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景区门票降幅还可大些

2018-8-17 12:5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为落实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要求,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区确保于今年9月底前降低偏高的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取得明显成效,鼓励各地区根据实际情况,加快工作进度。各地区不得避重就轻、流于形式、敷衍搪塞;不得明降暗升,在降低门票价格同时,提高景区内交通运输等其他游览服务价格,变相增加游客负担。

  应该说,各地区对此没有当作耳边风,还是当作一件事在做的。一个多月来,已有多地发改委先后宣布辖区内景点门票将陆续下调。老百姓为此而欣喜不已。不过,就已经公布的一些景区门票的降幅来说,又让人们欢喜中

  不免添了几许失望。比如说,桂林市宣布从8月20日起,象山景区门票价格从现行的70元/人次降为60元/人次;七星景区门票价格从现行的70元/人次降为60元/人次;芦笛景区门票价格从现行的110元/人次降为100元/人次。武汉市发改委发布通知称,自6月1日起,黄鹤楼单人门票从80元/张,下调至70元/张;半价票由40元/张,下调为35元/张。如此等等,大都是10元、20元的象征性降价。相较于近些年的涨价幅度,可谓是“小呒见大呒”。涨价时勇猛无比,火箭式飚升,降价时却扭扭捏捏,不痛不痒,这就难于适应游客的期待与诉求。当前国内5A景区门票均价已迈入百元时代,有的门票价格甚至高达数百元,降价的空间是很大的,要让民众切实得到优惠,需要尽可能的增大门票价格降幅。

  有人以景区的“成本压力”为由,作为过去涨价与现在不能大幅降价的依据,实际上,这要看“成本”指的是什么。如果指的是要承担风景名胜的保护管理等相关费用,“压力”并不是很大的。所以会有“成本压力”,是由于大笔的门票收入“外流”了。以湖南张家界景区公布过的数据为例,在武陵源核心景区180元的门票中,除了36.5元的“资源有偿使用费”,市、区、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三级单位要提取共计51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真正用于景区的“运营维护成本”仅71元,占比不到40%。此外,市区处三级单位还提取了8元的“价格调节基金”,总计交给政府部门的费用超过了票价的一半。峨眉山景区游山门票收入在扣除相关税费等成本后的50%,需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仅2015年上半年,峨眉山旅游公司的1.8亿多元游山门票中,要支付给管委会的分成款就超过7000万元,此外还有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和风景区专项资金两项供给超过900万元。安徽某5A级景区相关负责人透露,作为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景区管委会每年需要多少经费便从下辖景区拿多少,有时并没有固定比例”。这就是说,地方政府与管理部门用“门票创收”,加重了景区的“成本压力”,使景区不得不通过维持高价来弥补运营成本。

  多数旅游景点,都是上苍与老祖宗留给我们全体人民的,具有公益性,理应为全民所享受。维护经营好这些人民休闲的场所,属公共事业。地方政府不仅不应从提高门票价格中谋利,而且应当在经济上给以必要的支持。公共财政拨付一定的资金,使广大百姓不掏腰包或少掏腰包,就能享用这些公共资产,是提高人民大众公共福利的一个重要方面。它也是公共财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一种体现。近年来,不少地方将公园由收费改为免费,走的就是这条路。这次发改委的文件强调,完善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的第一个原则,便是要坚持公益导向,“充分体现公共资源建设的国有景区公益属性”。为此就要合理界定景区的成本构成,重点清理规范地方政府有关部门或其授权管理单位在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以外,以各种形式、名义参与景区门票收入或经营利润分成,将景区门票收入用于景区以外设施建设运行维护,或将景区门票收入用于补充地方财政收入等。换言之,必须认真终结景区门票成为地方政府“提款机”的不正常现象。如此,过高的景点门票一定还可以

  大概幅度下降,则民众幸甚,喜甚。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