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官场上的“风月宝鉴”

2018-7-23 13:58: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大凡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晓曹雪芹描述“风月宝鉴”的情节。这“风月宝鉴”颇为神奇,正反两面照出的人形迥然不同。且说贾瑞迷上了凤姐,单相思害得他神情恍惚,一病不起。道人送上“风月宝鉴”,正面照出的是,凤姐穿花拂柳、满面含笑地走来与他幽会,反面照出的则是骷髅一个,森森可怖。道人关照贾瑞:只能照反面,虽恐怖但救命;绝不能照正面,虽有佳丽依偎,但死路一条。痴迷的贾瑞置若罔闻,光捧着“风月宝鉴”的正面照看,完全拒绝其另一面。结果是:精竭体衰,一命呜呼!——同一个凤姐,一俟“风月宝鉴”照看,判若两人!

  常言道:文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往往是现实生活的折射。《红楼梦》描写的“风月宝鉴”现象竟会显现在现实社会中,不过它已由大观园移到了当下的官场,它所照看的对象是盘踞在某些领导岗位上的大大小小的党内腐败分子。

  官场上的“风月宝鉴”同样有正反两面。某些党内的领导干部在这一“风月宝鉴”里,正面显露的是清正廉洁,“人民公仆”,而其反面呢,则是贪渎、腐化,十足的伪君子。因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的广东省阳江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乐荣即是一个显例。

  据江门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3—2017年期间,周乐荣利用其担任阳春市市长、市委书记,阳江市市长助理、副市长、市委常委、统战部长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周乐荣堪称货真价实的党内腐败分子。然而,在落马前,周乐荣向公众展示的却是“风月宝鉴”的正面形象——“焦裕禄式领导干部”。2003年6月,周乐荣出任阳春市委书记,上任第三天即自费乘飞机北上兰考,虔诚地参观焦裕禄纪念馆、拜谒焦裕禄墓;从兰考回来,他立即召集市委全会,大谈学习焦裕禄的体会,信誓旦旦地宣称:“决心以焦裕禄为楷模,一辈子为人民服务!”他命令市政府礼堂连续三个晚上放映《纪念焦裕禄专辑》纪录片,还组织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观看电影《焦裕禄》。——俨然一副追慕焦裕禄的作派!在周乐荣办公室里,始终悬挂着一块上书“民在心中”的牌匾,还摆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存放着一块苍黄色的石头,系着红布,上写:“周乐荣书记留念。山坪镇黄垌河村全体村民”。据说当年周乐荣为此村建桥修路,功德无量。倘若人们光是照看“风月宝鉴”的正面,那么,周乐荣似称得上“为政清廉、心系民众”的当代“焦裕禄”呵!

  官场上的“风月宝鉴”照见的是诸如周乐荣的人格分裂。医学上确有“人格分裂症”的名词,如果说医学上的人格分裂症是带有不由自主特点的病患,那么,政治上的分裂人格则是有意识的行为,即自觉地将为人处世的方式进行区别对待,受利益驱动而做出的目的性选择。这种人格分裂充斥着丑恶的目的、肮脏的动机和卑劣的手段。“周乐荣”们以虚伪为本质的演技,表演着“天使”与“魔鬼”的双重角色。经过官场历练,这些人已成为“高明”的精算师,不仅善于适时制造民意,精准利用舆论,塑造“廉”“能”的形象,更会在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不失时机地大搞钱权交易,满足自己的贪欲。

  诸如周乐荣那样的贪官,分析其“成长”(常有“带病提拔”的迹象),一般需要三个条件:一是其内心深处埋藏着自私和贪婪的种子;二是其经过投机钻营,得到了贪占的权力和机会;三是其屡贪屡得,虽然贪婪成性,却巧于伪饰,精于作秀,得以暗潜。——善良的人们往往偏信于“风月宝鉴”的正面而轻忽(甚至压根儿就没有照看)其反面。一方面贪官处心积虑百般掩盖其劣迹,将“风月宝鉴”正面表现得极致,光亮耀眼,给人以假象;另一方面,人们轻信其显露于“风月宝鉴”的正面形象,却忘却甚或放弃对其反面的照看,结果是“周乐荣”们越贪越升,越升越贪。

  《红楼梦》中的道人奉劝贾瑞不要被“风月宝鉴”的正面所迷惑。我们谈及官场上的“风月宝鉴”,不止是不要被其正面蒙骗,更要照透看穿其反面。强化制度的约束乃是正途,比如完善干部考核制度,推进官员财产公开,防范官员亲属子女以权谋私,此外,还要畅通民主监督渠道,合理划定民主推荐、民意测评的范围,重视民间举报等等。唯有如此,“周乐荣”们的“天使”伪装才会早日被撕破,显露其“魔鬼”真相,还一个清明的政治生态。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