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面对“银发潮”制度安排不能晚点

2018-9-6 10:01: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左崇年 选稿:桑怡

  最美桑榆景,人间重晚晴。来自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2.41亿,占总人口的17.3%,并预计到2050年前后,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4.87亿的峰值。人口老龄化日益加剧,养老问题成为全民关注的重大民生问题。党的十九大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9月5日《工人日报》)

  人口老龄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正成为我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面临的巨大挑战,社会负担加重、经济活力降低都与老龄化问题有着密切的关系,未来数十年的养老压力正越来越大。人口老龄化通过影响资本积累、劳动力供给及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从国际经验看,人口老龄化会对经济增长、社会发展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面对中国“超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养老成为必须迈过的坎,倒逼必养老服务提速,须抓紧时间做好准备,各种制度安排不能晚点,在各种制度顶层设计上应该提速。应尽快完善制度和调整结构要并行,为进入超级老龄社会的精细化管理奠定基础。应加快培育老龄人口的养老资产,包括人力资本和就业能力、二元结构养老金、基本医疗保障和补充健康保险、老年房产和其他资产;改善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包括代际转移支付、劳动经营和财产性收入等;此外还要采取措施提高老龄人口的购买力,包括中年养老理财和子女为老人购买服务,促进养老服务体系、老龄产业发展等。

  面对“超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中国养老金的顶层设计到了调整结构的阶段。目前我国养老保险余额近2万亿,但与企业年金4.1%的收益率和全国社保基金8.4%的平均年化收益率相比,过去10年间扣除通胀率的年均收益率却为负。养老金缺口需要及早筹划,如何缩小差距,乃是当务之急。据报道,目前我国废除“双规制”的养老金体制,不仅能平抑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仅为机关事业单位同类人员所获退休金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差距,而且能强力弥补养老金的缺口。我国有3000万事业单位职工,702.1万公务员,若按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政策规定缴纳养老金,这个群体每年可缴纳上亿元保险费,到2050年积累下来的养老金可达38万亿元。

  “超老龄化社会”需要“有备而老。”要做到早计划早打算早准备,做到有备无患。就目前的社会条件而言,政府不仅需要大力发展机构养老等社会养老方式,来补充家庭养老的不足,更要注重对家庭养老的直接支持,通过提高家庭发展能力的政策安排来加强家庭的养老功能。当然养老资金缺口,政府的“兜底”责任不可或缺,但体外“输血”的同时还必须营造养老金自身的“造血”功能。拓宽养老金投资渠道,以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等。唯有养老服务提速,才能应对“超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让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的心愿逐步变为现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