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了保护“小鸟天堂”

2018-7-15 10:42: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王永娟

  江湛铁路(广东江门至湛江)于7月1日正式通车。作为粤西联通珠三角的首条快速通道,江湛铁路是我国“八纵八横”高铁网中沿海快速铁路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打破了粤西地区的交通瓶颈,加速这一地区的开发,为“一带一路”建设注入了新的血液和活力。

  这条铁路在江门段的新会城区以南10公里的天马河村河心沙洲上,有一个中国最大的天然鸟类栖息区域,以各种鷺居多,还有稀世的丝光椋鸟、大山雀、白胸翡翠、珠颈斑鸠等40余种鸟类3万多只。1933年,巴金到此一游引发感慨,写了散文名篇《鸟的天堂》。1984年,允当地政府的恳请,巴金亲笔书赠四个大字:“小鸟天堂”。据说500多年来,在当地民众心目中,天堂之鸟都是神鸟,乃吉祥之兆和天佑福缘,遂立下不准擅入林地、禁止打鸟捕鸟的族规,此俗一直传承至今。这回建造江湛铁路,必经此地。为了保护“小鸟天堂”,不使列车的声光惊吓、干扰鸟们的生活、休闲、繁衍,铁路部门投资1.8亿元建造全球首例全封闭声屏障,列车以“静音模式”悄然驰过“小鸟天堂”。

  据《中国大百科全书》介绍,鸟类的出现可以追溯到侏罗纪(距今为14亿年)的始祖鸟。随着漫长岁月的推移,至今鸟类已繁衍千万种,或呢喃于屋檐,或啁啾于枝头,或啼叫于林间,或翱翔于云天,它们与人类相伴,与动物、植物共存,形成了一幅“万物霜天竞自由”的寰宇画卷。鸟类与人类天然地有着共生共存相依为命的自然因果关联,保护鸟类就是保护自然生态,保护自然生态,就是保护人与自然和谐,就是保护人类自己,这业已成为现代文明的一种共识。

  毫无疑问,作为“万物之灵长”(莎士比亚语),人类是宇宙历史进化出的高级生物,他们的生存权是天赋的,他们有权发掘自己的智力以发展文明。然而,人类的智力却给鸟类乃至整个生物圈带来了致命的危害。人迹罕至的地方越来越少,人类的活动把孵化鸟蛋的芦苇湿地变成了农田,飞禽被驱逐得无家可归;林立的烟囱、腥臭的河沟、堆积如山的垃圾破坏了诸多候鸟的“导航”意识;农药的大量使用,给鸟类繁衍造成灾难性的影响;森林的大面积砍伐,使鸟类失去了一个个天然的栖息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以蒸汽机发明为标志的工业革命飞速发展,鸟类的命运更是每况愈下。美国学者艾伦?韦斯利在《没有我们的世界》一书列举的诸多事例足以证实这一点。兹举二例:一,发射塔的电磁场破坏了大量候鸟的导向系统,它们像飞蛾扑火般涌向灯塔,而灯塔的张索则成为这台巨大鸟类绞杀器的刀刃;二,鸟类不懂得高楼大厦安装的玻璃不可以通过,每年有10亿只鸟因撞上玻璃而折断脖子。人类由野蛮进化为文明,而鸟类在这一文明的进程中却惨遭灭顶之灾,这还能是科学意义上的“文明”么?

  今人丧失与鸟类的亲近能力,表现出他们心灵与自然关系之“主”与“客”的分立,这有悖于古人“天人合一”的理念。自从人类在诸生物类中崛起,人以其理性为工具,与生物的竞争就不再平等了。其实,大自然的“生物链”任何环节的断裂,都会造成难以预料的灾难。良性的生态大循环本身就是至高无上的大善大美!创立敬畏生命伦理学的施韦泽说过:“敬畏生命的伦理否认高级和低级、富有价值和缺少价值的生命之间的区分”。生命都是同质、平等的,凡是生命都值得敬畏,虽说鸟类相比人类,更为渺小,但它们是地球上与人类同样须臾不可或缺的生命物种,倘若失去了鸟类,失去了各种流韵飞响,地球岂不显得沉寂?自然环境岂不陡然失衡?人类岂不感到单调乏味?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说:“对于人性,道德上的真正考验、根本性的考验,在于如何对待那些需要他怜悯的生物。”积数亿年之功所育的鸟类正需要人类怜悯并加以保护的生物之一。江湛铁路投资1.8亿元建造全球首例全封闭声屏障以保护“小鸟天堂”,正是基于这一理念的理智认识:人的生命运动与鸟的生息之地谐于一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