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打针输液60元起” 呼唤“一毛九处方”

2018-8-10 09:13: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吕可玫 选稿:桑怡

  8月7日,据有关网络媒体报道,纳雍县雍熙街道公园社区卫生服务站玻璃门上粘贴“打针输液请进60元起”纸样,引起网民关注,纳雍县卫计、物价、市场监管等部门立即组织开展调查。经查,该卫生服务站属县卫计部门批准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尚未发现存在抬高药价违规收费的行为。(见8月9日的中新网)

  “打针输液60元起”,不存在违规收费行为,但这告示本身就存在违规行为。试想,不管什么病打一针都要收60元以上的费用,难道59元就不能打一针?可见,这种医疗“最低消费”经不起推敲。何况,《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消费者享有公平交易权。凡“最低消费”的格式条款不仅违背了消法,还违背了《价格法》、《反不正竞争法》等法律法规,理应取缔。

  “打针输液60元起”,让笔者想起了“看病贵”。试想,如果都像这样,那么做CT、做手术等要多少元起呢?不管多少元起,最关键是看卫生服务站,特别是公立医院和医生到底是为了谁?是“一切为病人服务”,还是“一切为人民币服务”?

  如此追问,让笔者想起了近日河南焦作市的“一毛九处方”。面对小孩满脸出现红色丘疹,赵医生没有要求进行物理检查或血液检查,查过敏源,也没有开外用药物,对孩子脸上局部清洁,涂抹软膏,以减轻小孩不适感,而直接开了“一毛九处方”,把小孩的病治好了。这样完全为病人着想,真正悬壶济世,才获得了“医界良心”的称号。试想,如果该卫生服务站具有赵医生这种悬壶济世的职业道德和操守,打一针该多少钱就多少钱,肯定不会出现这种“霸王告示”。

  长期以来,看病贵一直困扰着广大病人。比如,一个小感冒少则花个上百元,多则上千元,导致“小病大治”,开“大处方”、乱检查、乱开药泛滥,群众抱怨说:“脱贫三五年,一病回从前。”其根源在于医院没有摆正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过分强调了经济效益而忽视了社会效益,习惯于把处方权与医生的经济利益挂钩,给医生下达“创收”任务。于是,医生们为了保工资和多拿“提成”,被迫放弃职业道德,从患者身上“榨油水”,导致医生悬壶济世的医德医风成了一句美丽的谎言。

  事实上,医院的宗旨是救死扶伤,“一切为了患者”,理应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即坚持社会公益性,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而让群众能看得起病,看病尽量少花钱,才会体现出医疗界上的社会效益最大化。从这个角度上讲,无论是医院还是卫生服务站都不能在病人身上打“歪主意”,不能开“大处方”,搞乱检查、乱开药,理应像赵医生那样做病人的“贴心人”和“保护神”,该开“小处方”就得开“小处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