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复婚再婚禁宴令”再显蛮横权力任性

2018-7-4 08:13: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余明辉 选稿:郁婷苈

  近日,贵州省天柱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发布该县规范城乡居民操办酒席行为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民间办酒席,除婚嫁酒、丧事酒以外的酒席视为违规酒席。更为严苛的是,“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可操办酒席外,另一方不得操办。”(南方都市报7月3日)

  对此,天柱县文明办主任陈守桢解释,“出台这个指导意见,是深入农村开展调研,听取群众意见后作出的。绝大多数群众认为,现农村办酒席名目繁多,打工务工有些余钱,多花在了送礼上,有苦难言,希望党委政府能出面规范引导,倡导节俭办酒,减轻群众负担。”问题是,这就能成为“复婚再婚禁宴令”违法违规出台的理由吗?

  不错,在全国各地婚嫁等摆宴攀比奢靡甚至借此敛财之风盛行、群众喊痛、期待改变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及时出手对此予以规范和引导,群众还是从心底拥护的。但要明白的是,婚嫁摆宴,尤其是普通百姓的复婚再婚摆宴等,就根本权力而言,摆不摆、摆多少、标准多高等,是公民尤其是广大普通老百姓的一项基本权利,任何法律法规对此没有限制。作为地方县级的规章,对此进行宣传倡议未尝不可,但为此就设置成强硬的必须执行的制度,其没有相应的设定权力,更逞论设置罚则。强而为之,便是有涉嫌违法施政干涉民权的嫌疑。

  退一步讲,即便当地的婚嫁宴攀比奢靡借机敛财风确实尤为过盛和突出,亟需重拳杀一杀,可说到底这只是一个道德范围内的事情,但地方政府通过地方规定的方式,要把它上升到地方行政规定必须强制执行的高度,便有了把道德范围之事过于上升高度之实,有行政手伸太长,过度干涉村民自由之嫌。

  近些年来,全国不少地方都不断出台有针对婚嫁等摆宴桌数、钱数等的规定,但总体上,这都是数量上多与少的界定和限制,还没有彻底禁绝的,还保有或者说存有政策应有的起码温度。这是因为,一则,相关的筵席,比如复婚再婚,说到底也是一件人生大事,有时候说不定比初婚更有值得纪念意义,有必要通过摆宴这种形式予以庆祝或对外昭示;二者,这也是我国民间的一种传统习俗,只要不超过必要的限度,就不失为一种还不错的传统文化,没必要一棍子打死。

  但现在,天柱县以所谓的狠刹借婚宴风而完全对复婚再婚宴群众进行彻底封杀,就有绝对一刀切、权力蛮横任性的嫌疑,不但是对传统文化的极左执行,也是对民间正当诉求、需求与传统的太过绝对封杀,缺少起码应有的政策温度和人情味,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行政违法和不公平,是一种行政权力越界的典型表现。

  事实上,关于这些老套的道理,地方政府等不可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不知道如此会引发的不利后果。但当地政府还是义无反顾的制定实施了,而且还是在其他地方有类似规定已经被广泛挞伐和争议的情况下,顶风再次作为,寄希望于此就能一了百了解决婚宴筵席带来的普涨浪费、借机敛财等问题,无疑直接说明的是地方或地方领导懒政思维浓厚,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严重,而法制思维淡漠,就依靠手中的权力制定自己认为可行的政策并强行加以推行实施,是地方官员和政府“有权就任性”“任性不守法”“定规就越权”的再次典型有力折射和体现。

  打着民意的幌子出台伤害民众权益的政策,表面是为民,实则是强奸民意,行为实在可恶,性质更为恶劣,长远看不会有多大用处,且会留下不少后遗症,是一种文件政策制定出台畸形政绩观和新型形式主义,实不足取。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初衷再美好,法制是基础。在党和国家大力简政放权、依法治国、人性化管理、大力整治任性红头文件的情况下,天柱县此次的“复婚再婚禁宴令”,虽然总体你愿望美好,但一些具体细则无疑确实有些不合时,宜显得尤为扎眼。期望有关方面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及时修正,让相关规定能够切实起到规范民风、引导民风,但又不失法制化、人性化、科学化的作用,莫让这样的蛮横任性红头文件再蛮横任性下去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