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暑假第三学期”是如何炼成的?

2018-7-7 09:44: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叶祝颐 选稿:桑怡

  “暑假要泡在培训班了!”“今年暑假,妈妈说我只有两天出游的时间!”这是来自两名小学生的声音,面对两个月的暑假,他们更多的是忙碌。7月5日起,杭城中小学正式开始放暑假。然而,有的孩子暑期培训班从6月29日的期末考试结束后就开始了。(7月6日澎湃新闻)

  孩子们好不容易盼来暑假,却被父母送到各种培训班。本该属于孩子们放松身心、增长见识的暑假俨然成了第三学期,孩子们能不吐槽吗?

  我曾看过一则消息,说的是科威特教育部规定,中小学生的书包重量不能超过0.5公斤,加上书本总重不能超过2公斤。而有调查显示,我国小学生的书包重量平均3.5公斤,初中生书包平均重5.5公斤,有的学生还用起了拉杆箱。学生不仅在校时间长,体育锻炼时间少,节假日还被迫参加学校组织的补课与家长安排的各种培训班。孩子们没运动,没娱乐,没假期,没童年,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确实相当严重。

  补课歪风误导了孩子,加重了孩子的课业负担,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不少社会有识之士都认识到了减负的重要性与迫切性。教育部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出台了不少减负令。应该说,在教育部门的重视下,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状况也有所改观。但学校对减负到底会重视到什么程度呢?他们抓减负的热情会超过抓升学率吗?再说,学校不抓升学率了,家长也未必买帐。因此,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出台多少减负新规,发布多少次禁补令,而在于创新教育评价机制,落实减负政策措施,掀翻压得孩子喘不过气来的沉重书包,切实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

  其实,教育者对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危害不是不懂,为孩子减负的办法并非没有。从中央到地方都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推进减负政策。禁止有偿补课,改革中考、高考制度,取消小学统考环节,规定作业量,要求小学生不留书面作业……教育部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描绘的减负愿景都很美好,但是减负愿景再美好,关键还在落实。如果没有配套措施跟进,再好的减负愿景也可能变调走样。

  正如某地教育局官员所言:“由于减负牵涉的问题和环节涉及到教育最深层的内核和导向问题,改革起来相对困难。”在优质教育资源尚未大众化、还要依靠考试成绩选拔人才的当下,孤立地谈给孩子减负殊为不易。不仅是学校与老师不愿意“减负”,家长也普遍只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身体方面只考虑增加营养,至于孩子的课业负担,即使家长心疼孩子太苦太累,嚷嚷为孩子减负,但是为孩子的前途着想,除了代替孩子背书包以外,并不愿意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尤其在寒暑假,即使教育部门规定老师少布置作业,不补课,家长也会主动给孩子买各种学习资料,送孩子上各种培训班。一道道减负令的实际效果被应试教育消弭得所剩无几。尽管教育部三番五次发布禁补令,但是,补课歪风依然屡禁不止。在我看来,当前补课泛滥,一方面,牵涉的学校与教师比较多,法不责众。另一方面,在分数论英雄的现实面前,教师不想补,家长追着补。学校不补,社会培训班去补。在优质教育资源尚未大众化的今天,孤立谈禁止补课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社会机构举办的假期培训班受青睐,暑假沦为第三学期就是佐证。

  面对暑假成为第三学期的沉重现实,如何减负是一个具有技术含量的问题。给孩子减负如何契合教育现实,减负指标如何执行,如何监督与问责,都应有周到的制度安排。除了出台禁补令、减负令以外,教育部与地方教育部门不妨取消升学率考核模式,改革教育评价手段,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营造公平的教育环境。只有素质教育深入人心,教育资源配置均衡,才能让家长消除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心态,学校才能体会到给孩子减负的好处。切实转变教育理念,减轻孩子的课业负担,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成长,愉快地度过童年与青少年时光,有很多事情要做。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