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闻记者不妨有个“第二专业”

2018-7-22 09:4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先说点题外的话。

  唐振常先生是我尊敬的一位新闻界前辈。他曾担任文汇报文艺部主任,也是洁人兄在文汇报工作时的顶头上司。唐振常先生在一篇回忆名记者黎澍的文章中曾谈及,在解放前,黎澍是办报好手,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能把一张报纸班办得极为出色。全国解放至1955年专业从史学之前,他对新中国新闻出版事业的贡献,亦为人所共知。在1988年黎澍去世时,新华社所发的讣告,称他为新中国出版事业的开拓者。但是,唐振常先生在《痛定思黎澍》一文中写道:“他仍似乎是开玩笑地对我不止一次分析过新闻记者的归宿。他以为记者如果不努力充实自己,只以为靠一支笔无事不可为,最后会归于空虚。他以为记者还应该另有专业(他并没有称之为第二专业),那就是或从事文学创作,或研究历史。否则,只能是一个新闻事业的管理者。”黎澍践行了自己的主张。他后来从写新闻、办报纸转为治史,成为一位著名的、杰出的历史学家,曾长期担任《历史研究》的主编,并创办《中国社会科学》,著有《辛亥革命与袁世凯》、《辛亥革命前后的中国政治》、《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文集)、《历史的创造者及其它》等重要历史专著。唐振常先生回顾黎澍后半辈子经历,不无感慨地写道:“当年邓拓要他到人民日报去帮忙,听说还为他准备了办公室,他没有去,我想,应予庆幸。”我对这几句话的理解是:如果黎澍去了人民日报,中国也许就少了一位杰出的历史学家。

  唐振常很赞同黎澍的观点,他和好朋友黎澍同途同归。他初入《大公报》,后进《文汇报》,写得一手好文章。唐振常毕业于燕京大学,学贯中西,博古通今,新闻、通讯、评论,无不信手写来,倚马可待。一篇1000字的“闻亦步”(文汇报的著名评论专栏),他一挥而就,边写边付排,排成清样,略易数字,次日见报。他写回忆文章,白话穿插文言,独具一格,文情并茂。这位文汇报的首席才子,也有“第二专业”。其“第二专业”是精于美食,著有多种饮食小品文集。友人复旦大学教授谭其骧曾分析其独特优势:“从小有吃——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会吃——亲友中有张大千等美食家;懂吃——毕业于燕京大学,有中西学根底;有机会吃——当记者游踪广,见的世面大,吃的机会多。”唐振常先生闻言大笑,深以为然。在做文艺部主任之余,第三职业是写电影剧本,写成《球场风波》,1957年拍成电影,却引出电影界的一场风波。唐振常更喜欢研究历史,可谓是“第四专业”。“四人帮”肆虐时,在上海戏剧学院资料室坐冷板凳,却为研究上海史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四人帮”粉碎后,旋即跳进史学界,任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他的传世之作不是他的新闻作品集,而是《章太炎吴虞论集》和《蔡元培传》。我写《中国杂文史》出版后,奉上一册请唐先生指正。他很高兴,对我说:“新闻记者倘无专长,到老了,顶多做个旧闻记者,别的什么事都做不了。”我也深以为然。

  兜了一个大圈子,回过头来说说我的朋友徐洁人兄。

  我和他在文汇报共事近40年。他比我年长13岁,年轻时,在圆明园路的文汇报旧址办公。洁人兄跑文艺新闻,我写政论,工作上有过交集,但对他的艺术上有一技之长,我知之不多。原来他在跑文艺时,和画家打交道之余,自己也爱上了画图,业余作画数十年。他擅长于中国画,退休后,由业余转为专业,每天作画,画艺大进。去年,上海书画出版社为他出版了《徐洁人山水画集》,收集了近几年来的数十幅山水作品。书画界的朋友认为,徐洁人的山水画,达到了专业画家的水平。他也画油画、水粉画,请看作于2017年10月的一幅水粉画《金秋》,秋色瑰丽,夺人眼目,山区一角的风情,淋漓尽致。同一年秋天创作的另一幅《活泼的秋天》,描绘了在烂漫秋色下,迂回山泉穿石而下,活泼欢快,似带着旋律,走向人间。洁人兄作这几幅画时,已90高龄,但依然思路敏捷,笔下生辉,笔下见情。

  这再次证明了:记者在职时有个“第二专业”,好处很多。这不是“不务正业”。副业和正业,有时可以互补,有时还可以互动。在“正业”无事可“务”之时,或在退休之后,就可以驾轻就熟地另行开辟一片新天地,可以另有作为。不止于落到黎澍先生所说的“归于空虚”的地步,也不会产生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惆怅。洁人兄现在仍外出旅游,带着纸墨画笔,随意作画,养性怡情,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不亦乐乎!留下的画作,可是一笔不菲的精神财富。

  有趣的是,洁人兄的儿子徐向东,从小也爱画画。开始的画布是墙上的糊壁纸。他的“处男作”是阿尔巴尼亚电影《宁死不屈》镜头中的一队人马。尔后,向东又成西郊公园动物园的常客,时时蹲在野兽笼子面前画动物速写。在他的身后,拥着一群看客,关注着这位少年画家。洁人为儿子买来了画册、石膏像,经过多年的努力,徐向东自学成才,成为业余画家。

  阿东长大了。他大学文科毕业后,进入《联合时报》当了记者,和洁人成为“父子记者”,一道采访,成为新闻界的美谈。更有趣的是,他早早地继承了老爸的“第二专业”,在《新民晚报》、《文汇报》上不断连载漫画作品。向东一表人才,又聪慧幽默,很快成为小有名气的漫画家。上海书店为他出版了《自说自画》漫画集,许多作品画风简约,含义深刻。如《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若为自由故》,都独具一格,引人注目。这本《自说自画》画册首发式放在工人文化宫,读者都想先睹为快,签名售书,挤破了玻璃墙。徐向东的漫画还被印上了“文化衫”,青年们的胸口印着向东的漫画,招摇过市,成为当时马路一景。他还为淮海中路一家饰品店画过一幅《黄果树瀑布》,装点了殿堂的一堵墙,招徕许多顾客。在多点作画这方面,徐向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以后虽钟情于电视业,担任东方卫视的副总监,近年又与友人创办灿星制作公司,任副总栽,但他对于美术的爱好,兴趣未减也成为新闻工作者从事“第二专业”取得成功的又一实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