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效果有限”的“鼓励生二胎”远远不够

2018-8-13 09:13: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东阳 选稿:桑怡

  延长产假、提供购房补贴、增加生育津贴……全国多地相继出台二孩生育鼓励政策,引发生育问题新一轮热议,全面放开计划生育的呼声也再度高涨。不少观点认为,鼓励政策的背后是对“少子化”的担忧。中国人口发展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认为,从国际经验看,鼓励政策实际效果有限,社会期望不能过高。(《新京报》8月12日)

  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我们生育政策调整后,全国2017年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增加162万,这显然低于国家有关部门的预期,更验证了此前“一放开(二胎)就乱”的观念是极其错误的。更重要的是,2017年全国一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减少249万,二者相抵,造成“总和生育率”提升不明显。

  要知道,作为“一国或地区妇女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量”指标,国际上认为这一指标达到2.1才是一国实现和维持代际更替的基本条件,而我国则多年一直在1.5至1.6之间,即使是在“全面二孩”后的2017年,这一指标也只是1.7。而现在出台“鼓励生二胎”政策的辽宁省和湖北宜昌市,2015年总和生育率仅为0.9和0.72,属于1.3以下的“极低生育率”,对人口更替和未来发展显然构成严重威胁。即使出台了“鼓励生二胎”的一系列政策,但从当前情况及国际经验看,实际效果有限,显然不能寄予太多期望。

  正因此,“全面放开计划生育”的呼声正在日益高涨,这一呼声,有关部门显然不能再像前些年人们要求“放开二胎”时那样保守谨慎,最终将这一政策一拖再拖,让尚具生育期、最支持“放开二胎”的不少60后、70后最终丧失了生育机会,而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正处80后,因为“先天”的“独生观念”,他们对“生育二胎”的观念则根本没有那么强烈。

  因此,国家有关部门必须尽快对“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开展深入调查研究,包括一系列配套政策的研究制订,确保早一天出台政策,迅速扭转当前我国“总和生育率”较低的被动局面。正像有专家所言,“生娃是国事,而不只是家事。”

  有研究表明,经济压力是影响生育二孩的决定性因素,其次为教育压力和照料压力。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看来,养一个孩子尚属不易,再生二胎甚至更多孩子,简直不可想像。更重要的是,我国育龄妇女中20至34岁生育旺盛年龄人群已由2000年峰值时的1.66亿降为2010年的1.61亿。尤其是随着60后、70后逐渐退出育龄期,第一代独生子女成为生育主体,育龄妇女人数还将不断减少。

  同时,人们生育观念也在全面改变,很多年轻人早摒弃了“多子多福”、“传宗接代”、“养儿防老”观念,取而代之的是“少生优生”的社会主流观念。在多重因素制约下,即使一些地方出台政策“鼓励生二胎”,但其配套政策恐怕也是一时难以奏效,整体效果自然会大打折扣。一个最典型的事实是,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在优质的幼儿园、中小学校新生开始报名的时候,有多少家长不是半夜排队等号,如此“一位难求”现状,吓退了多少人“生育二胎”的想法?

  显然,各地出台的鼓励生育二胎政策,确实没有切中要害:因为政策根本解决不了人们担忧的经济压力、教育压力和照料压力难题,而这些,才是人们活生生的现实生活,才是决定人们是否生育孩子的根本因素。当前政策体系却是这样的,一边是严格限制生育三胎,另一边却是出台政策鼓励生二胎,正如专家所言“一边捆着你,一边鼓励你,这有什么意义呢?”那么,在多重生存压力、人们观念转变等诸多因素下,彻底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到底有多大的可行性?是否早一点开展调查研究?要知道,任何一项政策总是有滞后性的,晚出台一年政策,就意味着有成千上万人会受到这样那样的影响,在低生育意愿与高生育成本叠加出现的今天,这些人受到的影响,不仅仅是“个人私事”,而且还是“国家大事”,是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国家大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