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近视率纳入政府考核重在抓好落实

2018-8-4 10:08:1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日前,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方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方案提出,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到2030年,实现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秀率达25%以上。(8月3日《人民日报》)

  全国首份系统研究视觉健康的白皮书《国民视觉健康》显示,近视已经成为我国的“国病”:我国5岁以上人群中,每3个人就有1个人是近视。白皮书指出,如果不能采取有效的政策干预,预计到2020年,我国5岁以上人口的近视发病率将增长到50.86%至51.36%。通过数据对比不难发现,北京市的近视率不但超过既有的全国平均水平,更超过了预期可能出现的发病率水平,近视程度已相当严重。

  如此高的近视率,如果不实行全面的干预,情况将会加剧恶化。造成学生近视的原因有很多,集中表现在迷恋电子产品,写字坐姿不正确,握笔姿势不正确,长时间用眼中途不休息,缺乏体育锻炼以及挑食等。无论是主观性的用眼习惯不好,还是被动型的学习负担太重,学习时间过长等,都需要外力的引导与干预,达到既要治标又要治本的目的。

  如此情况下,对孩子视力实行分级管理,并纳入政绩考核是必要之举。分级管理是精准化和科学化的必然选择,解决了如何干预的问题,而政绩考核则为了解决“谁来实施”的主体责任问题。相比较而言,中小学生体质健康将纳入区政府绩效考核则抓住了问题的牛鼻子,为各种干预措施的执行和综合机制的建立,解决了最核心的问题。

  不过,要想让政绩考核发挥指挥棒的功能,离不开细则的制定和配套措施的落实,否则考核就容易流于形式。早在2009年,教育部就做出了“将包括视力状况在内的学生体质状况纳入衡量学生综合素质的标准”的规定,2012年,北京市委市政府计划从当年起将“中小学生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及格等级以上比例”列入了《北京市区县经济社会实绩考核指标评价体系》,作为对区县政府绩效考核的指标之一。学生视觉健康作为整个体质情况的一部分,只有囊括在内才能避免“挂一漏万”,避免顾此失彼而无以全面兼顾。

  就现实来看,预防学生近视或者减轻近视程度,有不同的环节和技术要求,比如日常学生用眼习惯的规范、视力的保护、行为的矫正,加强体育锻炼等,从长远来看,把学生课业负担真正减下来,既可以让孩子的用眼的时间得到控制,又可以使其腾出更多时间从事体育锻炼,把学生从持续的用眼环境中解放出来,预防和干预机制的功能才能发挥到最大化。

  在长期的路径依赖和风险焦虑下,很难将设计的措施落到实处,虽然加强体育锻炼、增强学生体质已引起各方重视,并将体测纳入中高考成绩,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惧于出现各种意外,非但未能加强孩子的体育锻炼,而是反向而行,将孩子“圈养”起来。一些学校因害怕出事,不但取消了长跑、单杠等动作剧烈的项目,还不允许学生下课后到操场玩耍,采取了“鸵鸟政策”。政绩考核的顶层设计已然明确,但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依然面临执行难、考核难、落实难等诸多问题。再加上缺乏具有操作性的考核细则,加之没有第三方的评估和认证,政绩考核要发挥作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现实来看,明确了责任之后,还应尽快建立评估、考核和保障机制,既要明确各个环节的责任,又要为其建立保障机制,降低工作风险和减少后顾之忧,最终才能建立“政府负责、部门协作、师生参与、家校合作”的中小学生视力不良防控工作制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