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医疗有标准答案,但没有最佳答案

2018-8-17 09:13: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帅 选稿:桑怡

  一则新闻,引发了争议。42岁的吴梦本身患有重度肺动脉高血压,本身不适合怀孕的她不顾医生的劝阻,执意要怀孕。同时利用自己网红身份,在网上高调宣传:若自己能够分娩成功,将能给所有的肺高压患者带来希望。今年6月,吴梦在无锡市人民医院剖腹一子,医院又给她进行了心脏房间隔缺损修补术以及肺移植术。对此,主刀医生陈静瑜却说,虽然完成了世界首例产妇肺移植手术,他却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感觉,他认为吴梦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和医生,希望这类手术今后永远不再有。(8月16日《科技日报》)

  主刀医生陈静瑜的观点基本代表了医界主流的观点,肺动脉高压是妊娠禁忌症,除此外,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还有高龄因素,是妊娠的不利因素,这些是医生们极力反对这种盲目决策的理由。

  但现在,医生们遇到了一个“顽固”的就医者,她甚至愿意付出生命冒险的代价,也要坚持自己的医疗决策。在两者的矛盾冲突面前,我们又应该怎么看这件事情?

  狭隘的做法是,因为医生可能是绝对正确的,所以病人,你当然得听我们的。甚至,连病人在网络发表——肺高压患者也可以生育的异议,也可能令医生们感到忧心忡忡,感到不可以接受。

  判断这件事情的是非,其实并不复杂。如果先放下病人、医生这些身份标签,可能有助于看得更清楚。在生死决策的事情上,一个没有精神障碍的人类个体,应该获得支配自己生命的权利和自由。作为平等的个体,哪怕我们知道得再多、力量再大,也不能说——嗨!因为我更知道,所以你一定要遵循我的意见。相反,如果因为我知道得多,我就获得了替你决定生命权,甚至有批评你的权力,那无疑是走向了另一个错误的极端。

  医生总是有一颗仁心,想给病人他们眼里最好的结果,这近乎一种职业病,带有某种强迫症的倾向。有时病人提出的决策有问题,负责任的医生自己首先会急得跳起来,这是一种行业现象。可是,病人的真正需求是什么?这一点是很少得到医者们重视的。

  回归这个新闻事件来说,如果这个患者的需求是挑战生命禁区,为了妊娠,可以牺牲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冒险妊娠是她的需求,而不是生命周期的延长。我们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诉求是不是合理的?是不是需要尊重?哪怕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根本不支持这样的冒险。

  事后复盘这个病例来看,患者成功了,挑战了诸多医学的禁忌症和不可能。但这也是医者们最担忧害怕的点,因为一次侥幸成功,只是小概率事件,不等于现象。更多人的冒险,可能意味着更高的风险,更多的牺牲。所以,主刀医生陈静瑜说,希望这类手术今后永远不再有。其实也是在履行自己职业本能的角色,强调了安全医疗的重要意义。

  医疗有标准答案,但永远没有最佳答案。医生们宛如考场上监考的老师,会去捍卫每个考场的纪律和原则,尽量去维护医场的正常秩序。当考场突然涌现出一个“坏学生”,拥有不同看法,准备挑战权威及禁区的时候,这是对控场的管理者的一次高难度挑战,我们应该怎么合法、合理、合情地去看待和处理这种矛盾冲突?

  我个人的看法是,医者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患者也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未必有对错,也不应该根据结果来判断对错,重要的是我们的规则是不是足够的文明,既有人情的考虑考量,也捍卫了法治的尊严?如果讨论仅仅停留在,谁对多一点或者错多了一点?那么这种议题是无聊肤浅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