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今天,我们怎样更好地“横向比较”

2018-7-5 09:22: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桑怡

  七一党的生日,微信上也热闹,祝贺生日的微信“表情样式”丰富多彩,很是高兴。收到一个有文字的祝贺微信,自豪地写着“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真的不容易”,以后是一系列的排句:国力要和建国几百年的美国比,福利要和全球最好的北欧比,环境要和独一无二的加拿大比,机械制造要和世界第一的德国比;华为要和苹果比,联想要和IBM比,汽车要和日本比,C919要和波音比……一个国家的制造同全球的高端比,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在建国不到70年的时间里,冲破各种封锁,靠自己的努力,有哪个国家而能达到中国目前的高度?!

  这个微信段子,总的感觉也很正能量的,读后回味一下,感觉要说上几句:“今天,我们怎样更好地‘横向比较’”?

  比较,有纵向比较和横向比较。对如何估计中国的发展进步来说,常常运用这两种比较方式。一般而言,纵向比较,思想政治教育、及由此撰写出版的书籍中采用比较多。因为,建国以后,新中国经历了结束战乱、恢复经济、大干快上的年月,也经历“左”的思路影响、“文化革命”内乱的折腾。国民经济濒临破产,短缺经济严重。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年月,我们纠正了很多对社会主义不正确的认识,大胆引入了传统思维难以想象的市场经济体制机制,将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生产积极性释放出来,财富巨大涌流,很快走出“票证经济”、“短缺经济”,经济发展显著进步,人民生活有明显改善。因此,纵向比较,中国进步的说服力,毋庸置疑。我们正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这里有着许多纵向比较,这种比较是实在的,与切身的经历联系在一起。我们还要很好比较。

  比较之中,难的是横向比较。发达国家尽管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工业革命和市场经济有二三百年的发展历史,文明水平总体高于我国,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改革开放初期,当我国的不少人士赴欧美考察、学习时,惊叹西方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准之高。有的老同志出访看了北欧国家后说,“社会主义的理想在这里实现”。然而,如今人类发展指数(HDRO),我国与欧美日发达国家依然有不小的差距,高科技、环境建设等方面也存在差距。确实,我们与发达国家的横向比较已经多了,比较中,既可以看到我国的明显进步,又有不少差距。上述引证的一个微信段子就是“横向比较”。如何更好地做“横向比较”,笔者以为,把握三点。

  这种比较,需要的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比如微信段子说“国力与美国比”,现在我们常用的是经济综合实力的GDP,我国自2010年底超过日本,排位美国以后的“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事实。然而,且不说人均GDP差距很大,我国排位世界70多位,就是GDP构成,我国的粗放生产的项目(如钢铁、煤炭、水泥)占比多、基础设施项目占比多、组装的电子品等占多,而美国在高科技、金融运作中的利润占比更多。另外,即使我国经济总量占美国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强,而我国的外资占比国际上领先(这是开放的成果),又有GDP构成中外资提供的占比多。上述种种因素,须在横向比较中顾及的。

  这种比较,需要我们有进一步追赶的平和心态。比如段子说到的“C919要和波音比”,确实,C919是中国大飞机梦,已经试航多次,订单也达到900多架,将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生产大客机的国家,其一是美国波音、其二是欧洲空客。应该是十分自豪的事情,但其中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到商飞公司,他对C919的研制做了视察,提出“要一以贯之、锲而不舍抓下去,用前进目标激励自己,用比较差距鞭策自己,力争早日让我们研制的大型客机在蓝天上自由翱翔”。但也看到差距,C919的发动机还是美国GE公司供应,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人一定要造出大飞机发动机”。在全国人代会上海团审议时,习近平总书记又说过,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一定要靠自力更生,有自己的“硬家伙”,发达国家不能容忍“侧卧有酣睡大汉”。现在,“中国航发”已在上海启动,就是向制造业高精尖攀登的集中体现。因此,横向比较中不应该有“什么都领先了”,而是我们有一些领先的项目,大多数还是在追赶之中。

  这种比较,还要科学、全面,有切实的数据分析基础和支撑。作为后发的现代化国家,人家发达国家已经在高科技、在市场经济发育方面经历了几百年,我国在建国后建立了独立的国民经济体系,也搞出“两弹一星”等“硬家伙”,搞出大庆、甩掉“贫油国的帽子”,打下不少的基础,但市场经济的发育发展在改革开放以后,高科技的发展还是中国进步中的软肋。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华民族是勇于创新、善于创新的民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P.202)。然而,“总体上看,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创造性产业、引领未来发展的科技装备远远不够,产业还处于价值链中低端,军事、安全领域高技术同发达国家仍有较大距离”(同上,P.203)。习近平还说,“我举几个例子,从理论上讲,地球内部可利用的成矿空间分布在地表到地下1万米,目前世界先进水平勘探开采深度已达2500米至4000米,而我国大多小于500米”,他又举了高端材料、药物研发等方面的例子(同上,P.269。这就是我们应有的科学的态度。

  总之,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我们承担着新时代新征程的各种新任务,做好改革开放前后变化的比较,认真切实搞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也就是做好“纵向比较”的工作,同时,敢于善于与发达国家的数据作比较,科学、实事求是地做好“横向比较”,以促使我们进一步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踏实迈好我们的新长征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