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任仲夷:对改革有担当的领导干部

2018-8-15 09:51: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纪念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人们自然会赞誉那些勇立潮头、擎旗奋进的弄潮儿,尤其是表彰那些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领导干部。——这是我近读《岁月留迹:任仲夷》大型画传(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陡然而生的感慨。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深入改革开放,领导干部必须要有担当精神。任仲夷以他卓越的改革实绩做到了这一点,堪称对改革有担当的一位杰出的领导干部。自1980年,他调任广东“一把手”,昂立在改革的最前沿,凭借其政治勇气和智慧,“杀出了一条血路”,唤醒了这片沉睡的热土。任仲夷是为探索改革开放之路“立了大功”,但厥功却来之不易,他直面的是险滩、暗礁、阴霾、坎坷。这里不妨胪列一些往事以例证之——

  1982年1月1日,根据任仲夷的思路,特区土地管理法规出台,允许外商参与开发特区土地和缴纳土地使用费使用特区土地兴办企业。一时间“深圳除了九龙关门口仍挂着五星红旗,一切都已经资本主义化了”的质疑声此起彼伏,中央有关部门甚至还专门下发了一个《旧中国租界的由来》的白头文件;

  1983年11月,第一批“香港游”从广州出发,之后粤港交往频繁,广州歌台惊现了轻歌曼舞,街头开设了音乐茶座,男的爱穿喇叭裤、留长发、戴墨镜,女的穿高跟鞋、烫波浪头、喷香水成了一种时髦,一些外省高官出差广州,认为“广州已偏离了社会主义方向”。任仲夷则认为:丰富多彩的百姓生活是不分姓“资”姓“社”的;

  如今被誉为“改革开放的里程碑之作”的白天鹅宾馆,由港商霍英东投资。当年可遭受众多媒体的口诛笔伐,诘问:“共产党怎能和资本家签约呢?”任仲夷力排众议,力助工程上马,还应约为宾馆题词:“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意味深长;

  1980年中央75号文件明确规定:“不允许超过雇工8人的个体经济存在和发展”,个体经济头上始终悬着一把“资本主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普通农民陈志雄承包鱼塘497亩,雇请固定工5人,临时工1000个工日,引发轩然大波。任仲夷出于对个体经济的扶持,替这种新兴的经济形式正名:“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私营经济”。1987年中央发文,去掉了个体经济对雇工数量的限制,宪法修正案也增加了“国家允许私营经济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存在和发展”等内容;…….

  ——这些往事并不如烟,风吹过后了无痕迹,相反,它给当今身处改革攻坚期的人们提供了值得反思、足资借鉴的范例。

  它告诉人们,改革,无论是转变“三制”(机制、体制、制度)的社会框架,还是改变社会意识形态,都绝非一帆风顺,带来的将是旧的制度体系和旧的习惯势力的反弹、阻碍、抗衡,而且这种制度体系盘根错节,这种习惯势力根深蒂固,当初留给像任仲夷这样改革者“自由翱翔”的空间很小,如今虽说坚冰已破,航道开阔,但是,倘要深化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改革,依然是步履维艰,阻力重重;

  它告诉人们,改革没有“回头箭”。“复兴路”也罢,“中国梦”也罢,矢志不渝地改革开放是唯一的路径。目标已经明确,勇者义无反顾,即使在行进的路途中出现某些乱象、险情,也不能趑趄不前。就如1982年,广东实行特殊政策,一度走私现象盛行,高层有人藉之想调转改革开放的方向。任仲夷“二进宫”,在向中央作检讨对“走私犯罪”重视不够并申明将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仍毅然强调“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提出“三个更加”:对外更加开放,对内更加放宽,对下更加放权,胆略可嘉;

  它还告诉人们,改革大业亟需像任仲夷这样的勇者和智者。任仲夷在广东的所作所为,使得某些高层人士屡屡震怒,甚至严厉斥责:“任仲夷还是共产党员吗?”某领导在讲话中还断言:“广东已经变了颜色!”面对巨大的政治压力,任仲夷如“雪压青松不弯腰”,勇决不移,勇往直前。尤为可贵的是,这位勇于担当的改革者,依凭的是良知和睿智,使得他身处风口浪尖而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

  改革开放虽然经历了40年的路程,都它仍是未竟之业。时代造就了任仲夷,也呼唤有更多的“任仲夷”!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