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个税超收720亿,说明个税仍有很大减税空间

2018-7-16 11:33: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盘和林 选稿:桑怡

  据财政部网站披露,2017年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年初预算数为78612亿元,决算数为81123.36亿元,为预算的103.2%,比上年增长7.1%。个人所得税预算数为6400亿元,决算数为7180.73亿元,为预算的111.2%,比预算超出720.73亿元。

  笔者认为,当前已经确定个税改革,个税起征点等仍在征求意见,而2017年的个税超过预算,比预算超出720亿,说明个税仍有较大减税空间,尤其是个税应在调节收入分配、缩小收入差距等方面体现出税收的“反哺”目的,应通过进一步提高个税起征点、加大抵扣力度等改革来真正降低民众的税负水平,这也是回应民众关切的体现。

  个税发挥“削,减,补”作用,有效促进社会公平

  个人所得税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保障,在许多发达国家中,个税是重要税源之一,在整体税收收入中比重远远大于我国,这将是我国税制发展的一个方向,而且,由于个税与工资相挂钩,征收程序较为简单,征收过程更清晰,是征收效率最高的税种之一。

  个税更重要的作用体现在调节收入分配上。根据国务院数据统计,我国基尼系数依然高于0.4的国际警戒线,存在收入分配不合理的现象。

  而个税的作用就是通过收入再分配的手段,调节过高收入,缩小收入差距。主要体现在“削”,“减”,“补”三个方面。“削”,就是能够削减过高收入水平,缩短收入级差,促进工资收入机制趋向合理,稳定经济平衡;“减”体现在能够降低中等收入阶层的税收,减轻中等收入人群的经济压力,增加可支配收入;而“补”则体现在通过将税收与转移支付相结合,给低收入人群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提升公共服务水平等。

  个税收入增多,呼吁起征点上升,5000之上尚有余地

  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收入水平不断上升,2017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25974元,比上年名义增长9%,中位数22408元,增长7.3%,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4620元,增长8.7%。可见,经济发展已经使得我国个税税基扩大,从近几年个税税收额度的增长也可看出,2017年全国个税收入11966亿元,同比增长18.6%,而2013年的个税收入仅有6531亿元,总体增长幅度达到了83.2%。

  居民不断上升的收入水平和不断增多的个税收入所对应的却是,我国基尼系数依然没有明显下降,根据国研网公布的数据,2016年和2017年基尼系数依然高于4.4这个国际平均水平,这些事实说明,我国原有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已经难以满足收入再分配的要求,个税起征点上涨幅度远远落后于居民收入水平上涨幅度,反而让更多的中等收入水平人群承担了更多的税收压力。

  随着居民收入的上升,我国中等收入阶层的居民数量在不断地增多,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布的《中国消费趋势报告》中显示,我国中产阶层人口增速已经达到了10%以上,家庭月均可支配收入在5200元至8300元的人群,占比达到了28%,而这一部分,就属于新兴中产阶层也可称之为上工薪家庭,依照最近盛传的5000元起征点,这一阶层的所有人群都将被纳入个税征收群体,这样偏离了个税设置的目的,我们应当降低中等收入水平身上的压力,缓解他们的税收负担,可见,即使是5000的个税起征点,仍然有上调的空间和余地。

  个税应体现“反哺”,起征点需精确测算

  此次税收征求意见,引起了群众的热议,很多公众都不满足于拟定的5000元个税起征点,不少人甚至放话,认为个税起征点应当提升至10000元。从2017年个税个税超收的角度来说,显然个税仍有较大减税空间。

  不过,起征点究竟落在5000--10000元,抑或更多,不能拍脑袋想当然来定。

  一方面起征点并不是越高越好是社会共识,太高可能使得高收入阶层所获得减税的“红利”大于中低收入者,这是不符合个税调节收入分配改革目标的;而且,过高的个税起征点也与税收“普遍纳税”的原则相违背。当税收起征点过高时,会使得纳税群体人数下降幅度过大,而非纳税人口将会膨胀,这反而不利于税收公平。

  税收的目的是反哺,个税起征点的作用是削减过高人群的收入,减轻中低收入人群的税收压力,促进社会更加公平。同时,这个削减也要有合理性,一方面是税收作为调节工具、社会公共品投入来源之一,并不是越低越好,另一方面,税收绝不能演变成对人民财产权利的无偿剥夺,无论是中低收入阶层还是高收入阶层。

  正如那个形容税收典故,征税是一门拔鹅毛的艺术,既要拔更多的鹅毛,又不让鹅痛苦的叫唤。个税也是如此,虽然说高收入确实应该交更多的税,但也需要防止影响到初次分配--按劳分配的激励作用,高收入群体纳税过多,影响他们积极性,也是降低社会生产率的,比如高学历、科研工作者群体。因此,可以说,当前个税起征点,仍然存在着上升空间,但上升幅度还需精细化计算,遵循适度原则。(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