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值得期待

2018-7-28 10:41: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左崇年 选稿:王永娟

  据悉,河北省有1100多万中小学生,为有效遏制学生欺凌事件发生,建立健全省、市、县、学校四级学生欺凌防治工作责任体系和制度体系,河北省教育厅还要求各中小学每学期至少开展一次学生欺凌专题教育,结合思想道德教育、法制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普及防治学生欺凌知识和反欺凌技能。根据要求,9月30日前,全省中小学均将成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明确学校相关岗位教职工特别是法制副校长或法制辅导员防治学生欺凌的工作职责和具体任务。(7月27日澎湃新闻)

  河北要求全省中小学国庆节前成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这是可喜的信号!

  毋庸讳言,近年来,各地校园欺凌数量、形式愈发多样,性质亦呈恶劣倾向。其暴力程度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与焦虑。与成年人间的暴戾斗殴相比,发生于中小学生群体间的“校园欺凌”现象,更让人揪心与愤慨。“校园欺凌”事件频发,已经超出了公众的想象,频频上演的校园欺凌事件中,有个共性问题:施暴者和受害者多为未成年人;施暴手段残忍。故此,如何辨识校园欺凌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算术题了,校园欺凌亦不再是法外之地。

  为何校园欺凌事件频发?从人类学视角看,人类脱胎于动物界,而动物行为学家揭示出,好斗是动物的天性,在这方面,人类也不例外。据报道,青少年犯罪占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这个数字令人吃惊,而且近年还呈现上升的趋势。尤其是近几年来青少年犯罪在呈现出新特点,那就是低龄化、暴力化、团伙化,手段成人化,以及女性青少年作案增加,这些新问题的出现,值得高度关注。

  本是接受学习和教育的神圣殿堂,本是美德引导和养成的地方,为什么成为暴力之地,让青少年“恶向胆边生”呢?尤其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如此暴戾事件一再上演。从社会学视角看,学校与其他社会机构一样,处于初步社会化阶段的学生之间也会基于阶层、地域、兴趣、偏好、成绩等因素而形成各种亚文化群体,这些群体会对个体成员造成一种顺从的压力。分析原因,社会学校家庭教育的缺失,一方面,如今的中小学生,大多是独生子女,由于家长的过分溺爱,许多孩子是非不分,形成了自私、冷酷的性格。有些家长怕孩子吃亏,向孩子灌输以牙还牙、以暴制暴等错误观念。另一方面社会上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弱肉强食”的社会风气影响,在学校也形成一种“大鱼吃小鱼”,凌强欺弱的态势。顺从者可以获得一种身份认同和安全感,而不顺从者则容易受到排挤、攻击乃至身体伤害,而亚文化的存在则是源于主流文化的弱化甚至缺席。

  校园暴力事件频发,意味着道德和法律的规范对这些学生都失去了制约作用;意味着道德和法律规范在一定范围的解体“塌方”。再者校园欺凌等暴力事件发生后,往往只进行简单的教育,而没有进行深层次原因分析和疏导,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依法处理上往往是因为是未成年人而网开一面,这样的处理方式,很容易在未成年人中产生无所畏惧的心理,从而“效仿”,让施暴者更加无知者无畏。校园霸凌现象的大量发生说明,过于追求功利化目的的学校教育在主流文化、价值观的塑造上存在严重缺失。多年来,不同部门从各个视角对“校园欺凌”及相关概念做了不同解读,但语意模糊、界定不清,统一性权威界定并未形成。

  “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值得期待。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有了专门的组织来管校园欺凌这件事,对于防止“校园欺凌”是大有裨益的。但是“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并不是成了个组织挂个牌子了事,关键是如何发挥“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的作用至关重要,下一步是如何抓案落实,同时需要配套措施跟进,尤其是要要走出人治的怪圈,向法治转变,依法治理“校园欺凌”,应让“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发挥应有的效用,而不是成为墙上画虎不咬人。这是问题的关键。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