受的,也是孩子们稚嫩的身体无法承受的,每个政府市长、教育局长和学校校长只要将心比心,设想自己的孩子即将入住,也许就不会搞政绩冲动而强行投入使用了。

  当然,我们仅仅依赖局长校长们的自觉,是无法阻止“开学季”成为学生们的“受难季”的,唯有制度设防与责任倒究双规并行,方能让类似闹剧停止上演。一方面,暑期突击装修应该休矣。不管是从时间上计算,还是从装修污染的最大辐射期来看,一旦需要秋季开学投入使用的校舍,必须在暑假前就应完成全部装修,甚至还要在更早的时间完工,因为暑假不到两个月时间的“飘散期”尤为需要。如果暑期还在突击装修,开学使用必然伤及学生身体;另一方面,所有投入使用校舍必须经过经过至少三个月的隔离期,并且须有权威部门的检测环境,而不是学校单方面的检测,只要是未经过隔离期和不合格的就不能投入使用,决不能以所谓的政治问题强行投入使用,政府及其教育主管部门应有超前的预案,既保证学生有备用的校舍开学,又不至于让学校草草投入使用而带来危害。

  还有,对于在环境监测中蓄意造假,或强行投入使用造成学生集体不良反应的,校长就地免职,教育局长及政府分管领导也必须承担相应连带责任。也只有这样,才能倒逼有关各方合理安排建设工期,严格设定装修污染隔离期,科学检测环境数据,妥善安排使用时间,不再让“开学季”频频成为学生们的梦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